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向前,不动摇
    对于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子牧本就不抱什么指望。他既没有特别的血脉,也没有突出的天赋,他甚至觉得院长选他也不过是随意挑了个人——在他们天武学院里像他一样拥有一门六重天魄之力的学生还是有好几个的,子牧并没有看出自己和他们相比有什么优势。

    院长没有对他抱什么期待,只是象征性地随便嘱咐了几句。其他几位天武学院的佼佼者,甚至都没有因此抱有什么情绪。

    大家太有自知之明了。因为天武学院虽小,却地处东都。这座大陆最为繁华的重镇,是青峰帝国的都城。单只这一城,就有学院共计十三家,当中天青、天峰两家学院,常驻大陆学院风云榜前五。其余学院也各有不凡。只有天武,说东都十三院,甚至没有把他们算进去。明明他们也是学院风云榜上有名可称的正式学院,但是东都人却不愿意承认他们,只盼着他们早点消失,不要辱没了东都学院界的名气。

    天武学院,据说早年也曾辉煌,但是现今却已经没落到全大陆倒数。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武学院却好像是个例外。

    但是无轮如何,他们到底还是在东都。

    寄身这种环境,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甚至猪飞。天武学院的学生大多出身差、资质低、实力烂,但是眼皮却和东都人一样极其驳杂。来自学院,朝堂,甚至街头巷尾的高手奇人。在东都很多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更别提到底还算是一群修者。

    天武学院的学生。对实力异常向往,但是在残酷的差距面前,却也更早的死心认命。他们这些人,奋斗的目标就只是能在天武毕业后去东都其他学院进修个几年多学点本事。天青、天峰都不敢想,那高高在上超然于帝国统治外的四大学院?更是别幻想了。

    没人羡慕子牧,包括他自己。

    他来,无非是走个过场,有个交待。这个交待甚至都不是对他自己。也不是对天武学院,而是对他们拥有的那个推荐机会。来自北斗学院的机会,即使明知把握不到,甚至会成负累,但是他们也依然得要去尊重。

    于是子牧来了,默默地分到了这二十八人组中。身边的新人来自大陆各地,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子牧置身其中,难免自惭形秽,这种自卑,是他早在天武学院时就养成的。驳杂的眼皮,较高的眼界。只会让这份自卑更深刻。

    然后他遇到了路平,一个和他有着同样微不足道的出身,有着同样让他人嫌弃的低微实力的少年。

    子牧和路平走到了一起,没想太多,只是想在这条没有希望的旅途中,能有个相互安慰的对象。

    他没怎么安慰到路平,路平带给他的也不是安慰,而是冲击,是刺激,是惊讶,是疑惑,但更重要的是:希望。

    他从来不敢拥有的希望,被路平一点点地勾起了。

    从他看到路平一直坚持不懈地走着。

    从他被路平甩到肩上扛着。

    从他看到路平一巴掌拍翻韦凌。

    而现在,路平要继续向前,要走向那个消失的尽头。

    管你是什么,我也去!

    子牧跟上,一脸决然,他已经决定就这条路走到了底了,大不了,大不了走不动了让路平扛着嘛!

    人都做到这份上了,自己还退缩,那还算是人吗?

    子牧毅然决定着。

    两人继续上路,而路平的神情,也比之前要专注许多。

    从踏上这条山路的第一刻,路平的听魄就捕捉到了声音,魄之力的声音。很浩瀚,又很飘渺,在这天地间,像是一张网在缓缓蠕动着。

    路平能听出它的存在,却听不出它的动向,听不出它的变化。

    所以他一边走,一边一直在研究着他所听到的这股魄之力。

    从峡峰山到这北斗山,数月的时间,路平的实力又有了一些改观。听魄不只更加敏锐,在这一路上他还又积累了非常多的经验,这对运用好听魄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是踏上这条山路后,这浩瀚如烟的魄之力,却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这又是一个他没有见识过的,无从判断下手的异能,而对于施展出这等异能的修者,路平心里还是非常佩服的。

    而现在,他知道了这修者的名字,知道了这异能的名字。

    李遥天,消失的尽头。

    这一次,路平再不会忘,李遥天和他的异能,已经给了路平足够深刻的印象。

    北斗学院的人,果然非常强劲。他的心里其实早有这样的感慨。

    不过这统统都不影响他继续,他不会去猜试炼内容到底是什么,总之这路,终归是要走下去的吧?

    消失的尽头?哪里消失,自己就走到哪里去。

    路平一直走,一旁的子牧走不动的时候,他就扛起他。子牧恢复气力时,他就再把子牧放下。这对他来说都只是小事,远比不上他研究这消失的尽头。

    他听魄了这么久,听魄了这一路。可这异能布下的魄之力实在辽阔,路平很辛苦地掌握到了一些变化,一些规律,但是没用,还有更多的变化,更多的规律在运转着。这个异能,完全不是拳来剑往那么简单。

    但这部分变化,部分规律听得多了,路平总算也察觉到了一点细微的东西。

    魄之力在完成这些变化,形成毫中规律的过程中,声音,似乎有一个共同的指向。

    前方,就在前方,声音就是从那前方飘离过来。

    这个判断并不清晰,只是一个模糊的指向。但是,终归是一个方向,路平朝着前方,毅然走着;子牧跟在他的旁边,只能是能走的时候,他依然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

    就这样,又不知过了多久,日头逐渐偏西要沉,路平还在走,没动摇;子牧也一直在跟,没动摇。他们再没有遇到其他新人,察觉到试炼是什么的,可没有谁还会像路平和子牧这样,沿着山路拼命向前。

    写完刷了半天后台才进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