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零二章 为什么毁了我们的兔圈
    阮青竹视线略一转,就在山间找到了蒋河的身影。

    “混蛋!那个废物,真是找死!”蒋河正在脱去他那一身伪装的衣物,一边破口大骂着。一旁的丁凤尽可能地和他保持着距离,很想捏住鼻子,但终究还是忍住,只是暗暗屏着呼吸。

    “绝对不会放过他!”蒋河恶狠狠地说着,将自己瑶光门生的衣服重新穿上,举臂在鼻前闻了闻,那股恶臭似乎并没有被彻底消除。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帮帮我。”蒋河瞪了一眼看起来十分想逃走的丁凤。

    “哦……”丁凤应声,举手挥舞了一下,一股气之魄自蒋河身上转过,残留的恶臭终于被彻底消除。

    蒋河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像是获得了新生。

    “现在,我们可以回去看看了。”他得意地笑着,迈步向着兔圈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出多久,就看到路平和子牧自山林之中走来。

    “呵呵。”蒋河愉快地笑了笑,而后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情绪,板着脸迎向了二人。

    “喂!”他粗声粗气地朝二人喝道。

    “为什么毁了我们的兔圈?”结果答他的,却是来自路平的质问,以及直视他的眼神。

    “什么?”蒋河装傻。路平和子牧会猜到是他,这种情况他并不意外。但他没想到路平竟然会如此单刀直入。那理直气壮的口气和神情,哪有半点新人该有的模样?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居然就敢用这样质问的口气和自己说话?

    蒋河心下已怒,但这无辜却还是不得不装。

    “为什么毁了我们的兔圈?”路平重复。

    “你胡说什么!”蒋河怒道,愤怒的情绪倒是非常真实的。

    “我说,为什么毁了我们的兔圈。”路平一字一句,第三次重复。

    “兔子出问题了?想把责任推到我头上吗?”蒋河冷笑着。

    “小鬼。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一声厉喝,蒋河已然出手。

    他一点没把路平和子牧放在眼里,本没想要靠动手来压服二人。可是路平直视他的眼神。坚定的语气,却让他不由地有些心虚。这让他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顿时顾不得太多。愤然出手,要给路平一个教训。归根结底,他会不把路平、子牧放在眼里仰仗的还是实力。作为七峰门生,蒋河不是平凡之辈。冲、枢、力三魄贯通的境界,在北斗学院的学生也算是中人之资了。

    拳出,力之魄疯狂咆哮着。

    这一拳,蒋河没有使用什么异能,只是将自己贯通境的力之魄尽情地释放着。在他看来只凭他这力之魄的魄压就足以让路平和子牧心惊胆战。

    蒋河猜中了一半。

    子牧在如此魄压之下。确实有些腿软。他实在不明白刚刚表现出细心的路平为什么转眼又会如此鲁莽。这样莽撞地找上蒋河质问,能得到什么好结果吗?

    可是尽管如此心态,他却始终没有退缩,没有逃避,而是毅然站在路平身侧。他腿软,但还有手,他伸手扶住了一旁的树干,虽然有点难看,但是至少他还站着。

    废物!

    子牧的举动让蒋河脸现轻蔑,他根本懒得多理会子牧。这本来就不是他的主要目标。

    他的目标是路平,拳头是冲着路平冲去,力之魄也是向着路平涌去。

    但是路平却一动不动。就连脸上的神静都平静如常。蒋河张牙舞爪的力之魄,他好像只当是轻风拂面。

    因为他听得很清楚。这力之魄虽强,可是没用什么技巧,也没有什么变化,仅仅是在花枝招展耀武扬威罢了。路平完全不觉得这是一记有威胁的进攻。

    但是蒋河可不这么认为。子牧被吓到要扶树,路平呢?在看他来是被吓呆,呆到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知道厉害了吧!

    蒋河得意,但他并不准备手下留情,拳头已经狠狠地挥到了路平的面前。就在这时,路平突然抬手。

    迅速、准确地一抬手。蒋河刚看到路平动作的时候。他的手腕已经被路平捉住;脸上刚露出惊讶神色的时候,路平的腿已踢起。迅速、准确的一记踢腿。

    蒋河飞出。

    他的拳头依然挥在前方,力之魄依然展示着凶猛。但是他的身子却已经弓起,屁股高高地向后撅着,呼一下,就从丁凤身边飞过,摔向了草丛。

    发生了什么?

    子牧愣,丁凤愣,两人的视线全都没有跟上这变化。

    子牧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事是真的。丁凤惊讶地瞪着路平好一会,这才想起来关心摔向草丛的蒋河。

    蒋河没有摔倒,他在空中控制住了身形,最终平稳落地。但他依然羞愤难当,在他的预想中,应该是路平被他这一拳直接吓跪,结果对方非旦没有,反倒把他一脚踹飞,而且踹得很从容。

    他已经意识路平不简单,但是他又怎么可能就此退缩?毕竟他刚才没用异能,只是很草率地一次力之魄展现。

    “小子,有种你……”蒋河话里放着狠话,结果才说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路平已经非常有种地朝他走过来,远比他想象得要主动,眼中根本就没有半点畏惧。这让蒋河竟然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你……”他想把刚才没说完的话说完,结果这次才只说了一个字。路平出拳。

    和蒋河的出拳极类似,路平的拳,也只是单纯地释放着魄之力——鸣之魄。

    可与蒋河不同的是,单纯地释放鸣之魄,这就已经需要路平进行十分艰难的驾驭了。

    蒋河不敢怠慢,双臂飞速架在了胸前,力之魄仿佛火焰般燃烧跳动,在双臂上形成了一层极为有力的保护。

    拦山!

    依靠贯通境的力之魄进行护体防御的一个变化系技能,帮蒋河抵御过无数次的攻击和伤害。但是这一次,拦山,竟然形同虚设,路平拳端涌来的鸣之魄,竟然毫不费力地就穿透了拦山的防御。

    蒋河神色大变,路平的这一拳并没有太强的冲击力,但是蒋河自己已经发疯般地向后退去,仿佛在躲避着瘟疫。

    他看着自己的双臂,方才那一刻所受到的攻击,是他从来都没有领受过的。

    艰难的一天,好容易写完了这一章。昨天到现在还没怎么睡过,容我先睡一下,然后和大家继续一起努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