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七星谷
    北斗学院,七星谷。

    四面群山环绕,四座高峰耸立在云雾之中,似远似近,守望着这片谷地。北斗学院鼎鼎有名的七星楼就坐落在这片谷地之中,和守望四角的天权、天玑、天璇、天枢四峰遥遥相对。

    被带到七星谷的新人们,一过了写着“七星谷”的石碑就已经全部傻眼。所有人置身在这片鸟语花香的怡人景象中,那些平日里只在书本甚至是传说中见闻过的奇花妙草在谷中竟如杂草般随处可见。有许多可是整个青峰帝国境内都极难寻得的。这北国的气候,根本就不可能生长中这当中的许多植物。

    “传闻北斗学院的七星谷四季如春,果然名不虚传!”有新人惊叹着,这个传闻在他们亲眼所见之后,已经由不得他们不信。一路走来,东张西望,个个没完没了的惊讶赞叹着。还能正常点的,也就剩林天表了。

    林天表毕竟青峰林家的出身,又有三魄觉醒的惊人天赋,从小就被家族极其看重。林家固然没有北斗学院这么大一个七星谷,但要说他们搞不到的灵丹妙药那却也是极少的。林天表自小开始,能用着的灵丹妙药就从未缺过。自不会像其他新人那样对眼前所见大惊小怪。

    “诶!”林天表正随着队伍默默地走着,一旁却有人挤上来撞了他一下,全当是打招呼。而这人一上来,顿时他身边就空旷了许多。

    营啸。

    直接击败了小组引路的玉衡门生,强逼对方带他出了消失的尽头。这事传开后营啸立即成了仅次于路平的危险分子,寻常新人哪有敢和他亲近的。也就是林天表能不惧他。这会被营啸撞上来后。还能神色如常地和他打着招呼。

    “看那边。”营啸用头望远处甩了甩。向林天表示意着。

    七星谷当然不是新人专区,在七星谷内修炼居住的师生比起七峰只多不少。营啸示意的远山坡上,就修筑着不少石屋,面积不大,样子也极简朴,整整齐齐地排在那山坡上。

    营啸的示意并不明确,他自己的目光也在游移。他示意林天表看,可具体要看这些石屋中的哪一间。他并不知道。

    他不知道,林天表也不知道。

    但林天表知道他的意思,这片石屋确实有值得可看的。因为六大强者之中,唯一一个四大学院出身的强者吕沉风,据传就是很简单的居住在七星谷中一间极其普通的石屋之中。眼下七星谷内可见的景象中,符合传闻中描述的,似乎就是那远山坡上的一片了。

    可是这些石屋实在都极普通,没有哪一间有任何特别之处。居住在当中的吕沉风也没有表现出丝毫五魄贯通高手的气场。营啸和林天表看来看去,也只看到了一片石屋而已。

    听过这个传闻的人显然不只营啸和林天表。不少新人在留意到那片石屋后,目光纷纷都向那边投去。更有积极热络的新人。向带路的玉衡门生打听着。

    “自下往上数,第五排;从左往右。第十七间,就是了。”玉衡门生自然是知道的,于是新人们纷纷从那片石屋中找到了大名鼎鼎的吕沉风的居所。极其普通的位置,极其普通的一间石屋。即便知道了这间石屋里住着一个如此了不起的人,但是大家依然无法将这间石屋脑补出什么非凡之处。

    大家只是这样看着,议论着,而那间石屋也就这样普普通通的继续立在那。

    “看吧,我就知道。”七星楼的楼顶是谷内的最高点,一人舒服地躺在一张摇椅内,摇晃着对身边的两人说着,“我们的七星楼啊,现在还比不上那家伙的石屋吸引人呐!”

    站在他身后的两位,自是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却有些不知该如何答腔,只好有些尴尬地沉默着。

    “真不知道那间破屋有什么好,有充足的阳光吗?”摇椅上摇晃的这位又嘟囔了一句,而后一脸尽情享受阳光的舒爽模样。七星楼的位置选得很妙,是这四面环山的七星谷里阳光照耀时长最长的地方。从看到太阳升起,再到看到太阳落下,从来都不会落在山峰的阴影之下,这样位置。七星谷内有且只有这一处。而吕沉风所在那片石屋,却是坐南朝北,可说是山谷中日照最少的地方。

    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喜欢晒太阳啊……

    摇椅身后的两位,心下暗自嘀咕着,但是这话他们又哪里敢说给他们的导师听。

    摇椅上的那位继续享受着他最喜欢的阳光,闭着眼,仿佛是要睡着。但在身后的两位,却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他们导师身上始终在仔细运转着的枢之魄。

    五分钟,很少有人能察觉到自东向西运行的太阳在五分钟里会有什么变化,但是这位却在这五分钟过去后,睁开了眼,脸上的神情也多了几分认真。

    “去吧,7分钟之内采到。”他说道。

    “是!”身后一位听到这话,扭头就走,冲下七星楼后,向着谷深处快速跑去。

    摇椅上的这位也随即站起,走到了楼边。一手搭在眼上,挡着直刺过来的阳光,望向朝这边走来的新人。

    “听说这次新人里有两个吃货,一来就把阮青竹的兔子给吃了?”这位问道。

    “好像还是在新人试炼中。”身后门生跟上来说道。

    “是哪两个呢?”他在众新人中寻觅着。

    “不在这里,说是阮院士点名要他们两个去瑶光峰了。”门生说道。

    “难道是要请他们两个吃兔子?那我也要去啊,哈哈哈哈。”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大笑着,但他身后的门生显然欣赏不到导师的幽默,捧场地笑了两声后,就挤得十分辛苦了。他望着导师的背影,夜空般深邃的长袍,背上的七星在阳光下也极闪耀,尤其连接着斗柄与斗身的那颗天权星,最大最明亮。

    “饿了,走,去吃早饭。”七院士之一的天权星陈久,看来对吃兔子以外的其他新人都没有多大兴趣,转身就走。

    “是。”首徒靳齐连忙跟上,右手却忍不住揉了揉肚子。

    怎么今天这点了还没吃早饭吗?可自己已经吃过了啊……靳齐有些苦恼地想着。

    最近总是写到“吃”一类的事,写完自己就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