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无以为报
    咦?

    李遥天的表态,让新人们倍感意外。

    如果仅仅是子牧“有些遗憾”的话,那在大家看来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李遥天说得很清楚,是“你们两个,有些遗憾”。挥出那惊人一拳的路平,看来还是没有受到李遥天青睐啊!

    是因为态度吧?

    新人们纷纷想着,既然能出这么一拳,早点出手不好吗?一直拖延到这个时候,还在试炼中吃烧烤,这态度可是非常不端正啊!

    新人们窃窃私语,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并不完全清楚路平那一拳到底做到了什么,只是觉得路平很有些实力。但是,有实力却没通过试炼的也不只是这一个。之前那些被“遗憾”的当中,就也有实力突出的。

    新人们或觉得遗憾,或幸灾乐祸,情绪各不相一。倒是玉衡峰的门生此时显得非常规矩,对李遥天宣布的结果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的情绪。而他们可是很清楚路平那一拳到底做到了什么,能轰到李遥天手中的饭碗,“消失的尽头”事实上可以说是被这一拳打破了。做到这一点的学生,目前可没有一个是被放弃的。可对李遥天宣布的如此结果,没有人有任何表示。

    子牧叹了口气。

    他一度对进入北斗学院燃起了希望,可是最终依然还是这么个结果。不过这倒也不算什么沉重的打击,自己本就也没做过什么,结局本该如此。

    可是……

    子牧望着身边的路平,觉得这实在很不应该。不免为路平感到不平。

    但是路平的神情却依然很平静。这个结果。好像对他连一点触动都没有,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李遥天说完,他很快开口。

    “遗憾什么?”路平问道。

    白痴吗?这还用问?

    新人们纷纷腹诽。

    谁想李遥天竟然笑了出来,目光忽然落到了子牧身上。

    “你来说,遗憾什么。”李遥天说道。

    子牧愣,简直不敢相信,七院士之一的李遥天,竟然在亲口对他讲话。但是这份激动也只一瞬。遗憾什么?子牧飞快就有了答案。

    “我遗憾!”他站得笔直,昂着头说道,“但不是因为我自己。我的实力,进不了北斗学院很正常,这没什么可遗憾的?但是他呢!”

    子牧说着,明显情绪激动了起来,停顿了两三秒后,终于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路平为什么会没有通过?他的实力你们看不到吗?北斗学院七院士之一的玉衡星,是瞎的吗?对此。我很遗憾!”

    静。

    整个瑶光峰顶,半点声音都无。

    说玉衡星李遥天是瞎子?这可是从来都没有的事。哪怕是李遥天的对手、敌人。再不喜欢他的人,却也得承认他的实力,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他是瞎子。

    但是现在,子牧,这么一个连贯通境都不是,感知镜也只是鸣之魄达到了六重天的可笑新人,竟然当着李遥天的面,直斥他是瞎子?

    所有人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子牧呢,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他的身子就一直在颤抖,到现在说完了也没止住。

    说了,自己居然真的说了!这简直就和在试炼中吃烤兔一样宛如梦境,自己人生的亮点,这下怕是要多一个了吧?

    但是子牧当然完全不是为了给自己的人生制造亮点,他望向路平,眼神中流露出的意思很明确:他能帮路平的,就仅仅是帮他发出一点声音了。

    而后,他就已经准备等死。

    是的,他只是发出了一点可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的声音,但是子牧的觉悟,却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以此来感激路平这一路上对他不离不弃的照顾。

    安静的瑶光峰顶,这时终于回过神来,哗然一片。

    “你个垃圾小子,活腻味了吗?”顿时已经有不少人咆哮着向着子牧冲来,大多却是新人,有已经通过试炼自认是北斗门人的,也有没能过,但在这时候马上出来积极表现一下以求还能拾到救命稻草的。

    早已经意料到自己下场必然十分惨烈的子牧,虽有心理准备,眼见一堆人气势汹汹猛冲向他,终究还是无法从容。本就虚弱的他顿时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不怕吗?”李遥天忽然说道。

    所有人冲上来的人连忙止住,李遥天在问话,他们当然不敢这时候冲上去把他问话的对象给干掉。只是,这小子怕不怕不是很明显吗?刚才说那话时就在哆嗦,现在更是站都站不住了,他显然也是很怕的。

    已经坐倒在地的子牧听到问话,还是没能站起来,但依然努力昂着头:“怕,但我一样也要说,路平不通过,你就是……”

    “行了。”李遥天一挥手,子牧接下来的声音竟是没发出来。他并没有特别的嗜好,要把骂他的话重复听两遍。

    子牧张着嘴,声音却发不出,这才知道在李遥天这样的强者面前,他能将之前那话完整地说出来,都是很难得的事。如此倒也显得自己骂那么一句不是那么微不足道了。他最后一次看向路平,觉得这大概就是临别一眼了。谁想路平这时却已经走了他身旁,就如在山路上一直做的那样,将他拎起,帮他站稳。

    “你……”子牧有点想哭。这是一种态度,共同进退的态度。或许一开始对路平而言这仅仅是举手之劳,但是现在,再不仅仅是如此。

    李遥天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看二人,而是向着陈楚示意了一下。

    要动手了吗!

    这一次,有路平在一旁扶着,子牧勇气倍增,一脸的慷慨。

    “下面我念一下名字。”陈楚说着,刚刚已经念过一遍的名单,忽然又到了他手上。

    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

    峰顶上又乱了,教训子牧这种事顿时先没人去理会了,又一次要念名字,这好像,有点不同寻常的意味。

    “大家安静一下。”陈楚有些无奈地说道,“并没有人向你们宣布过,试炼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更新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