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零七章 保护伞
    四魄贯通的强者,捉起兔子一点都不比路平慢。不大会,周崇安就已经回到山路上,一手拎着两只兔子。

    阮青竹早已经离开,围观的其他瑶光门生,也散了个七七八八。

    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并不完全清楚,但看阮青竹的处理态度,却也猜出了个大概。

    别看周崇安和路平各被她抽了一耳光,路平那一记似乎还要更重些,但是这两位身份地位各不相同,阮青竹这一耳光的意味可就大不相同。

    周崇安是她的门生,地位不低,且已经开门收徒。这一巴掌,打得是他的颜面,扫得是他的威信。阮青竹若不是无法容忍到一定程度,不至于让他在这么多面前下不了台。这一巴掌的伤害,那比让周崇安重伤一个月还要来得难受。

    倒是路平,不过一个新人,再有奇异特别之处,也扔在北斗学院的底层。这种地位,阮青竹以七院士的身份,愿意给他一耳光教训几句,太多人恐怕都会觉得荣欣之至。更何况阮青竹巴掌是打了,但之后的教训,谁都听得出是在为路平操心。一个新人,让七院士这样挂心,别说同为新人的子牧了。蒋河、丁凤都恨不得那一巴掌是抽在他们脸上。他们二人都只是周崇安的门生,虽在瑶光峰名下,但和阮青竹根本也没多少接触的机会,更别提受她教诲了。

    但是到最后,他们两个都只是被阮青竹各瞪了一眼。她教训了周崇安,因为那是她的门生。但蒋河、丁凤两个她却留给周崇安自己去教训了。

    两人垂头丧气地站在路边。眼见老师拎着四只兔子回来。面无表情地交还到了路平和子牧的手中。他的心中纵有千般怒火。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也无从发作。他知道,眼下还没散去,还在围观的,那就是在看他笑话的。他又怎么可以在这些人面前落下话柄呢!

    所以他一句话都没有和路平、子牧说,交给二人兔子后,他扭头就走。蒋河和丁凤紧随。

    回到住处,迈入厅门,却看到颜真已经在这里候着。他和周崇安是同一年入的北斗学院。后来各成了七院士门生。两人关系交好,以兄弟相称。眼见周崇安为了帮他处理他和导师李遥天之间的一点小龃龉,在同门面前大失颜面,且也让导师阮青竹心生恶感,处境比他还要难堪,不免露出苦笑:“委屈周兄了。”

    周崇安摆了摆手,没有流露出要责怪颜真的意思,这份担当,他总还是有的。只是坐到他待客的主位上后,他却依旧一言不发。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

    一路跟着他进来的蒋河和丁凤,此时惶恐地站在厅上。看到老师也不讲话,心下极为忐忑。

    “你们两个……”周崇安终于开口。

    “老师!”心中一直在揣摩周崇安心思的蒋河立即迫不及待地上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收拾得了那小子!”

    蒋河思前想后,觉得以他所了解的周崇安,必不会就此对路平罢休。所以他想戴罪立功。那路平虽然多有古怪,但是眼下已有了解,蒋河总觉得还是可以对付。虽然并无什么十足把握,但眼下已经不是计较这个时候。他咽不下这口气,想来老师也咽不下,所以十分积极地请缨。

    “你闭嘴!”周崇安面色一沉,狠瞪了他一眼。

    蒋河哑口无言,难道这次,老师是要认这个怂了?

    “现在是做些的时候吗?”周崇安火道。

    蒋河一听,心下却踏实了点。至少他没有揣测错老师的心思,周崇安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

    “还请老师示下。”蒋河随即表现出一副惭愧的模样,说道。

    “你以为阮青竹给他们四只兔子,只是为了多给他们找点事来惩罚他们吗?”周崇安说道。

    这话一旁颜真听着,心下顿都一跳。

    阮青竹……

    周崇安竟然直呼阮青竹的大名,可见他心中对阮青竹也是相当恼火,已经有了不敬的心态。颜真纵然因为路平让李遥天对他有了不好的看法,可他对李遥天的敬意可是丝毫未减。

    “周兄,这事,要怪我多事了,你就全当我没来过,好吗?”颜真慌忙对周崇安说着。周崇安这态度改观让他觉得有一些惶恐,隐隐觉得事情再这样发展下怕是要大大的失控。

    而颜真这话,却让周崇安有些上火。他豁然起身,身下那坐了数年都没有半点松动的结实木椅,竟然哗一下,散碎在地了。

    “颜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对颜真,他也开始真呼其名。

    颜真大为尴尬,自己也知刚才那话着实不妥。是自己将原本相安无事的周崇安拖下了水,弄得人一身狼狈后,他却又让人当自己没来过。这怎么看很不厚道。

    “是我说错了。”颜真连忙道,“我的意思,这事可不能再这么着急露骨了,院士那边,恐怕还会盯着呢!”

    “我知道。”周崇安说道,“她那四只兔子,其实就是这个用意。她是给了那两个小子一个月的保护伞。你动了那两个小子,她的兔子就会出问题,她的兔子出了问题,她就会知道,那么她就会过问。她就是在告诉我:那两个小子,她会一直盯着,至少在这一个月里,别想耍什么花样。”

    “一个月后,那就是七星会试了。”颜真说。

    “是啊,七星会试。”周崇安的脸上,残酷的神色一闪而过。

    “你们先回去吧!这一个月,你们也要好好修炼。”周崇安对蒋河和丁凤说道。

    “是……”两人虽然好奇周崇安的打算,但老师这样说了,也只好退出。

    “你打算怎么做?”颜真问道。

    “可以告诉你吗?”周崇安说。

    “周兄你这话……”颜真也是霍然站起,“这原本就是我的事,我怎么会退缩,先前也只是想让你小心行事,既然你看得这么清楚,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好,既然这样,就好。”周崇安点头。

    “只是……以我们两个,要收拾两个新人,竟然还要这样机关算尽,直是……”颜真一脸无语的表情。

    “说得是,所以,也根本不用太复杂。只要七星会试上,能有人把他们狠狠教训一下,你我的目的,不就都能达到了吗?”周崇安说。

    新一月到了,也不会放松。不过今天又要出门(最近连续出门),先更一章,回来早的话再写!大家快快交出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