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仅此而已
    路平依然不甘,正准备再坚持一下,就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闪上了峰顶,落到了他和文歌成的面前。两人都是一身夜行黑衣,且蒙着面,扮相可着实不像好人。路平心下一惊,下意识地已经向后闪过一步,魄之力已经开始去钻那锁魄的空当。

    谁知这早已被路平练得无比娴熟的驾驭技巧,今次竟出了问题。被锁魄锁在他身体内的魄之力,一见有了这样的空当,竟也立即要向外钻,顿时就和路平本身的魄之力撞在了一起,只这瞬间的耽搁,原本要钻的空当已经关闭。

    路平微愣,但他对魄之力的驾驭可是极快,只一瞬就又向另一空当钻去,结果再遭到捣乱。郭有道的命星轰中他体内的魄之力,居然又一次纠缠过来。

    转眼,路平已经又尝试了三次。

    不行,依然是不行。被困在他体内的这股魄之力,彻底扰乱了他对魄之力的调度,他竟然无法像往常一样驾驭魄之力。

    魄之力横生此异变,却也没有让路平变得慌张,他依然记得眼前不像好人的来客,只是无法驾驭魄之力实在难以对敌,说不得只好继续再退再做应对。结果两人却没有赶上来,只是站在原地开口:“两位,请离开。”

    路平一愣。

    听这两人说话的意思,倒像是来执行郭无术的指示。如此说来,那就是北斗学院开阳峰的人。学院的人做这样的打扮着实让他很费解。

    但是文歌成看起来对这二人倒是不以为怪,反倒是对他们说的话很有些意见。

    “两位?难道不该是一位吗?”他的口气很是理直气壮。

    “两位,请。”那二人对文歌成的置疑根本不解释。语气上虽还算客气。却也有一份不容置疑在里面。

    “混账。居然敢赶我走,我去找他算账!”文歌成很生气,朝着郭无术离开的方向迈步就走,结果人影一闪,当中一位已经拦到了他的面前,手向另方向一伸,示意着:“下山的路是在这边。”

    文歌成停住,一手伸向。指向了拦在面前的黑衣蒙面人。

    “我跟说你不要拦着我啊!我动起手来也是很可怕的。”文歌成气势汹汹地说着,却也不全是恐吓。他虽只是双魄贯通的境界,但实战能力确实极强。显微无间感知对手魄之力的流动,可以像他如同路平施展听魄一样,瞬间判断出对手的攻击意图和方式。而他见多识广,经验远非路平可比,使用这种方式战斗自然事半功倍。

    郭无术四魄贯通,境界远在他之上,碾压得他束手无策。但就眼前这黑衣人,在文歌成的显微无间下。没动手他就已经基本看穿对方的境界和实力,自然更加自信十足了。

    结果对方还没表态呢。文歌成忽就十分果断地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

    “好嘛,我走!”文歌成气哼哼地说着,却不是对他眼前这人,而是对着郭无术离开的方向。在其他人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他显然已经感知到了那边郭无术的攻击,显微无间的感知能力确实天下无双。

    无奈地转回身,文歌成望向路平。

    “走吧,你连魄之力都施展不了,等着被人扔下山吗?”他说着。

    路平微一愣,但想到对方的能力,知道自己方才几次驾驭魄之力不成功已经被文歌成察觉。叹了口气后,遗憾地点了点头。

    两人下山,那两个蒙面黑衣人随即不见了踪迹。但文歌成何等的感知能力,自然知道那两位其实还在暗中相随。

    “再跟着我死你们面前啊!”文歌成忽然停步跳脚叫道。

    路平此时魄之力已经完全不听话,听魄自然也是施展不了,毫无感知能力,也不知道那两人有没有就此离开,只是想了想后说道:“就算死了,也会被他们扔下山吧?”

    “哎,你这孩子,你哪边的!”文歌成气道。

    “就事论事。”路平说。

    文歌成向着后方,似是又施展了一下他的显微无间后无奈地道:“你说得对,他们真是准备扔尸了……”

    “那两个是什么人?”路平问道。

    “开阳峰的暗行使者。开阳峰的人对整个北斗学院的人有监察之责,若是你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那么来把你干掉的,就多半是开阳峰的暗行使者的。你们郭院长身边也有跟着一位。”文歌成说道。

    “郭停!”路平脱口而出。虽没打过什么交道,但郭有道身边的这位所谓仆从还是很些印象。虽然他看起来很寻常,但路平早知道他并不简单,毕竟路平可不是学院那些还在感知境,或者仅仅有个单魄贯通的导师们。固然他那时还没有掌握听魄这样的技巧,但即使只是粗暴地使用魄之力,他那六魄贯通魄之力带来的基本感知也远非一般修者可比。

    “嗯,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字,他现在怎么样?”文歌成问道。

    “不清楚。”路平摇了摇头,郭停当时和莫森老师一起被苏唐伙同一帮人给救走,之后如何,路平就不清楚了。

    “唉……”文歌成叹了口气。

    “你回到过峡峰城?”路平问道。

    “是的。”文歌成点了点头,“但是,已经没有摘风学院了。”

    “我知道。”路平说着,眼神中闪过一抹痛苦。

    “赶超四大的摘风学院啊……”文歌成感叹着。

    “到底是为什么要赶超四大?”路平忍不住还是非常想知道。

    “别问。”文歌成说着,又回头看了某个方向,而后转过来,无比郑重地望着路平。

    “答应我。”他很严肃地说道,“有一天你打开了定制的话,一定要回来狠狠地揍这个老东西一顿,然后我再告诉你。”

    路平无语,全没想着文歌成无比郑重地交待会是这样。

    “那样的你,无论什么都承担得了。”文歌成说道。

    路平一愣,忽然隐隐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院长不想让他担负什么,所以仅仅是做出了保护他的举动,没有如文歌成他们所想的那样,对他有什么嘱托。

    而郭无术呢?这个看起来冷酷无情的老头,在看到郭无道命星陨落的一刻就立即出现在了路平身边,而在发现郭有道并没有对路平托付什么后,他就无情地赶走了路平。

    他有失望、遗憾、愤怒。但是无论怎样,他最终还是遵守了郭有道的安排。哪怕路平已经主动表现出了想知道、想承担的意愿,他也毫不犹豫地拒绝驱赶了路平。

    郭有道遵照了路平的意愿,而他,最终遵照了郭有道的意愿。

    仅此而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