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偷袭
    “啊?”事情发生的如此迅猛,让子牧十分措手不及,刚惊讶的“啊”了一声,路平已经从他身边走过。

    “哦……”反应过来的子牧连忙应声,转身跟上。

    但是一道身影却在此时突然朝着二人掠去。

    韦凌!

    刚刚被拍翻在地的韦凌,趴在地上好像还没回过神来,却在两人转身刚要离开之际,立时起身暴走。

    他显然早有准备,飞身而起,魄之力已是全开。

    “去死吧!”

    他憋着劲偷袭,直到掠至二人身后,这一掌劈下时,这才咬牙切齿地吼出,魄之力这才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子牧的寒毛在这一瞬间都已经竖起,他完全没有感觉到攻击竟在顷刻间就已经到了身后。

    他没有,路平有。

    韦凌趴在地上憋着劲着`无`错`小说``quledu`,他就已经听到了魄之力流动的声音。

    他没有理会,他依然离开。

    谁知道这家伙憋着劲是要干什么呢?路平是如此想得。

    直至韦凌飞身而起,扑上,路平当然马上知道他要干什么。

    “去死吧!”

    韦凌咬牙切齿怒吼的时候,路平早动。

    转身,挥手,动作就是这么简单。

    啪!

    半空中的韦凌,顿时被这一巴掌抽得凌空打了三个圈,吧唧,再一次落地,啃了一嘴的土。

    上一次,或可以说他出手草率,没有太把路平当回事。

    但是这一次。他偷袭。全力以赴的偷袭。

    路平的应对一模一样。就是一巴掌。

    他的结果也一模一样,趴在地上啃土。

    寒毛都被吓到竖起的子牧,这时才缩着脖子缓缓转身,他一度在怀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已经不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然后他就看到趴在他和路平脚边的韦凌。

    “嗯?”子牧很纳闷,难道刚刚的感觉都是错觉?

    他看了看韦凌,又看了看韦凌先前趴过的位置。

    “他爬过来干嘛?”子牧问路平,他是这样以为的。

    “不是爬过来的。”路平认真地告诉他,“他想偷袭我们。结果又被打趴下了。”

    “啊!你做的吗?”。子牧张大了嘴,原来刚刚的感觉不是错觉,真是有可怕的攻击冲着他们来了。结果这么可怕的攻击顷刻间就被路平化解了?

    “是的。”路平说。

    “哥!”子牧已经决定了,他现在就要认路平做大哥。

    “走吧。”路平却再次转身,准备离开。

    “他怎么样了?”子牧指了指还在地上趴着的韦凌。

    “没事,装晕呢。”路平说。

    “有点想踩一脚。”子牧说。

    “踩呗。”路平不当回事。

    妈的!韦凌心中怒骂。他是在装晕,不装晕还能怎么办?第一次他当是自己太大意了,但是第二次,依然被路平一巴掌拍翻,如果还感觉不到实力的差距。那他也枉称学院风云榜上名列第十七的千岁学院的推荐生了。骑虎难下的他,没指望另三位会来帮他。他们的合作,仅限于通过新人试炼,那三位肯定不会在这种事上为他强出头。除了装晕,他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化解这个局面。

    但是现在,这个感知境的废物竟然想趁火打劫,竟然想踩自己一脚?

    士可杀,不可辱啊!

    拼了吧!

    韦凌心中此起彼伏,有点想跳起拼命,但是想想路平那两巴掌,跳起来拼命,恐怖也就是多挨一巴掌然后继续被踩吧?

    忍了!

    韦凌咬牙切齿,但是子牧犹豫了一下后,到底还是没踩这一脚。

    “算了。”他说道,“等我以后比他厉害了再来踩。”他是出身的学院不好,他是实力不强,他是有些自卑,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欺弱怕硬,一个已经被路平打倒的对手,还去踩一脚,他到底觉得没什么意思。

    “随便你。”路平依旧不当回事。

    “我们走吧!”子牧说着,心情舒畅。虽然不是他做到的,但是看到这样的家伙受到教训,终归还是大快人心的。

    路平和子牧走了,这次当然再不会有人阻拦。另三位正如韦凌所意料的那样,并没有在这事上有任何插手的打算,只是骇然路平的实力,连忙又仔细地感知了一番。

    都是同组的新人,又有着竞争的心态,感知其他人实力这种事其实每个人早都做过。大家对路平不以为然,并不仅仅是因为路平在北斗山门前的貌似激动的模样和小心翼翼收藏起推荐信的作派。更主要的还是感知之后,都觉得路平的实力确实不怎么样。魄之力平平无奇,在他们这些天之骄子当中,也就比还在感知境的子牧强点有限。

    而后果不其然,路平和子牧走到了一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得可不就是这回事吗?

    但是现在,一巴掌拍翻韦凌,这可严重不符合大家对路平实力的判断了;第二巴掌又拍翻韦凌,那就更加严重了,那展示出的,可是碾压韦凌的实力。

    三人面面相觑着,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不解。

    因为就在之前感知的时候,他们依然觉得路平的魄之力还是那么个模样,但是随后韦凌偷袭,路平反击,有那么一瞬,就只一瞬,魄之力好像有了一个疯狂的爆发,但是没等他们判断清楚,那股惊人的魄之力已经消失,路平的魄之力又回到了那么个说不清的程度。

    “怎么样?”一人问道。

    “能看出他是什么贯通境吗?”。一人说。

    所有人都摇头。

    感知得到的信息只是大概,不会很精准。一个人的境界达到几魄贯通,这个通常都是在实战中看出来的,异能一经施展,什么魄之力是贯通境一目了然。至于单凭感知就判断出准确结果,多靠的是这方面的异能,否则就只能从感知到的魄之力做个粗略判断。

    很显然,所有人对路平的感知都错了,大错特错。但是路平出手两回,他们依然没看出路平是什么境界。路平根本就没用异能。

    眼看着路平和子牧离开,三人望向趴地的韦凌。韦凌也在这时爬起,左半边脸肿得老高,但脸上的恨意依旧是那么清晰。

    “那家伙有些古怪。”韦凌说道。

    “嗯,不要和他纠缠了,赶紧通过试炼再说。”一人说道,顺势给了韦凌一个台阶。

    “好吧!”韦凌故作勉强地接下,揉着他那肿脸,和三人接着他们的试炼去了。

    居然没能赶在十二点前!(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七章偷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