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再次念名
    这话一出,峰顶上那是更安静不了了。试炼还没结束?

    仔细一回想,确实如此,他们没有从任何一位玉衡门生口中听到“结束”两个字,包括陈楚在那一次念完名单后,所说的也只是“遗憾”。就如李遥天对刚被带上峰顶的路平和子牧说的一样:遗憾。

    遗憾什么?

    这个问题路平问了,但是他们都没有。他们所有人想当然地把这个遗憾和未通过试炼画上了等号。现在看来,遗憾的只是他们在消失的尽头里的表现,而这,还没有决定他们的去留。

    结果就在他们在欢欣和失落中度过了这一段时间后,冷不丁地,突然又一次要念名单。

    这意味着什么?

    之前念名之后的这一段时间,就又是一次试炼吗?

    可这试炼中什么也没有啊!有的只不过是一碗饭。

    饭有问题?

    不少人立即就这样怀疑上了,尤其那些枢之魄的高手,枢之魄立即疯狂开动起来。瑶光峰顿时呕声一片,直至一个声音传来:“谁敢吐在这,我就把谁从这扔下去。”

    阮青竹。她的人没过来,但是声音却无比清晰地在峰顶上传开。所有新人顿时都不敢动作了。陈楚连忙抓住这难得的安闲说道:“大家不要着急,和晚餐没有关系。”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更着急了。

    晚餐有关,那还算有个着落,还能去探究一下。和晚餐无关,那是什么?瑶光峰顶有什么定制?就好像“消失的尽头”那样的异能吗?一时间,大家发动起来的魄之力已经远不止枢之魄了。

    陈楚也是无奈,好在场面虽乱。却还算安静,他稍稍用点鸣之魄,声音顿时也就清晰无比地传达开去了。

    “连欣、李登、林天表……”依旧是那般的语速。一个名字一顿,只几个名字。大家就发觉到不同,这一次点到的名,似乎恰是之前没有点过的。

    谁知刚刚生出这样的念头,“葛政、知北……”两个曾经点过的名字,却又一次出现在了这回的名单中。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人茫然,有人却已经意识到了一点什么。至少在听到的名字中,已经出现了几个一等一的人杰,比如林天表。他若是都无法通过北斗学院的试炼,其他人还用抱什么幻想?所以这次念到的名字,该是属于“不遗憾”喽?

    峰顶渐渐安静,此时的挣扎也改变不了什么,新人们都开始静听陈楚念名。

    “路平。”刚刚的焦点人物,也在陈楚这一次念名中被点到,引起了一次视线集中。而后,一样间隔的停顿之后。

    “子牧。”

    人群中顿时又起了涟漪。这个名字,那在大家心目中的意义和林天表是一致的,只不过代表的是反面的另一层意义。可是现在。他赫然和林天表的名字出现在了同一组别里,顿时让所有人不懂了,甚至包括子牧自己。

    见多识广的子牧自不会不知道同是来自东都的。有名的少年天才林天表,所以也早早识别出了这一组的意义。听到路平的名字被点到时,他的心情一阵激动,抓住路平的肩膀就摇了两下,仿佛他自己被北斗学院选中一般。等到接下来,他自己的名字被点到时,他的人却整个呆住了,抓着路平肩头的手也僵在了那。陈楚之后所念的名字,他愣是一个都没听见。他可是鸣之魄六重天。失神帮他造就了直追斩魄的状态。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看到不少人都一副惊呆了的表情看着他,而路平在一旁笑着。

    “这点名。到底什么意思?”子牧喃喃自语。他心怀憧憬,却又不敢相信,只盼着陈楚快些念完名字给个解释。

    “周暮。”

    终于,念完这一个名字后,陈楚手中的名单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而后就重新合起,目光投向峰顶上的所有新人。在一片寂静当中,再度开口。

    “以上念到名字的。”他说,“恭喜你们,正式成为北斗学院的一员。”

    寂静,持续了足足有三秒。这一次,每个人把陈楚说的话反复回味了三遍,彻底确认,他说的是成为北斗学院的一员,而不是什么“很遗憾”一类的虚话后,终于爆发出了欢呼声。

    “怎么会!怎么会!”没有人的激动能和子牧相比,对于一个只能将期望埋在心底,被路平的举动打动后才敢流露出稍许的人来说,这结果,实在太意外,太惊喜。他那僵在路平肩上的手一下子就灵活起来了,拼命地摇着,喊着,只是没几下后,忽然向后一仰,人就翻了过去。

    路平连忙伸手拎住,一感知,又是和之前一样的一次昏厥,只是这次明显是兴奋过头导致的。路平笑了笑,也和之前一样,很顺手的一甩,就将子牧扔到了肩上。

    被点到名的在尽情欢笑着,但是没点到名的呢?

    他们直勾勾地望着陈楚,听到被念到的名已经正式加入北斗学院后,他们已经脸如死灰。但是却又不肯死心。之前很多一度也以为已经结束了,但是最后不是又有了这么一次转机吗?虽然这转机让人莫名其妙,但对比名单大家已经发现。有两次点名都被点中的,意味着完成了逆转,从“很遗憾”变成了“恭喜你”;也有两次都没点中的,这个转折可就不喜闻乐见了。但是不管怎样,有这样逆转的可能,就意味着他们还有一线生机吧?

    但是陈楚再度开口,终于彻底打碎了他们最终的幻想。

    “其他没有被点到名的。很遗憾,北斗学院拒绝了你们,希望你们另有好的前程。”陈楚说道。

    “为什么!!”好几人发出这样的呐喊,当中一个更是冲出了人群。

    韦凌,和路平、子牧起过冲突的韦凌。

    第一次他没有被点到,欣喜若狂地度过了那一段峰顶的时光,连路平的凶残都被他抛诸脑后了。可是第二次,他又一次没有被点名,而结果,竟然是北斗学院拒绝了他。

    从天堂到地狱,这样的落差无疑是残酷的,而遭受了如此际遇的人,并不太多,但也不算太少。他们的反应大多都很强烈,韦凌尤其是,从人群中冲出,就已经飞奔到了陈楚的面前。

    “韦凌。”陈楚看着他,叫出了他的名字,让韦凌立时一愣。

    数千人,陈楚在他们看来不过是点了两轮名字,而他韦凌更是两轮都没有被点到的人,但是现在,却被陈楚一眼认出。

    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他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被留意?

    那么在天堂到地狱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做了些什么?

    韦凌开始回忆,很快汗流浃背,风一吹,后心凉嗖嗖的。

    以为通过试炼的那段时间里,他得意,他张扬,他找到和自己同学院推荐来的,被点名的遗憾同窗,向其炫耀起了自己是如何瞒天过海,暗施手段,将他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对方的亲兄弟从原本的推荐名单里中伤出去,取而代之。他以为加入北斗学院已成定局,居高临下有恃无恐地向对方残酷卖弄着。总而言之,他本该没有推荐资格,他这资格,是他耍手段,牺牲了真正有资格的人夺来的。

    “看来不需要我解释了。”陈楚淡淡地说道,语气变得异常冷漠,好像不再是之前那个几次露怯的家伙。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明亮,很清澈,仿佛可以洞察一切。韦凌忽然想到了这个玉衡峰首徒大名鼎鼎的异能:洞明。

    “还有谁需要解释?”陈楚已不看他,清澈的目光扫向其他如韦凌一般,冲出来想讨个说法的新人。而这些新人在被这一眼扫过后,忽就蔫了,一个个都和韦凌一样变得畏首畏尾,似都察觉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再没有敢上前了。

    “我无话可说……”韦凌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但是心底里的恶毒,却让他死也不想让别人好过,忽然一指路平那边道:“那么他呢?他凭什么可以通过?”

    他指的是路平肩上的子牧,而他问出的,倒也是很多人都有的疑问。

    陈楚扫了一眼那边,和路平一起看回韦凌。

    “关你屁事?”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能十二点前……(差得有点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