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瑶光峰的野果
    北斗山,瑶光峰。

    茂密的山林之中生长着多少兔子?这个问题倒是有人好奇过,但从来没有人觉得有弄清楚的必要。而现在,这差事落到了路平和子牧的头上。

    “这是故意刁难我们呐!”子牧说着。但是口气却没有多少怨恨。说实话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真能加入北斗学院,相比起这,在北斗学院里受点刁难又算得上什么。一个月不能全心修炼?就算他能全心修炼一个月,他可也不会觉得自己能在一个月后大放异彩。

    他更多的是为路平感到着急,在他看来路平是真有实力在七星会试中大放异彩博得一个良好开端的,结果现在,居然要在这瑶光峰照顾一个月的兔子。

    “我就不信他们真的知道这山上到底有多少兔子。我看随便说个数,他们也没法确认,呃……大概吧……”子牧也不敢太确定,万一这北斗学院有什么大能,拥有瞬间就点清这整座山有多少只兔子的异能呢?

    “要不,都交给我吧!你去一旁修炼好了。”子牧狠下心说道。自己多亏了路平才能进北斗学院,这种时候牺牲自己为路平在北斗学院的前途铺铺路算得了什么?而自己,能把名字留在北斗学院的七星榜上就已经算是无比光彩了,哪怕只是最底层。

    “这边。”结果路平答他的却是这么一句话,身子猛然向着左边窜了出去。

    “喂你没听我说话啊?”子牧一边跟上一边说着,一路过来找兔子他絮叨了不少,合着路平一直没听?

    冲出去的路平这时也已经停步。子牧的动作虽没路平快。但鸣之魄六重天带来的听力也是相当敏锐了。路平有动作的时候确实也听到这边有动静。不过此时赶来一看。只是两只松鼠在地上追逐打闹,一见有人过来立即飞身攀上了树,站在枝桠上看着两人。

    “唉……这……”

    “这边!”

    子牧这才刚要说点什么,结果路平却已经喊着又冲向另个方向。

    “哎你听我说几句不行吗?”子牧无奈地一边嘟囔着一边跟上。等到赶上后,看到这次总算没有扑空,路平一手拎着一只兔子,有些满意地回过头来对子牧说:“一只。”

    “哥……”子牧小心翼翼,“你不是真的要把这整座山的兔子数一遍吧?”

    “否则呢?”路平不解地看着子牧。

    子牧愣。看着路平那没有丝毫迟疑的眼神,他不由地检讨起了自己:自己在修炼上无法达到耀眼的高度,是否和自己这种畏难的态度有关系呢?而路平呢?刁难也罢,对方也不知道有多少兔子也罢,若真确实数清整座山的兔子,这些问题,还算是问题吗?

    “我明白了……”子牧点了点头。

    “但是,我们不可能拎着所有的兔子来确保我们没有数重复了。”子牧接着说道,他开始积极认真地思考数兔子这回事。

    “你说得对。”路平点头,看了看四下。“我们得找个地方将这些兔子聚集在一起,让他们不要再乱跑。”

    “这样的话。以后照顾起来也会更加方便。”子牧眼睛顿时一亮,把放养改成圈养,照顾一个月兔子的难题也会变得更加简单方便。

    “平坦一些的地方会比较好。”路平说。

    “最好直接是一个坑。”子牧说。

    “过来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地方。”路平说。

    “我也想起来了!”子牧猛点头。

    于是二人折返。很快回到了来时在山坡上路过的一片洼地。乍看并不如何显然,因为这片洼地的面积着实不小。

    “还需要适当的修整。”子牧看了看后,说道。洼地陷下的并不工整,兔子还是可以从很多地方轻易跳出,否则这大片洼地恐怕早就圈住不少不甚落入的小动物了。

    “那就修整吧!”路平说着,立即动起手来。子牧也是积极跟上,整整一圈洼地的边缘,或扎成篱笆阻拦,或修出相当的高度。用了数个小时,终于修理出了个模样。

    “行了。”路平又走了一圈检查了一遍后,确信地说着。

    一旁坐在树下喘气的子牧红着脸。这兔圈说是两个人一起弄的,他真的不好意思承认。他那完全未复原的身体赶山路就赶得精疲力尽,现在修这兔圈也根本没帮上太多忙。干一会歇一会,像极了那场新人试炼。虽然没被路平扛着,但子牧感觉也差不了多少。

    “你怎么样?”末了路平还关心他,子牧有心一头撞死在这树下。

    “我没事。”他如此回答道。

    “饿了吧!”路平将肩上扛着的一大丛树枝甩在了地。子牧一看,树枝上结着些尚还青涩的果实。

    “这……不是谁种的吧?”有过兔子的前车之鉴,子牧也谨慎了,别这个吃了回头又让他们两人伺候瑶光峰上的果树一个月。

    “放心,有遇到过路的师兄,我问过了,野果。”路平说道,子牧的担忧,他当然也考虑到了。

    “哦,那就好。”子牧说着从树枝上摘了两个下来,看了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果子。随便用衣袖抹了抹后,一边扔给路平一个,一边随口咬下。

    “呸!”子牧咬完就喷了。酸、涩,还未完全熟是原因之一,但就这种程度,熟了也不会好到哪去吧!

    “这果子真是……”子牧刚要把手里的扔掉,却看到路平手里的果子已经被吃掉半个了。

    “不好吃是吗?”路平一边说着,一边却又咬了一口。

    “呃……你……”子牧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的果子,路平居然吃得下去?难道他是传说中的天残血脉,没有枢之魄?也不对啊!没有枢之魄并不是没有味觉,不是一回事。东都出身的子牧见识确实有两下子,天残血脉都知道。但这显然解释不了路平能从容吃下果子的情况。这不是枢之魄的缺失,这是味觉的缺失。

    好可怜……子牧想着,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路平,结果就见路平已经吃完手里那个,俯身就又摘下一枚。

    “又酸又涩。”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又咬了一口。

    子牧愣,原来不是没有味觉啊?但是这样,还吃得下去?

    “不过我吃过很多比这还要难吃的东西。”路平笑着说道。

    很多比这还要难吃的东西……

    子牧实在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了,他想象不出路平经历过怎样的凄惨生活,而他却还能笑着回忆。

    月底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