<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章 消失的魄之力
    急急忙忙赶来天权峰的各处门生,来得快,去得也快。因为最重要的当事人眨眼间就已经被带走,而且还是由七院士之一的开阳星郭无术。这事件既然已经有如此分量的人亲自介入,他们的过问顿时就显得没什么必要了。把这个情况向各自师长报告,那就是一个很可靠的结果了。

    随后一行人下了天权峰,到了山脚,各走两边。瑶光峰首徒邓文君和玉衡峰首徒陈楚是同一方向,两人结伴而行。聊天的话题很自然地就落到了路平身上。

    本批新人当中,最出众的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青峰林家的林天表无疑。但是路平却是制造话题最频繁的一个。

    “他一拳洞穿了消失的尽头。”陈楚感慨着。

    “他吃了我们院士放养的兔子。”邓文君也感慨着。

    “他在玉衡峰上感知到了七元解厄大定制。”陈楚神情郑重。

    “他在瑶光峰上弄了个一个兔圈。”邓文君不动声色。

    “啊?”陈楚神情错愕。感知到七元解厄大定制,这种事至少还在术者的行事轨迹上,但弄了个兔圈什么的,感觉故事一下子就跳脱了。

    “还不知道吧?”邓文君继续讲着,“周崇安还因此挨了老师一记耳光,当着很多人的面哦!”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说。”陈楚来了兴致。这才是今天刚刚发生在瑶光峰上的事,还没有传开。(但我都写了好多天了…………)

    邓文君当时虽不在场,但了解的却很详尽,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陈楚听后眉头微皱:“周崇安和这小子有过节?”

    “谁知道呢?”邓文君耸了耸肩,“理论上不应该。”他摇头说着。一个刚刚入门的新人,和任何人都没瓜葛。想和周崇安这种级别的北斗门生产生过节说实话那也是超有难度的。若说周崇安只是想为吃兔子的事出口气,显然做过火了,阮青竹那一耳光就是最好的说明。邓文君不认为周崇安连阮青竹的这点脾性都摸不透。他如此做。总该是有个别的原因。可惜谁也不知道,眼下也不好意思去问。

    “那是为何?”陈楚同样也想不通。“这小子,怎么这么有能耐啊!这才几天,已经和四位院士有过瓜葛了吧?我相信这四位院士都绝对记住他这个新人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机缘?”邓文君半开玩笑说着,他们这些修者可是不信这种东西的。

    “真是……”陈楚开了口,结果想了一圈,也没琢磨出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这两人脚程颇快,说着聊着,不大会就已到了玉衡峰下。陈楚正准备和邓文君告别,却见邓文君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怎么?”陈楚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我们的大机缘新人。”邓文君嘟囔着。

    陈楚一看,可不是吗,前方一位沿着山路走过来的,不是路平是谁。

    两人顿时都站住不动,就这样望着。路平那边,依稀也见这边山脚下有两个身影。但他的魄之力此时被扰乱,半点施展不出,没有冲之魄的作用,目力和常人无异。直至又近了许多。才在这不错的夜色下看清二人。

    一个,不认识。

    另一个,不正是那个有些危险的家伙吗?

    路平开始从旁绕过。但是他的眼色、神情,早落到了两位四魄贯通首徒的目光里。

    “我说,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嫌弃你啊?”邓文君说道。

    “我可没得罪他啊!”陈楚叫屈,但是说完这话,两人互望了一眼。

    什么情况啊?

    堂堂两位七峰首徒,此时在因为一个新人的嫌弃而郁闷吗?

    “咳!”邓文君咳了声,正了正神色,然后就见路平已经从他们身边绕过,竟然没有停下来和他们说话。打招呼都没。

    “哎呀,好嚣张的小鬼啊!”邓文君叫道。

    “得了吧。人家根本不知道你哪位好吗?”陈楚说道。

    “知道了也不会怎样吧!你看他嫌弃你的眼神!”邓文君说道。

    陈楚一听顿时不忿,决心要搞清楚。

    “路平!”他叫道。

    唉唉。又来了……

    路平心下叹息着,无奈转身回头。

    “你看,多讨厌你啊!”邓文君观察着路平的神色说道。

    “你闭嘴。”陈楚沉着脸。

    “有什么事?”路平问道。

    “你没事吧?”陈楚反问着。

    “诶你对他到底是关注还是关心啊?”邓文君插嘴问道。

    “你烦不烦啊!”陈楚都快跳起来了。邓文君的嘴碎在北斗学院是相当有名。

    但是发完这脾气,他的神色忽就一怔。

    在问“你没事吧”的时候,陈楚习惯性地就已经用他的洞明自己观察了,结果,他发现路平身上竟然毫无魄之力,一点都没有。他飞快又确认了一遍,确实如此。

    “没事。”结果路平已经回答。

    魄之力都没了,这叫没事?

    陈楚惊讶地看着他,邓文君注意到陈楚惊讶的眼神后,也意识到点什么。对路平做了一下感知,立即也发现眼前这个新人竟然完全没有魄之力。

    “什么情况?”他问陈楚。

    “我怎么知道。”陈楚回了他一句后,还是望着路平,“你的魄之力……”

    “出了点问题。”路平说。

    “点问题?”陈楚真的有点佩服路平了。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这么平静淡定。魄之力没有了,那能叫点问题吗?对于一个修者而言,除了死,还有什么是比这个问题更重大的?魄之力,那就是修者的根源,是修者和普通人的区别所在啊!

    “是的。”路平却还是很平静地点了点头。因为他坚信院长总不会他,这样的安排肯定有什么用意。所以使不出魄之力不过一个小问题。一定能被解决。

    “我真的有点……看不透你。”陈楚说道。

    “不是吧!”这下邓文君跳起来了,“能让你说这话真的很不容易诶,你确定要浪费在一个新人身上?”拥有洞明的陈楚。洞察力相当惊人。看不透?这话对陈楚来说那可是很深的羞辱,结果现在他却自己说了出来。

    “你现在要去哪?”陈楚不理邓文君。问路平。

    “回天权峰啊。”路平说。

    “回去干什么?”陈楚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干什么?”路平反问起来。天权峰那边,引星入命应该结束了吧?然后该做什么他真不知道。

    “郭院士把你带去做什么?”陈楚越问越茫然了已经。

    “什么也没做,就把我赶下来了。”路平遗憾地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陈楚有点悲愤,他的洞明完全弄不清楚这事情的脉络。

    “总之……”路平开口,陈楚和邓文君顿时安静下来,聆听。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路平说。

    “我去!”邓文君显然不满自己安静下来听到的居然是这种东西。

    “小鬼别走。老实站着。”他对路平说道。

    “你是谁?”路平问。

    “我是瑶光峰的邓文君。”邓文君自我介绍,然后从路平脸上看到的是一脸茫然的神情。

    七院士名声鼎盛,七峰首徒,说实话名气和他们的老师也真差不了多少。路平这个无知的神情让邓文君有些受伤。

    “呵呵呵,他原本可连李遥天都不知道是谁。”陈楚说。

    “李遥天?”邓文君疑惑了下。

    “我的老师!”陈楚的脸黑得快消失在夜色里了。

    “哦,我操!你哪来的!”邓文君大叫着,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李遥天,只是在北斗学院,他们又哪会随便直呼七院士的大名,直接蹦名字出来。确实让他迟钝了一下下。

    “摘风学院。”路平回答他。

    “什么地方?”邓文君扭头问陈楚。

    “是玄军帝国峡峰区的一家小学院。”陈楚说道。

    “呃……”这样一家听都没听过的学院,邓文君都不知道该去了解些什么。

    “一家声称要赶超四大的学院。”陈楚说,他对路平的背景。显然是做了一些功课的。

    “可是他们却连北斗学院七院士的名字都没听过。”邓文君说。

    “是我不知道而已。”路平说。

    “不要用很平常的口气说这种令人惊讶的事好吗?”邓文君叫道。

    “哎呀你不要吵了!”陈楚烦得不行。

    “到底有没有事啊,没事我要走了。”路平其实也很不耐烦。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问起了,算了你先走吧!”陈楚摆手示意路平离开,他被邓文君吵得有些头痛。

    “哎哎!”邓文君却还不肯罢休,但却被陈楚拉住。

    “既然郭院士找过他,或许我们不该鲁莽过问。”陈楚神色郑重地说道。他用洞明察觉到了,路平说话是有保留的。但事关七院士之一的郭无术,他们俩在这刨根问底,可就有些不合适了。

    邓文君愣了愣后。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他说道,“但是。他确实没怎么把咱俩放眼里。”

    “再见!”陈楚头也不回地回玉衡峰去了,邓文君又在那停了会。看着这两个各去了各的方向,这才也无奈地走向返回瑶光峰的路。

    凌晨好……凌晨向大家问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