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上山
    “老师!”

    玉衡峰的门生纷纷围了上来,或惊讶,或愤怒地叫着。担心倒是没有,谁也不信如此遥远的距离,一个试炼的新人有能力伤到李遥天。但是这一拳毕竟还是到了这里,这意味着什么李遥天的门生都很清楚。

    只是这一拳做到这一点的方式让人惊讶,这是什么异能?他们这些堂堂北斗学院的学生,七院士的门生,居然完全看不出来。

    “像是传音……”有人嘟囔了一句,马上就闭嘴了。传音那种过家家一般的低级异能,怎么可以穿透李遥天的“消失的尽头”?这个猜测,实在有失水准。

    “有点像传音。”谁想李遥天竟然点了点头,对这有失水准的猜测表示了认可。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身,终于从他已经站了整整一天的位置退了下来。手中裂成两半的饭碗,随手交给了身旁有点手足无措的陈楚。

    “带他们两个上来吧!”李遥天对陈楚吩附着,另一手又是一挥,山间那浩瀚如烟的魄之力,开始渐渐变淡、变薄,直至完成消失。

    “是。”陈楚领命去了,只是手里这饭,还不知要如何处理,只好就这样一直端着。

    山路上,子牧纵然只是感知境,并且处在很虚弱的状态,但也依然可以感觉到路平那一拳惊人的声势。这一拳所轰出的魄之力,浓郁得如有形质,而后在整个山间扩散游走着。

    “你干什么?”子牧目瞪口呆,却见路平又望着瑶光峰顶。只是这次的眼神大不一样。这一拳所挥的方向。也正是朝着那里。

    “你……不会吧!”子牧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顿时吓了一大跳,后退了一步,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不会什么?”路平收拳问着,但是紧跟着,就察觉到身畔一直都在的那些魄之力,正在徐徐消散。

    子牧对此显然茫然无知,只是苦丧着脸:“你攻击了李遥天。对不对?”

    “大概是。”路平说。

    子牧彻底坐到了地上。北斗七院士,那在他心目就是神圣到不敢直视的人物,结果路平这个家伙,居然向对方挥拳?

    “你真是我哥。”子牧说话已经有了哭腔。结果就在这时,从那瑶光峰一道流光忽得飞起,在夜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轨迹,而后笔直地坠到路平和子牧身前。只是来人却不如他划过的轨迹那般潇洒,他的脸上带着尴尬,右手捧着碗饭,那碗还裂成了两半。浇成米饭上的菜汤十分酣畅淋漓地浸过米饭从断开的碗底渗出,淋得他满手都是。

    “咳。”陈楚轻咳了一声。朝着路平和子牧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跟我走吧!”

    “去哪?”子牧下意识地问道。

    “峰顶。”陈楚说。

    “我们……通过了吗?”子牧抑制住心中的狂喜问道。

    “一会你们就知道了。”陈楚说。这两位李遥天会怎么定夺,他还真猜不透,就像他没想到李遥天今天居然会从他手里接过饭碗一样。

    说着,他就已经走到前面去带路了。子牧在他走过身边的时候,又是寒暄式地问了句:“师兄怎么称呼啊?”

    “哦,我叫陈楚。”陈楚说,“如果你们通过试炼,并能成为玉衡峰门生的话,那就叫我大师兄。”

    子牧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带着几分狼狈出现在他们面前带路的人,竟然就是玉衡峰的首徒陈楚。作为见多识广的东都学院生,他对北斗学院的了解可不局限于七院士。陈楚这种峰头的首席门生,那也是大大有名的修者,名气和实力在整个大陆都是排得上号的。

    四大学院可不同于一般学院,在这里没有通常学院四年毕业的定义。一生寄于四大学院门下修炼那都是可以的。六大强者之一的吕沉风,至今就仍在北斗学院,但他既不是七院士之一,也没有开门授徒,如果准确定义的话,他如今依然还是北斗学院的学生。而他也确像一个学生一样,在五魄贯通的境界上继续孜孜不倦的钻研学习,力求突破。

    北斗学院因此也是四大学院中唯一一位拥有五魄贯通强者的学院。虽然吕沉风从来不问世事,但依然会被视为镇山级的人物,毕竟大陆唯六的顶尖境界摆在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当作不存在。至于他实际上会成为北斗学院多大的依靠,这个就真不太好说了,毕竟一直也没人敢去试探。而北斗学院只是借着他的存在,在四大学院的相互交流中,声音都响亮了许多。

    “走啊,发什么呆?”陈楚走没两步,就察觉到身后子牧在发愣,扭头叫道。而一直没说话的路平,始终很平静,李遥天都不知道,玉衡首徒陈楚他当然就更没印象了。

    瑶光峰顶,晚餐已经结束。那些未能通过新人试炼的新人,被暗示已经可以自行下山离开。但是既没有强行要求,这些新人也就都没有动。虽然失败已成定局,但他们还是很关注最后二位的结果。至于其他通过试炼的新人,心情舒畅,自然更有兴趣坐壁上观别人的命运了。整个峰顶上的气氛倒是挺放松,无论通过试炼于否,对于众新人来说,终究算是一个解脱。

    这时,路平和子牧终于被陈楚领到了峰顶,在众新人的注视下,被直接带到了李遥天的面前。

    路平倒也罢了,只最后挥出的那一拳,大家就都意识到他的不凡。但是子牧呢?彻头彻尾一个弱者,只是因为一直得到路平相助,才有了此时的境地,这样也能算是通过试炼?能过试炼的对此只是好奇,但那些失败者,却从子牧身上又找到了一线生机,如果这样的家伙最终也能通过试炼,那么自己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个通过的理由呢?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二人身上,子牧相当的不安,却还要努力挺直腰杆。倒是路平,他自始至终的平静,和子牧彻头彻尾的弱保持了相当的一致。

    李遥天看着二人,也很快就开了口。

    “你们两个,有些遗憾。”他说道。

    这一章其实还没写完,但是眼见快12点了,赶紧先更出来给大家小看两眼……接着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