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星落
    观星台上一片混乱。

    所有人都已经确认,那星光,绝不只是星光,而是那颗星,就这样从星命图上跳出,向着这观星台坠落了。

    星命图到底是何种构成?

    似乎只是修者魄之力标记的命星,竟然真的变成了有实质的流星陨石?

    新人们心中纵有千般疑惑,此时也顾不得探询究竟了,因为每个人都看到七院士之一的天权星陈久,此时都一脸匆忙的神色,飞快地从观星小台上跃下。要做的事竟和靳齐的喊话一样,要快快离开。

    没有人敢逗留,虽然没有人能确认到底要发生什么。不过越来越强烈的魄之力正在向着他们逼近,这点人人都感知到了。

    速度很快!

    但是好在距离够远,让他们总算还有时间应对。

    新人纷纷从四面跳离观星台,有的新人根本还没完成引星入命,而且也已经意识到引星入命的作用和机会难得。可是连天权星陈久都如此惊讶失态,他们也只能忍痛割爱。一道道的星光在观星台上散去,这些新人不得不中断他们的引星入命,恨恨地向着观星台外跑去。

    比起匆匆跳走的天权星陈久,靳齐这个天权峰的首徒看起来要付责任的多。他此时还站在小台上,看到新人一个个离去,但是很快,却看到还有一位,犹自继续着他的引星入命。

    林天表。

    第一个找到命星,开始引星入命的是他。引星入命持续最久的也是他,可是很遗憾。他没有办法坚持到最后。他的引星入命也同样无法完成。这让靳齐都有些痛心。这可是有机会成为“银河九天”异能的引星入命啊!可是偏偏遭遇这样匪夷所思的意外。引星入命重塑魄之力的机会可只有这样一次,好好一个银河九天,就要这样被阻断了吗?

    看着林天表与命星相连的星光,星星点点,真的如那银河一般。银河九天异象已成气候,可是,到底还未完成,还有很多发散在外的星光没有聚拢。没有凝练成这仿佛银河当中颗颗斑点一样的星光。

    靳齐守到这最后一刻,本打算有新人来不及逃离的话便出手相助。可是现在,新人们到是都及时离开了,面对不肯退去的林天表,反倒是靳齐有些不忍下手。

    “带他走。”

    这时,早已经掠到观星台石梯前的陈久,忽得说了一句。

    “是。”心存犹豫的靳齐再不迟疑,从小台上掠身飞下,转眼已到了林天表身边。

    “走吧……”望着林天表眼神中流露出的不甘,靳齐没有用强。而是希望林天表可以理解。他能够感受到林天表心中的遗憾。这位出身名门世家的少年,肯定清楚北斗学院的引星入命意味着什么。尤其对于他这样一位可以引发异象的修者。这时候打断引星入命,那将极大地影响到他未来的成就。

    走吧!

    林天表听到靳齐在对他说,也知道自己无法反对。陈久的授意,靳齐的举动,都已准备用强。

    但是他不甘,他真的很不甘,比靳齐所想象的还要更为不甘。

    他从出生至今就一直被视为完美的存在。可是现在,就在引星入命这个极关键,极重要的环节,竟然要他以这样不完美的方式收尾……

    “我不想。”他说。

    靳齐叹气。林天表当然不想,谁也不想,但是,又能怎么办呢?

    他提手,已经准备将林天表强行捉走,谁知林天表周身的星光,竟在此时忽就褪去。

    “我不想……”他还是在摇头说着,但是他的引星入命,却就已经到此为止了。

    靳齐惊讶。这个林天表,真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如此完美出色的少年,有些骄傲自负那都是应该的。此时遇到这样的破坏,无法接受靳齐都会理解。但是这林天表,却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心中的千般不甘,只是化成了两句“我不想”,再然后,未完成的引星入命就这样结束了;再然后,他扭头就走。

    靳齐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他站在小台上时,一度想过这样夭折的引星入命,恐怕会成为那些新人心中的一个阴影。心里一旦存了“如果当初自己完成引星入命,那能如何如何”念头,那恐怕会成为日后面对困难时的一个借口,成为他们修炼的一道枷锁。越是引星入命时出色的,越容易如此。

    结果,出色到罕见的林天表,应对的表现,也成熟得罕见。

    他转身,向着观星台外掠去,但是目光却向一旁偏去。已准备同样离开的靳齐顺他目光看去,顿时一愣,那边居然还有一个家伙。

    路平!

    没有多少新人知道他和这颗命星的关联,只有陈久和靳齐可以感知到路平与这颗星在魄之力上的呼应。

    人死星落,这应该是人死星落。

    但是星已落,人却还站在那,还在眨也不眨地抬头望着那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靳齐不懂,他的老师跑得老快,竟然也没去理会。

    “路平!”

    石梯上这时倒是冒出了个脑袋,很快又跳上来个人,去而复返大喊着,正是子牧。他听到靳齐催促大家离开后下意识就走,但是跑下几级石梯后却没看到路平,转头一圈都没看到,回身冲回台上,才发现路平竟然还在原地站着。

    “你怎么还不走啊!危险!!!”子牧大叫着冲了回来,那坠落的星光此时已经庞大到无以复加,将整个观星石都照得亮如白昼。子牧是朝着路平的背后,但是靳齐的这个位置,清楚地看到路平的眼中竟然泛着泪光。

    “危险!”此时也容不得他思索太多了。他一个箭步冲出,只眨眼已掠到冲回来的子牧身旁,拎起他就走,同时回身一掌,却是要将路平直接轰下台。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分身将两人一共照料了。

    轰!

    那明亮的星光却在此时已经彻底照耀到了观星台上。靳齐回身拍出的那点魄之力,连同路平的身形一同被彻底地吞没了。

    “路平!!”他手中的子牧挣扎着大喊。但靳齐哪会让他挣脱,拼命压低了身形向下观星台下掠去,他可以感受到身后那股澎湃无比的魄之力,竟和他所感受过的七院士级别的四魄贯通之力相差无几。

    亮如白昼的,已经不仅仅是观星台上。以观星台上为中心,那光向着四面八方便照耀开去。光茫瞬间扫过整座天权峰,扫向整个北斗山、北斗学院。

    无数人早被这道星光所惊动,此时夺目的光芒更是引发整个北斗学院的骚动。各大峰头,学生纷纷找向自己的师长,再找各峰的院士探询究竟。但是距离天权峰两峰之距的开阳峰上,开阳门生找了一圈,最终才在他们开阳峰顶突出山壁仿若要飞去的那株探云松上,找到他们开阳峰的七院士之一,开阳星郭无术的身影。

    他就站在那里,没有理会聚集过来的众门生,只是远望着天权峰顶,不知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多久。

    今天回家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