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零一章 使坏
    路平去捉兔子了,蒋河和丁凤两个瑶光峰门生也离开了。子牧哼着小调继续忙碌着。他的心情非常不错,尤其是看到蒋河和丁凤的神情后。

    对他来说这种七峰门生就已经足够高高在上了。以他的能力,他并不奢望能投入七峰门下,就好像他当初没奢望过能加入北斗学院一样。

    所以如此两个人物,是他万万不敢得罪的。可是现在,明知道那两位对他和路平肯定极其不爽,但是一想到那二位方才的表情,子牧就忍不住笑。就连兔子的粪便眼下在他看来都有点可爱——这是他和路平一开始忽略了的一个问题,兔子不只吃,还要排泄,眼下集中圈养后,堆积的排泄物清理起来也是个麻烦事。可是眼下,这完全阻挡不了子牧的好心情。

    “小兔子,开铺子,一张小桌子,两把小椅子……”

    子牧哼着幼稚的儿歌,挥舞着手中自制的木铲,但刚唱了几句忽然止住,扭头向一旁望去。

    他听到这边有声响,可是扭过头后,却发现没有人。

    听错了?

    子牧的鸣之魄是相对来说最出色的,所以对听力最自信。但是眼下他的魄之力衰弱得很,难免对自己有所怀疑。他摇了摇头,回过身来继续干活。

    结果这刚一转回身,身后声音再响,这一次,子牧确定没有听错。

    “谁?”他猛然回身,一道人影却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

    “什么人!”子牧喝问着,下意识地就已经有了动作。虽然他的境界放在北斗学院弱极。但好赖还是个修者。就算使不出什么魄之力。却还有点本能的反应。

    可是这点反应,在这道人影面前实在算不得什么。对方一巴掌直接按在了他的脑门,子牧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已经翻倒在了兔圈之中,失去了意识。

    “操,这是什么?”人影确认自己这一巴掌足以弄晕这个废物,但是子牧下意识挥舞的一铲。到底让不少东西落到了他身上。修者有了气之魄后嗅觉敏锐,这一吸气险些没晕了过去。子牧那一铲子可全是兔子粪便。

    “混蛋!”蒋河愤怒不已,看到落到一旁的木铲,伸脚一挑,铲中剩余的兔粪顿时全都扣到了子牧头上。

    “混账小子!”蒋河犹自骂个不休,一边泄愤般的一通乱踢,这一排的篱笆顿时就已经全被他毁坏,末了又是四下一通破坏,然后又把兔子一通驱赶。回头看了晕倒的子牧,犹自有些愤怒。但终归不敢久留,啐了一口后便匆匆离去。

    山林却没有恢复宁静。被蒋河惊叫到的兔子,此时发出尖叫,匆匆向着四面八方逃散着,留在原地的,已经越来越少。

    但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却有人一直在盯着,甚至听着。如此远的距离,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阮青竹的冲之魄和鸣之魄可都是贯通境界。她好奇来看看这兔圈,结果还没到跟前,就看到了如此一幕,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却没有马上采取什么动作。她看到远远的另一端,路平已经捉到了一窝兔子,正在赶回。

    终于,路平赶回来了。看到他们被毁的兔圈路平也有些傻眼,很快就看到晕倒在地的子牧。

    “子牧。”路平快步上前,叫着。没嫌弃子牧脸上还沾着兔粪,匆忙将他扶起。发现他只是昏迷后,从水槽里捞了些水来淋上。子牧终于醒转,看到眼前一片狼藉,顿时呆住。

    “我……真没用!!”子牧懊恼地一拳捶在地上。

    “怎么回事?”路平问道。

    “有人攻击我,但我没看清是谁。”子牧说。

    “还能有谁?”路平说道。

    子牧沉默。

    确实,这一点都不难猜。会在这事上捣乱的除了刻意刁难他们的人,还会有谁?但问题是,没有证据啊!

    蒋河也知道路平他们很容易猜到是他,所以他虽然完全不把子牧当回事,却还是做了掩饰。只要没有证据,他不怕路平和子牧能怎样。

    “想不到堂堂北斗七院士之一,不但小肚鸡肠,还这么下三滥!”子牧直接口伐起了阮青竹。在他看来这些行事终归都是出于阮青竹的授意。口气中除去愤怒,更多的却是失望。这可是北斗七院士,他无比向往和尊重的人,竟然如此肮脏龌龊。

    这混账小子,屎吃傻了吗?老娘堂堂瑶光星,会费尽心机做这种事?!远处的阮青竹可是听得清楚。听到子牧如此斥责她,不免有些愤怒。

    “不,不是她。”路平想了想后,摇头。

    “怎么?”

    “如果是她,没必要遮遮掩掩。会遮掩说明对方不想被认出,不想留下证据,这说明他有所忌惮。但他忌惮的人会是我们吗?我想应该不是。”路平说。

    子牧愣了愣,意识到路平说得有理。这瑶光峰上最被人忌惮的,那自然是阮青竹无疑。对方如果真有阮青竹授意,那就不必有任何忌惮。有所忌惮,恰恰说明这不是阮青竹的授意,更大的可能,对方是在忌惮被阮青竹知道。

    “你说得对。”子牧点头,对路平更加佩服了。这大哥不只认真耿直,还很心细。

    远处的阮青竹,听到路平这样说更是连连点头:这个小子,总算没有那么白痴。

    “可不是阮青竹授意的话,他们这么刁难我们做什么?”子牧疑惑。

    嗯,这个问题,老娘也很想弄清楚。阮青竹想着。

    “那就去问问吧!”路平说。

    “问谁?”子牧惊讶。

    “谁刁难我们,就问谁。”路平说。

    “啊?”子牧张大了嘴,这个思路,好像没有错,但是好像又有什么地方是有问题的。路平这意思,是要找蒋河还有丁凤兴师问罪?

    “这个……这个……”子牧“这个这个”的时候,路平已经转身走了。他愣了又一会,连忙追上去喊着:“诶我说,先等会啊!你是想怎么问啊?”

    远处的阮青竹原本已经准备去搞清楚这是谁在搞鬼,结果一看路平这举动,不免也有点发愣:直接去问?你以为你是我啊!

    小更一章,赶紧睡会去,明天早上要出去,下午看能不能争取码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