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九十章 青峰皇族
    “玉衡峰到了。≤”

    不知队伍里谁悄悄说了一声。路平向前看去,就见黑乎乎的云雾当中,刀削般的悬崖拔地而起。玉衡峰这山势,比起之前见过的瑶光峰、开阳峰都要来得险峻。但是相比起瑶光峰的开阔,开阳峰夜里挑灯的诡异,更为险峻陡峭的玉衡峰却让人有一种坚固可靠的感觉。

    队伍的前方停了下来。新人们都知道,今次负责他们试炼的都是这玉衡峰的门下,他们可算是到家了。只是不知他们这些新人会被如何安排,正心下猜测,前面已有声音传来:“今晚大家就在这玉衡峰上暂作休息吧!”

    而后队伍开始上山。这玉衡峰果然如所见一般极陡,根本就没有登上峰头的山路,而是在峭壁上硬生生开出了一条石梯,宽不过二尺,勉勉强强可容两人并行通过。沿着石梯盘旋而上,渐走渐高,从旁边向下望去,即便是修者都觉得头晕目眩。

    玉衡峰的门生看起来是都走惯了,在这石梯上依然健步如飞,新人们却都不由自主地多了一份小心,紧随其后。

    终于,石梯到了尽头。此间尚不能算是峰顶,但是大排的房屋修筑在山石之中,显然已是到了居住的所在。玉衡峰的门生当然不只队伍中这些,山上早有人做好了安排,向李遥天问过礼后,就到后边来招呼新人了。

    片刻,住处安排妥当。十几人一间的临时居所,条件自然很寻常。不过此时没有新人在意这些,一想到就此加入了北斗学院。那兴奋劲足以让他们忽略一切。没人急着休息。每一间房里都很热闹。大家一起憧憬着未来,期待着自己能加入某个峰头。更有甚者直接幻想着能直接成为七院士的门生。

    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奢望,但对某些人来说,却好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天表,你想跟哪位院士啊?”有人就这样很直接地问着林天表。

    这个拥有良好出身和惊人天赋的少年,只是想想都会让人觉得自惭形愧。一开始并没有人会主动接近他,但在走过这一路后,大家都发现这位天之骄子实在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待人亲切温和。没有丝毫优越感流露。这样优秀的朋友,那实在是很多人都希望结识的。

    和林天表分到一间房屋的新人自然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此时房间里以林天表为中心。除了依旧昏迷被安放到角落床铺上的子牧和守在一旁的路平,其他人都围到了林天表的床铺周围。

    “都好。”林天表微笑着回答了这个问题,对于北斗七院士表达出了同等的期待。

    “林家的镜无痕,应该是属变化系的吧?”有新人说道。大陆赫赫有名的青峰帝国林家,他们的血继异能自然早已声名远扬。

    “懂不懂啊?”谁想立即就有人嗤笑上了,“哪有血继异能是单有一种性质变化的。”

    被嘲笑的那位顿时满面通红,血继异能这种高大上的异能,虽然大多声名在外,但细微之处却只有家族人士才了解。他确实不知道血继异能原来还有这特别之处。

    林天表却只是笑了笑说:“是啊。我们家族的镜无痕是变化加控制呢!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血继异能都有多种性质啊,昌凤帝国朱家的‘神算’。不就是单纯的感知系吗?”

    “没错,是这样的。”新人里有昌凤帝国来的,对他们那鼎鼎有名的朱氏一族知道得颇多,证实了林天表的说法。

    “原来如此。”被普及了知识的那位点了点头,对林天表是一脸受教的表情。对嘲笑他不懂的那位,自然是一个白眼飞了过去。那位说得并不全对,此时自然无话可说。

    大家聊得正热闹,忽有一人来到门口,敲着房门问道:“子牧是在这间吗?”

    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一位玉衡门生站在门外,正彬彬有礼地微笑着看着众人。他的年纪看起来很年轻,但却是满头银发,在这灯火昏暗的夜里特别的醒目。

    所有新人都有些发愣,路平却已经在角落里站起应声道:“在这里。”

    “哦。那我进来了。”那人招呼了一声,这才迈步进了房间。被新人们围在当中的林天表这时却走出了人堆,朝着来人微笑着打起了招呼:“严歌师兄。”

    “天表,你也来啦!”被称作严歌的男子看到林天表后,依旧是那样和煦的笑容,向林天表打了个招呼。

    姓严?

    思维敏捷点的,一听到这个姓氏,立即就想到了青峰大陆比林家还要昌盛的另一家族,或者可以说是整个大陆最有权势的家族。

    严家,那是青峰帝国的皇族。他们的家族统治着这片大陆上最为强盛的青峰帝国。林家严格来讲也只是严家的麾下,是他治下的臣子。

    这个严歌,是严家的人吗?

    一时间所有人都神情肃然,然后就听到林天表回答着对方:“是啊,我也来了。”

    “家里人都好吗?”严歌问道。而这个问题一出,所有人已经可以肯定,这一定就是严家的人。否则又有什么严氏的人,能有资格以这样平易亲切的态度询问林天表的家族呢?

    “都很好,大家都还在说,这次来北斗学院是不是会遇到严歌师兄,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了。”林天表说道。

    “是哦,你现在该叫我师兄呢!”严歌笑着,目光这时却从林天表身上转到了角落。林天表非常识趣地没有再和严歌寒暄下去,两天的对话就此中断,却丝毫没人觉得有什么唐突。严歌来到了角落子牧的床边,看了看路平后道:“陈楚说他的情况不太好,我来瞧瞧。”

    陈楚可是玉衡峰的首徒,甭管其他门生之后开门授徒形成怎样的气候,那在这玉衡峰上,陈楚的辈份就是李遥天之后的第一人。但是这个严歌,却只口称陈楚,师兄的称谓都没有带。众人倒都没想着是不是两人关系较好忽略了辈份,只是更加觉得这皇室家族的身份果然到了四大学院这等超然的地方也依然享有几分特权。

    路平只当子牧是习惯性昏睡,哪里知道他的情况竟然不太好。陈楚用“洞明”瞧出了这一点,但显然他没有处理的手段,这才又特意唤了这严歌过来。这青峰帝国皇族的子弟,在这北斗玉衡峰上竟然是个医师吗?

    众人都在如此想着,严歌却已经坐在床边,右手搭上了子牧的手腕,从他的脉象开始,感知起了子牧的状况。

    *

    我只默默更新,不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