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零三章 使不出的异能
    前臂犹在酸麻当中,令蒋河的神情越发的凝重。若不是反应够快,应对也够及时,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会被这一拳伤成什么样。路平的鸣之魄仿佛附骨之疽一般迅速浸入他双臂一瞬,蒋河对路平就再没有半分轻视的心思了。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异能。虽然他本人并没有鸣之魄贯通的境界,但是身为一名北斗学院的修者,见识总是高人一等了。可就北斗学院七峰上下诸多鸣之魄高手里,蒋河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使用鸣之魄的异能。包括七院士之一的天玑星王信,放眼整个大陆那也是一等一的鸣之魄大行家了,但是却也没听说过他有如此手段。

    这种所有人都不会,只有特定修者才能掌握的异能,不正是血继异能的特点吗?这个小鬼,有什么来历?

    只一瞬,蒋河脑中不知已经盘旋过了多少个念头。分析路平的鸣之魄,揣摩他的异能,进而到揣度他的身份……

    可是路平从来不会这么复杂,他总是简单纯碎的一条路走到底。

    蒋河向他动手,那么他便还手。

    此时的路平,微微也有一些惊讶。蒋河虽然很令人鄙视,但是实力着实很强。他这令无数高手都应对不及的鸣之魄一拳,蒋河却在中拳后还能飞快化解,虽然看他的神情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北斗学院的人,果然还是很不简单。路平心下也在感慨,一边感慨着,一边第二拳已经挥上。

    精神早已紧绷的蒋河。一见路平有动作。立即向旁急闪。

    鸣之魄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波纹。从蒋河的身旁掠过。蒋河回头,就看到这鸣之魄一路冲出了很远,心下更为骇然。

    这……就是轰穿了消失的尽头的那一拳吗?

    蒋河是瑶光峰的门生,没有参加新人的试炼,所以并不完全清楚经过。只是听到有人说起过。他没有太当回事,只当是李遥天在消失的尽头中刻意留下的破绽被人找到了。新人试炼嘛!总不会全力以赴地把新人困死在消失的尽头里,总得给他们留下空当。

    路平的拳,他认为是钻了空当。

    可是在经历了一拳。又目睹了一拳后,他发现,恐怕不是。

    他回想着之前那一拳,自己用力之魄所施展的拦山,形同虚设地就被路平的鸣之魄洞穿。

    不,洞穿这个词不准确。

    拦山的力之魄依旧完整,没有出现缺口,那鸣之魄就是那样简简单单地从拦山的力之魄中传了过来。

    被穿透的消失的尽头,恐怕也是。设下这定制系异能的魄之力,被这鸣之力仿佛穿过他的拦山一样渗透了。

    这竟然是个……没有办法去防御的攻击吗?

    蒋河确实很不简单。路平出了两拳,他虽不了解。却已经分析出了许多。

    第三拳接踵而至,蒋河自然不敢去挡,只能再闪。

    第四拳、第五拳……

    路平不停手,蒋河只能接连闪避,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他一边闪,一边退,很快退出了山林,退到了山路上。

    路平紧随,再之后,丁凤紧随。她吃惊地看着这一幕,蒋河竟然招架不住,竟然节节败退?

    踏上山路的蒋河,此时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他竟然已被路平逼退到这种地步?竟然在被路平一路追打?

    不能再这样下去!

    他克制不了路平的异能,但是实战中也不一定非要克制对手的攻击才能获胜。

    魄之力开始在他的身上运转,这一次,是冲、枢、力,三魄之力的运转,蒋河脚边尚且青翠的绿草,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变黄,蹭地跳起一团小火苗。

    跟出山林的丁凤顿时知道,蒋河这是要动真格了。

    炎景!

    魄之力将如阳光一般普照大地,但是它的温度绝不会像阳光那样温和。灼热的高温,可以瞬间将人的血液都蒸发掉,是一个极其残忍冷酷的必杀技。

    于是丁凤露出了笑容。她原本还在想自己是不是要出手,可是看到蒋河要施展炎景,顿时放下心来。

    “你现在跪下求饶或许还来得及。”她站在路平身后冷冷地说着。

    回答她的,是路平出拳。

    鸣之魄的一拳,不知道已是路平挥出的第多少拳。

    这家伙,只会这一招吗?

    丁凤有点鄙夷。这异能虽然她也看不出端倪,但是战斗手法如此单调,异能再恐怖也总会变得好对付。她一点都不为蒋河担心,因为她确信蒋河一定躲得过。

    蒋河果然躲过。

    路平鸣之魄的拳速,他已经完全适应,虽然不能说很轻松,但是终究在他可以应对的范围内。至于能不能万无一失地一直闪避下去,这个问题蒋河已经不用过度去担忧了,因为,到此为止了!

    “炎景!”蒋河一声大喝,双手推出,仿佛是在呼唤那灼热的魄之力普照大地,路平身后的丁凤,早已经躲到这一旁了。

    结果,什么也没有。

    有的只有路平再挥出的一拳。

    蒋河慌忙又闪,看到丁凤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心下也是尴尬不已。

    “意外。”他说道,刚刚就要释放炎景的一瞬,他发现自己的魄之力运转出了点问题,结果异能居然没能成功施展出来。

    对于一个北斗学院的七峰弟子来说,这简直太不应该了。他们施展异能就应该像一个普通人吃饭睡觉那么简单,这种自己擅长的招牌异能更该如此。

    结果蒋河竟然在战斗中施展异能没有成功。

    “小子,你的运气真是不错。”他对路平说着,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因为下一次,你绝不会在这么好运。”蒋河说道。

    路平摇了摇头,也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只是看他的神情,对于蒋河的说法显然极其不认同。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阮青竹,那可就比路平要直白多了。

    “白痴。”她冷冷地骂着。

    没人听到他的骂声,路平已经又出了一拳。

    蒋河也在摇头,他觉得自己的摇头才是有道理的,路平的冥顽不灵,他深感遗憾。

    “我说过,你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蒋河喝道,双手推出。

    炎景!

    这次他没有喊,喊了也不会有用。秋风习习,山路上依旧是那般冷爽,一丝灼热的魄之力都没有。

    蒋河的额头倒是冒出了几滴汗,异能炎景,他竟然又一次施展失败了。

    一旁的丁凤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如果说第一次蒋河因为一直被路平紧逼有些手忙脚乱,异能施展时出了点瑕疵的话,总算还能让人接受。但是这一次,蒋河肯定会更加注意,要不也不会自己把话说得那么满了,结果,异能居然又一次施展失败?

    只有异能的初学者才会这样一再施展异能失败,但蒋河掌握炎景可有数年的光景,一直都把这个当作自己压箱底的绝活,早就练得不知道有多纯熟了。

    “你搞什么?”丁凤十分不解。

    蒋河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结果这次路平倒是说话了。

    “好运气当然不会总有,但问题是,这不是好运啊!”路平说。

    蒋河愣,丁凤愣。

    不是好运?这话什么意思?

    “说说你为什么要毁了我们的兔圈吧。”路平却又把话拉回了原点。

    “你不要太嚣张!”蒋河吼道,三种魄之力再次调集,第三次施展异能炎景。他不信自己连续三次都会失败。

    于是路平出拳,他闪避,然后他就信了。

    第三次,异能炎景施展失败。

    大家早上好!勤奋的一天开始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