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消失的尽头的源头
    山上的众人没饭吃,山路上路平兔子却已经烤熟了。一边撕下一片放在嘴里尝了尝,一边回身拍了子牧两下。

    “嗯?”半昏半睡的子牧有气无力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坐在地上,下意识地就要撑着站起,嘴里嘟囔着:“继续!坚持!”

    “歇会吧,吃点东西。”路平撕下半只烤兔送到子牧嘴边。

    烤肉的香气钻进子牧鼻子,让他有点茫然。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和吃点东西?这都哪跟哪啊?子牧傻傻地接过烤兔,又愣了好一会,这才恍然:“哦,这是梦吧?唉,我又晕倒了。”

    “你是晕倒了。不过现在也不是梦。”路平说。

    子牧迷茫地咬了一口烤兔,微烫。好像真的不是梦,自己真的在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里吃着烤兔。

    子牧抬头,向着前方望了望,山路依旧。

    “找到尽头了吗?”他问。

    “不知道。”路平说。

    “不知道?”子牧不解。

    “是的。因为这个异能我不懂,所以我并不清楚,我找到的到底是不是尽头。”路平说。

    “你找到了什么?”子牧问。

    路平没有回答,抬头望向上空。子牧顺着他的目光一同望去。那边,瑶光峰顶,在已降临的夜幕中披着点点星光。子牧看不清什么,路平也看不清,可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山边有一个身影矗立着,模糊,却又清晰。

    路平撕下一片兔肉。放入嘴中静静咀嚼着。子牧有疑惑。但是看到路平认真思索的模样。他没有说话。

    一人半只烤兔,很快就被消灭干净。

    “饱了吗?”路平问。

    子牧用一个饱嗝回答了路平。“这兔子好肥。”他称赞着,对此感到十分满意。就算新人试炼最终他还是失败了,但是在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里悠哉地吃了半只烤兔,子牧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亮点。

    路平点点头:“再休息一会,我们继续。”

    “或许不用休息。”子牧毅然起身,半只烤兔让他恢复了些许力气。

    “好。”路平也不阻拦,两人再走。子牧走得很慢。路平陪着他,并不以为意。速度在这场试炼中并没有意义,至少路平目前这个程度的速度是这样,他可以确定。

    迈步,走在这消失尽头的山路上,无论快慢,事实都是在和那异能发生着碰撞。倾听着那浩瀚纷杂的魄之力声音,路平最后一次进行着确认。

    差不多了。他想着,突然站定,再次抬头。目光锁定在那瑶光峰顶。

    “怎么?”子牧正不解地问着,路平已经挥出了他的拳头……

    瑶光峰顶。

    不管饭终归只是阮青竹的一句气话。瑶光门生很快给峰顶送来了晚餐,每个人都有份,包括试炼失败的那些新人。

    有的人吃的欢欣鼓舞,这可是他们在北斗学院吃的第一顿饭。

    有的人则味同嚼蜡,这是他们在北斗学院的第一顿饭,但是同时,也是最后一顿。

    但在所有人的心中,却都留着一份同样的好奇:那两个还没结束试炼的家伙,到底会怎么样?

    山边几乎被李遥天的门生站满,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二人的试炼,虽然刚刚发生的只是一场烤兔子的篝火晚宴。但在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中,居然还会停下来弄东西吃,也算是有史以来头一遭了,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载入史册的事件。

    然后两人继续上路,所有人继续默默关注,陈楚端着一个饭碗,来到了李遥天身旁。

    “老师,吃点东西?”陈楚小心问道。以他对李遥天的了解,试炼没有结束,他怕是不会分心在吃饭这种事上。但是作为学生,即使知道会被拒绝,总还是要有所表示的。

    谁想李遥天点了点头,回手,竟然就将陈楚手中的饭碗端了过去。

    啊?

    陈楚愣在那,他没想到李遥天竟然没有拒绝,眼看着李遥天就端到嘴边扒拉了一口。

    “你吃过的。”李遥天说。

    陈楚羞愤难当,那饭其实他是端给自己的,已经扒了一口。给李遥天只是象征性的表示,哪想到今天李遥天还真就吃了。他枢之魄贯通,立即吃出来陈楚已经享用过。

    “我去换一碗。”陈楚无地自容。

    “你自己去重端一碗吧。”李遥天不以为意地说道。端着饭碗,依然望着路平。这小子,看起来是要耗上了。他吃的烤兔,我还吃不成一碗饭?授徒严格认真的李遥天,看到路平在新人试炼中的不慌不忙地吃起了烤鱼,竟也起了这样的心思。

    谁想这时,他看到路平突然抬头。

    抬头望望峰顶,这样的动作很寻常,谁都不以为意,之前吃烤兔的时候,路平和子牧还有这样抬头望过。

    但是这次,路平刚一抬头,李遥天顿时就感知了一股凌厉的势头,竟直指向他。

    这少年!

    李遥天刚一怔,路平拳已挥出,向着这峰顶,向着他李遥天,一拳挥出。

    尖锐的呼啸顿时在山间回响,冲起的魄之力声势惊人。李遥天鸣之魄同样是贯通境,立即感知出这是鸣之魄的一拳。可是第一时间的感觉,他竟不觉得这是攻击,他竟然觉得这是在向他传递声音。传音?不,不是传音,应该是说,像声音一样传递,这一拳的魄之力,在像声音一样传递。

    李遥天神色大变。

    消失的尽头,所有人置身其中,可不只是走路走不到尽头,如这般的远距离攻击,也该找不到尽头,也该在无止的旅途中最终消失。

    但是路平这一拳却不一样。

    遍布在这山间的,构建出消失的尽头的魄之力,竟然成了这一拳的路线图。这一拳轰出的鸣之魄,沿着这线路图,竟然遍布了消失的尽头的每一个脉络。

    啪!

    李遥天手中饭碗裂成了两半,那鸣之魄终有一丝迁徙到了他这里。对李遥天自然不足以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他手中这碗却经受不住。

    李遥天目光停留在了路平身上。他看到路平依旧在望着这里,他的眼神,看起来正在等待一个答案。

    他没有找到消失的尽头。

    他找到了消失的尽头的源头。

    今天挺累的,晚上回来先睡了一会,然后写了这小章!先这些了,明天赶火车回去啦!明晚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