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荒唐的法子
    照顾兔子?

    子牧眼角狂跳了几下,下意识地向旁一扫,随便一眼就见一边草丛里两只兔子。被子牧的目光打扰到后,两只兔子立即转身,飞快离去。

    随便一眼就能找到两只,那这整座山上,得有多少只兔子啊!

    子牧一想到这个问题就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在地。

    一个月后就是对北斗学院的每一位都极重要的七星会试,别的新人都去七星谷全力修炼,而他和路平却要在这里照顾一个月的兔子。这分明就是有意拖二人的后腿。此外还不许有半点差池,这个,简直太容易被借题发挥了吧?

    子牧失魂落魄的模样让蒋河和丁凤感到满意,但是一旁的另个小子,可以说是那天吃兔子的主谋,此时一脸平静的神情可就让两人不舒服了。结果不等两人发话,路平倒先主动开口问上了。

    “哦。”他先平静地应了一声,似是在答复丁凤对他二人照顾兔子的安排,末了这才问道:“这瑶光峰上一共有多少只兔子呢?”

    两人愣,全没想到这家伙对这明显整人的差事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而且异常麻利地就要展开工作了:要毫无闪失地照顾这整座山上的兔子,当然也要弄清楚这兔子到底有多少只。

    但问题是……瑶光峰上到底有多少兔子就算阮青竹也不会清楚。兔子都是放养,自食其力自生自灭,没人特意去关心现在繁衍出了多少只。

    “小子。你抬杠是不是!”丁凤瞪着路平。在她看来路平这是有意在让他们难堪。要以此为由头。来逃避这个责罚,而她怎能让路平如此轻易地就得逞?

    “瑶光峰上有多少只兔子,你现在马上去给我弄清楚。”丁凤说道。

    “你们不知道?”路平皱了皱眉,不满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

    “你这家伙……”丁凤刚要发作,却被一旁的蒋河拦住。

    “我们当然知道。”蒋河板着脸说道,“所以你每天都要清点一遍兔子的数目,看对不对。记住,有一只出了差池。唯你是问。”

    “好吧。”路平点了点头,不满,但是却没有流露出什么为难的神色。而后已经不理两人,低头看向子牧:“你怎么样?”

    “我们真的要去数兔子?”子牧哭丧着脸。

    “不然呢?”路平问。

    是啊,不然呢?

    区区两个新人,除了服从安排,还有别的选择吗?

    子牧从地上撑起,垂头丧气:“走吧!”

    “我看到这边刚才有两只。”路平手指着,已经迈步走去,正是之前子牧也看到的。两只兔子钻进草丛逃跑的方向。子牧这时心里也没啥主意,只能傻傻地跟在了路平身后。

    看到两人的身影这这样钻入山林不见。丁凤这才向蒋河说道:“我们哪知道山上有多少兔子啊?”

    “如果我们真说不知道,那可真就任由他怎样了。”蒋河露出得意的笑容。

    丁凤一愣,但随即也马上明白了这个道理,连连点头。

    “先找他们点点数,这漫山遍野的兔子,他还真能全照顾过来不成?”蒋河说。

    “就算没他照顾,兔子也未必有事啊。”丁凤说。

    “呵呵。”蒋河笑笑,不说话。

    丁凤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这样刻意,让院士知道的话……”

    “你还真当院士有功夫过问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吗?”蒋河接着笑。

    “可老师是和院士打过招呼的啊!”丁凤说道。

    “因为老师清楚院士的脾气,给这两个小小的新人一点教训她不会拒绝。不过也不会太放在心上就是了。”蒋河说道。

    “看来你对咱们老师的了解,就像老师对院士的了解一样啊!”丁凤感叹。

    蒋河又是笑笑,不再说什么。两人没有继续在这里逗留,也朝着之前沛慈独自离去的山路走了去。片刻后就到了这瑶光峰上门生居住的所在。房屋错落有致地密布于山坡之上,每一间房屋又不尽相同,自是都有个人根据喜好做的调整。但从房间的大小上,到底还是可以看出各门生之间有着地位上的差别。山坡越往上的房间,越要大一些。几乎快到峰顶的位置,却有一间不大,却很别致的竹屋孤独地立于那一高度,正是瑶光星阮青竹的居所。地位高,也未必就一定房间大,他们真正大的,是可选择的空间。

    就在竹屋次一级的山坡上,有数十间大大小小的房屋排开了。这个位置的,那基本都是阮青竹门下,在七星榜上排位较高的门生们。蒋河和丁凤沿着山路朝这方向而来,但他们却不属于这里,属于他二人住所的高度早过。他们两人虽属瑶光峰,却只是阮青竹门生的门生。

    不过北斗学院的称呼并无什么规范,老师的老师,也依然是以老师相称。只不过这辈分上的差距,心里可要有数。

    蒋河和丁凤上到这一层高度后,很快来到了一间院落前。院门开着,两人迈步就进,到了厅前,看到厅里两人正在说话。于是停在厅门外问了个礼。

    “老师,我们回来了。”蒋河说道。

    “嗯?这么快?”厅里两个,左手主位这边看到二人后有些吃惊地问着。正是蒋河、丁凤二人的导师,阮青竹的门生周崇安。坐他一旁正和他聊天的,却非瑶光峰人,而是玉衡峰李遥天的门生颜真。

    昨天新人试炼,颜真看漏了路平、子牧两人,之后两人却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两人最终通过新人试炼算是出了一把风头,对颜真来说却无异于一记耳光。尤其让他恼火的是这会影响到李遥天对他的看法。李遥天授徒严苛认真,如此敷衍马虎的错漏,正中他的霉头。

    李遥天事后也没找颜真,这让颜真也无从解释。最后连夜跑来了这瑶光峰,找上了和他关系相厚的周崇安来帮忙。

    试炼就在瑶光峰进行,周崇安虽没到场,却对这次试炼中最抢眼的这二位有所耳闻。一听好友竟然因为这两个新人闹了个灰头土脸,不免好气又好笑。

    “你这是找我诉苦来了?”他当时说道。

    “不,找你帮忙。”颜真说道。

    “这我怎么能帮到你?”周崇安大奇,他在瑶光峰地位是不低,但若说和七院士相比那还差着远呢,他哪里影响得到李遥天的观感。

    “明天那两个小子,不是吃了阮院士的一只兔子吗?”颜真说道,“阮院士的脾气,不想教训一下这两小子?”

    “她昨气头上的时候,确实说过这话。不过你以为她还真会和两个毛头小子在这点小事上计较个没完吗?”周崇安说。

    “那当然不会,但是随便想个法子捉弄一下,阮院士想必也是乐意的,比如说,让他们过来照顾一个月的兔子。”颜真说出了他的主意。

    周崇安这稍一琢磨,顿时明白了颜真的意图。他可不是单纯要找那两个新人泄愤。瑶光峰这漫山遍野的兔子,照顾起来谈何容易,这事忙活一个月,修炼肯定要落下。一个月后就是七星会试,其他新人在北斗学院最优厚的条件下苦练一个月,这俩养一个月的兔子,七星会试的结果,可想而知。这两人到时越狼狈越糟糕,颜真当时忽视这二人的举动,不就越显得合理了吗?这小子,归根结底在介意的还是李遥天对他的看法。如此费劲折腾出这么个荒唐的法子,最终目的对他而言倒真是挺要紧。

    “我明白你的意思。”周崇安点头,为帮好友刷导师好感,两个新人他也完全不放在心上。

    “你觉得能行吗?”颜真是有主意,但是不是能行心里没底。这事的关键要借阮青竹的口,不然的话,就他们这些门生干扰不了北斗学院对新人的例行安排。

    “可以试试。”周崇安却比颜真更了解他的老师。这事,换七院士其他六位恐怕都无可能,但瑶光星阮青竹的脾气,弄出点荒唐来谁都不会意外。当然,真实的意图那是一定要隐瞒的。

    后来周崇安摸着阮青竹的性子一试,阮青竹果然就发话了,有她发话,这事在周崇安和颜真眼里那就成了。但是现在,刚刚唤去将路平、子牧带回到瑶光峰的两个门生居然这么快就回来,这让周崇安不免有些奇怪。

    “是沛慈师姐,她路过玉衡峰,一早就把两人领回来了。”蒋河说道。

    “居然让沛慈一早就领回来了,老师,好像有点迫切啊……”周崇安的脸色变得有点不好,阮青竹对这事太上心的话,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好事。自己找阮青竹不经意间提起这事的时候,分寸没有掌握好吗?他心下思量着。

    颜真在一旁不言语,半晌后周崇安才问蒋河和丁凤:“你们怎么安排那两个的?”

    “依老师的意思,让他们照顾兔子,一只都不许有差池。”丁凤说道。

    “不过那小子耍滑,所以我们让他先把这山上的兔子数一遍再说。”沈河对自己的这一手颇有点得意。

    久未见的三千字章来啦!晚上应该木有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