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慌不忙
    峰顶的宁静被打破了,因为两个到现在还没能结束试炼的家伙。

    大多新人都以为两人出了什么问题,玉衡峰的门生们也都这样认为,直至李遥天发话。

    “他们还在继续。”

    峰顶顿时又恢复到了寂静无声的境地,好一会后,玉衡峰的门生才纷纷走到山边,开始在那山路上寻摸这二人的身影。

    是这两个家伙。

    颜真在找到二人的身影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是李遥天一度让他关注的两个人,虽然那也只是唯恐遗漏了两个新人,而不是对这两个家伙另眼相看。但是现在,这两人引发了所有人的关注,而他呢?本该留意这两人的,却在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二人竟然还没有结束试炼。

    颜真偷眼向李遥天看去,却见李遥天只是向山下注视着,似乎还没有留意到这个问题。正暗暗松了口气,李遥天的眼神却似有似无的朝着他瞟了一下。

    唉……

    颜真就知自己不敢抱着侥幸心理的,李遥天性格认真,根本不可能有所疏漏,显然已经察觉这是他让颜真留意,但是最终却被遗忘的二人。

    眼见已在老师心中留下一次差评,颜真不免有些恼怒。他不敢对李遥天有什么怨气,这份怨念自然是迁怒到了路平、子牧身上。要知道李遥天授徒极其,在他心中留下不好的影响,那可是极难消除的。

    “这两个家伙,是根本没察觉这试炼是怎么回事吧?”

    “不可能吧?走了这么久还没走到头。是个人都意识到不寻常了吧?”

    “是没有办法。只能这样死撑吗?”

    “能撑这么久。也算不容易了。”

    找到二人的玉衡门生,都开始小声议论。

    李遥天没说话,只是看了阮青竹一眼,目光中有询问看法的意味。

    “那个小子早不行了。”阮青竹说。

    李遥天点头,阮青竹说的“那小子”是哪个再明显不过,当然是被扛在身上的那个。

    “但他还活着。”李遥天说。

    阮青竹点头,明白李遥天的意思。以他二人的实力,即便有如此距离。想探清一个感知境的修者实在轻而易举。一个感知境的修者,在李遥天的消失的尽头里待了这么久,早该死了——哪怕这个消失的尽头李遥天并没有用全力。

    但是他还活着,即便已经昏迷,但这仅存的生命力就已经是对他顽强最好的说明。对一个感知境的修者,在这试炼中实在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至于另个小子……”阮青竹说到路平时,一向痛快的她竟然也沉吟了许久,最后才道,“我倒不觉得他是在撑。”

    “嗯。”李遥天点头,“行有余力。”

    行有余力。

    只四个字。但是却是在消失的尽头里这么久,而且一直还扛着个人的情况下。听到李遥天这评价。其他玉衡门生顿时面面相觑起来,其余新人也是目瞪口呆,包括只用了一分钟就破了消失的尽头,来到这峰顶的林天表,都不免有些动容。

    他是用最快速的方法,解决了消失的尽头,而眼下这位,却好像是他的另一个极端,完全的背道而驰。

    只是南辕北辙,如果走得是一个圈的话,最后到达的,不同样是一个终点吗?

    是什么人?

    一直只在角落中低调着的林天表,也不免向着山边挪了挪,向着那山下探去。三魄贯通的他实力已然不凡,很快就在山间找到了路平、子牧的身影。正看了没两眼,却见路平将肩上的子牧放了下来,倚到了路边一棵树下,而后东张西望起来。

    “难道是现在才意识到?”

    “这也太迟钝了吧?”

    “是不是不行了?”

    议论声再起,李遥天终于回头,扫了七嘴八舌的众门生一眼,所有人顿时噤若寒蝉。

    东张西望了一会,路平迈步走进了路旁的林间,这下不是冲之魄上有些异能的人顿时都看不到了。众人不敢再议论,只能心下暗自猜测,却不料阮青竹这边神情突然有了变化,居然流露出几分紧张,最后勃然大怒:“这个混蛋小子!”

    所有人下意识地缩了缩头,不知道阮青竹因此发火,只见她脸色一直铁青,好像很有冲下去杀人的冲动。

    过了好一会,终于看到路平从树林里走出,手里拎着个什么东西。

    “是什么?”有些看不清的,这次实在忍不住好奇也要问一问了。

    “好像……是个兔子……”回答的人一边说着,一边缩头缩脑地向阮青竹那边看了眼。

    北斗学院的人顿时心下了然,难怪阮青竹刚才要发火,这瑶光峰上的兔子,可都是她放养的,结果现在却被路平捉了去,眼下都已经剥皮洗净了。

    这是要吃啊……

    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见路平山路边支起火架,串起兔子,当真是烤了起来。不大会炊烟袅袅,香味飘飘。峰顶虽远,但架不住好多人气之魄境界超绝,顿时抽起了鼻子。直至迎上阮青竹那杀人的目光后,这才连忙打住,把口水悄悄地吞了回去。

    “兔崽子!”阮青竹恨恨地说了一句后,竟然拂袖离去。众门生连忙躬身相送,心下琢磨:骂这个烤兔子的是兔崽子,好像也别有一番恶毒暗藏其中。

    依然站在山边的李遥天也是无语,心下又好气又好笑。

    这是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啊!没见过这么不慌不忙的,消失的尽头走不出来,还吃上了,这是打算打持久战啊?准备走到什么时候去?

    李遥天原本是要等路平和子牧这有个结果的,但一看路平这架式,顿时觉得还是另作打算的好。当即回头,看了看身后众门生还有揣揣不安的新人,对一旁的陈楚道:“把结果先宣布了吧,然后让瑶光峰的安排大家用饭。”

    “是。”陈楚点头,而众新人没料到这最终结果冷不丁地就要来了,哪还有人有心思记挂路平,所有人的视线立即全集中到了陈楚身上。

    新人的名单集中到了陈楚手上,每位新人都已经做出了定论。李遥天看似站在山边就没动过,这最终名单前后却也过目了不下三回。他要瞧东西,哪里还需要将东西一定摆到眼前。

    陈楚拿着名单,到了众新人面前,望着众新人道:“以下点到名字的,很遗憾。”

    很遗憾是什么意思,所有人心下自然清楚,顿时更加紧张起来。

    “葛政、省宇、李诗、郭上扬、知北……”

    他念得并不太快,但也不慢,每一个名字过后,人群中立时就会出现一张失望之极的脸庞。除了子牧那种程度,绝大多数新人都是带着骄傲和自信来的,但是最终,依然有相当部分的人未能通过试炼,北斗学院对新人要求之严格,到底还是超乎了大部分人的意料。

    名单很长,陈楚念了有很久。被点到名的,失望、愤怒,什么样的情绪都有,甚至有一些已经极不服气地挣扎起来。陈楚不得不当中暂停了一下:“有疑问的,可以向各自之前的引路人。”

    呼啦一下,很多人顿时散去,纷纷找上自己的引路人,仿佛这是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是最终,从引路人那里得到的答案,让大多数人虽有遗憾,却再也没有不服的神情。李遥天主持的新人考核,还给个解释,算是很尽责。否则就算只是宣布个结果就不理由,又有谁还真敢和北斗学院叫板?

    数千名新人,来自各方推荐的佼佼者,但是最终就在这样一场走山路的试炼中,被淘汰掉了三分之一。等陈楚终于念完最后一个名字后,那些未被点到名的新人,在山顶齐齐爆发出欢呼声,而其他那三分之一,站在这玉瑶峰顶,望着远处已没入山头的夕阳。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北斗山的玉瑶峰顶上看日落,同时也是他们最后一次。

    而陈楚这时收起了所有名单,回到了李遥天身旁,却是苦着脸道:“老师……阮青竹老师说,不管我们饭……”

    李遥天哭笑不得,连连摇头:“兔子又不是我们杀来吃的,冲我们撒什么气。”

    出门前写完了一章,有点激动,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