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零九章 星命
    “奇怪。”路平听着子牧的介绍,diandian头説。作为一个听书人,路平肯定是挺不受人喜欢的那类听众。虽然也会听着内容有dian反应,但是未必太平静了些,説书人当然是希望自己所説的内容是可以打动听众。

    好在子牧不是一个真的説书人,也习惯了路平这种平淡的态度,路平能答腔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所以説!”他一拍大腿,一惊一乍地叫着:“北斗峰的观星台,必然有奇异之处啊!”

    “怎么个奇异法呢?”路平问。

    “这个……説法就多了。”子牧含糊其辞。天桥説书人那里,有关这个杜撰出了好多版本。眼下二人就在天权峰脚下,很快就要上到观星台了,转眼就会被戳穿的内容,子牧觉得还是不要卖弄为好。

    “我们还是赶紧先上去吧,説是新人们都已经去了。”子牧説道,这是他打听来的,説是新人都被召集去观星台了。

    两人随即赶到天权峰下,渐着山路往上。从这里仰视,就可以察觉到天权峰是北斗七峰最低并非虚言。其他六峰的峰头全都隐藏在了云海之中,而这天权峰的高度,明显差着那么一截。

    如此一来,登山要走的高度倒是少了不少。二人一路往上,发现这天权峰上的格局也与二人去过的瑶光、玉衡两峰大不相同。那两座峰头,都是将山间的开阔处辟为住处,搭建房屋。但这天权峰自山脚开始,便有房屋时而出现在山间,竟不像那两峰一样有统一的规划。

    此时天色渐暗。各间房屋亮起灯火,一眼望去,整座天权峰上像是落满了萤火虫。到处都有灯光浮起。而随着灯光一起的还有袅袅炊烟。那景象,完全不像是一家学院修炼的峰头。倒是像是一座日落而归的农家村落,亮起万家灯火,烧起了晚饭。

    这段子,説书人那里可没有啊!子牧一路看来,也是大开了眼界。

    就这样,两人一直走到山路的尽头。天权峰的ding峰,一座巨石砌起,上窄下宽。台高可达十数米的古朴石台就这样出现在了二人眼前。

    “观星台!”子牧已是脱口而出。北斗学院观星台的模样,倒是和説书人讲述的甚是吻合。

    路平望着观星台,也有些发愣。他下意识想起的,是志灵城的那座dian魄台,两座石台看起来一样的陈旧古朴,却又各自散发着不同的魅力。天权峰留给人的那万家灯火的村落印象,在多看这观星台几眼后,就奇怪得荡然无存了。似乎下意识地就已经知道,这山之上,到底谁才是主角。

    “过去吧!”子牧这时説着。路平dian了dian头,两人随即来到这观星台下。就见左右对称的两道石梯,仿佛两条飞龙。盘旋簇拥着石台往上,为这巍峨的石台平添了几分生动。

    路平和子牧选了左边的石梯,一路往上,终于到得台ding。就见本次召进的新人早已经到齐,台上热闹非凡,一dian没有两人所设想的庄严肃穆。新人们这几天的时间看来也都混熟。有些本就旧识,再有些来自同一学院,或是同一地方的,亦或是境界相仿的。总之可以看出已经有了无数个xiao团体,在这观星台上各自聊得兴高采烈。竟也无人阻止。

    而在台ding的北端,又有一xiao高台。一人站在其上,正望着西边,脸上留露出几分不舍,也不知是在留恋着什么。但子牧在换了个角度,看到这位背上七颗北斗星以及当中最为明亮显眼的天权星后,顿时不敢多看了。他连忙拉了拉身边的路平,给他介绍:“天权星,陈久。”他估摸着路平肯定又是不知道的。

    路平果然dian了dian头,没有浪费子牧的心血。这时也总算有新人注意到台上又多出来的二人,微有些惊讶。

    他们两个可一直都算是话题人物。尤其所有新人都来了七星谷,而他们两个却被dian名叫去了瑶光峰。虽然据説是两人吃了阮青竹的兔子,要被叫去被惩戒。但是,那可是来自七院士的惩戒啊!区区新人,竟能惹来七院士的留意实在太不容易。就算是惩戒,也説不定能弄出个什么机缘来。所以这事,幸灾乐祸的有,嫉妒的却也不少。很多人心目中,七院士那是高攀不起的。能在七院士心目中留下个坏印象,也总比完全没印象要强得多。

    可是现在,却看到两人也来到了这观星台,手中还各拎着两只兔子,稀奇古怪的,但到底还是没人上前过问。

    就在这时,远方的太阳彻底沉入地平线,夜幕彻底降临。站在那xiao台上的天权星陈久,终于惆怅地转回身来,面对着诸位新人。很快,观星台上就已经下来。

    七院士面前,照理是没人敢这样乱轰轰的。可是之前陈久在xiao台之上,却是交待了一句“大家随意”就去观日落了。七院士的话,众人哪敢不听?于是就用力随意,这才有了观星台上热闹的景象。此时眼见陈久回转,脸色看起来也并不太好,立即纷纷安静下来,听院士新的示下。

    “人,都来了啊。”陈久站在台上,无精打采地説着。他的首徒靳齐依然跟在他身后,此时只能苦笑。他的老师就是这样,对阳光有瘾一般地贪恋。每天太阳一落山后,立即整个人都会变得很不好。

    “老师,要不我来吧!”靳齐上前説道。

    “来。”陈久只回了一个字,看起来话都懒得説。

    靳齐躬身,将陈久让到自己身后,这才走上前。

    “诸位。”他振了振精神説着,目光一扫,也看到了台ding角落,刚刚上来不久。手拎兔子还有些回不过神的路平和子牧。

    “那两位。”靳齐微微皱了皱眉,“你们怎么把兔子都带上观星台了?”

    “兔子?”路平和子牧还没答话呢,刚刚退后的陈久忽然又箭步赶了上来。原本夜幕降临后就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此时竟又生出几分热情。

    “是啊!谁让你们把兔子带上观星台的?没收!”陈久説道。

    路平和子牧还没来及回答之前的靳齐呢,没想到这个七院士竟然就冲上来要没收兔子。子牧已经傻眼了。到底还是路平镇定,如实相告:“这兔子,阮院士説让我们养一个月,然后再还给她。不能带上台的话,先放哪里呢?可不能跑掉了。”

    “先放我这。”陈久説着,已经要从那xiao台上纵身跳下了,一旁靳齐连忙拉住:“老师,老师……”

    一边拦着。一边又朝台下喊:“来个人,先把他们的兔子带下去照看着。”

    路平和子牧上台来时,可完全没看到四下有人。但是靳齐这一声后,两人的身后,忽然就多出个人来。

    “怎么照顾?”这人一説话,子牧被吓一大跳,路平倒是听魄早有察觉,比较从容。

    xiao台上陈久向他猛打眼色,一旁靳齐却是一边扶额一边挥手:“好好照顾,完了还给他们。”

    这意思可就明确了。那天权门生dian了dian头。竟然没有理会陈久的眼色,从路平和子牧手中接过兔子后就又不见了。

    这莫名其妙的插曲看得人目瞪口呆。对这天权峰上的权力分化也有些看不懂。首徒靳齐的话,好像比天权星陈久还要好使?可是看着靳齐毕恭毕敬候着陈久垂头丧气地退到一旁。却让人觉得别扭之极。

    等到陈久退开,靳齐这才重新站在众人前,继续讲话。

    “接下来,请大家听我的安排。”

    “所有人分开站立,前后左右保持完全相同的距离,注意你们的脚下,应该很容易找到痕迹。”

    所有人低头。之前谁也没觉得脚下有什么特别,此时听到提示再看,果真一刻就看到痕迹。每个人站立,与前后左右保持着距离的痕迹。

    新人们很快站开。路平和子牧两个,自然也是站进了最角落的位置。

    “接下来注意。脚下不要有任何走动,不要交手接耳,也不要试图用异能传递信息,每个人都守好自己的本位。”靳齐的神情肃然,望着众人,直至所有人都准备好。

    “诸位,请抬头。”靳齐忽然挥手,指向上空。

    魄之力!

    敏锐如路平,马上就感知到了,上空,竟然有魄之力的声音传来。声音很微弱,但却嘈杂无比,路平的心神在这一瞬间险些就被击溃。好在这些魄之力仅仅是漂浮着,并没有任何变化和意图。它们似乎很遥远,但是路平感知得出它们之间不尽相同,甚至有些有明显的强弱。而集中在正上空的……

    一股、两股、三股、四股、五股、六股、七股!

    有七股魄之力,碾压群魄,它们齐聚发出的声音,是路平所听到的最强大,最独特的。而他如此集中去感知这七股魄之力后,他的听魄竟然受到干扰,竟然频频被阻断。

    路平已经习惯于用听来做判断,但是此时,他终于忍不住抬头去看。

    星空!

    抬头望去,刚刚降临的漆黑夜幕,竟在靳齐那一句话间,就换成了璀璨星空。就在头ding之上,星空正中,北斗七星明亮夺目,被众星所环绕,如此一圈一圈,密布整个视野内的天空。

    “你们所看到的,是北斗学院的星命图,也即是外人常説的七星榜。”台上的靳齐此时也在仰望星空,一边説道。

    “加入北斗学院那天,你们的星命就已在图中dian亮。”

    “而你们现在要做的是感知到自己的那颗星,引星入命,和光同尘。”

    更新来喽,星命图,感觉酷酷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