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各有发现
    走不动?听到路平的询问,那新人愣了愣,继而一笑。《这两个家伙,完全还没搞清状况嘛!

    他张口正待回答,忽然心思一转,原本要说的话顿时又咽了回去,依旧保持着笑容道:“休息一会就好。”

    “确定?”路平说。

    “当然。”新人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我们先走。”路平点点头说。

    “加油。”新人送上祝福。

    于是路平也没有再说什么,迈步继续前进,子牧摇摇晃晃地跟在一旁。

    “呵呵……”新人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冷笑。

    他看得出子牧已经精疲力竭,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了,问话的那个小子倒是还精神,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新人仰头,望着山峰上空飘浮的白云,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这是一场幻境啊!被定制系异能的规则所限定,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手法,但他猜得出,这条山路,怕是永远走不到终点。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次长途跋涉的考验,而应该说是一次密室脱逃。

    可他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么点了,怎么能从这当中脱困,他没有头绪。

    而他所知的这一点点,他都不想告诉路平和子牧。

    自己已经束手无策了,何必再给别人机会,就让那两个蠢货继续走到脱力吧!靠在巨石上,他如此想着,继而沉沉睡去。

    路平和子牧继续前进。而子牧能支撑的距离已经越来越短。只不过这一次。没等他失去意识栽倒。就在他一个踉跄的时候,路平已经拎起他扛到了肩上。

    对路平感到万分不好意思的子牧,已经决心要拒绝路平,坚决不再成为他的负累,但是他正准备开口,却赫然发觉,把他扛上肩头的路平,明显走得更快了。

    这……

    子牧愣了好一会。确认了这不是错觉,也确认了路平不是在把他刚扛起时提起精神的两三步,而是他真的走得更快了。

    子牧再一次确认了自己是个拖累。但是,并不是自己晕倒后会拖累路平,原来自己醒着时,拼命坚持,努力向前时,才在拖慢路平的速度吗?

    彻底说不出话的子牧,就这样在路平肩头上晃荡着,这一次。他没有昏迷,他一直清醒。感受着路平扛起他来更加箭步如飞。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像自己一样的废柴啊!

    自己还该下来自己走吗?

    清醒的子牧,一直在思考着,直至路平停步。

    “怎么?”子牧问道,他总不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路平把他放下,子牧扭头看去。

    山路边有六个人,都是他们同组的新人,他们聚集在那里,围坐成了一个圈,但是看到路平和子牧后立即全都站了起来。他们脸上有惊讶,也有警觉,不住地打量着二人。

    路平的目光却落到了六人原本围坐的那个圈,地上似乎画着些什么。

    一人显然是察觉到了路平的目光,横跨了一步,阻住了路平的视线。

    路平抬头,这人已经伸出一只手,向前示意:“请便。”

    显然,他们没有和路平做什么交流的兴趣。

    路平笑了笑,扭头望向子牧。

    子牧的废柴模样被这么多人看到,正无地自容呢,哪好意思再被路平扛上肩?见路平看过来,立即抢先迈步,毅然向前走去。

    路平跟上,那六个新人就这样眼望着二人离开,这才围坐回他们原本的位置。

    “想不到这两个家伙居然还能跟上来!”一人惊叹着。

    “那一个早就不行了吧。”又一个女孩说道,她没有指名道姓,也没描述,但是所有人马上都知道她指的是哪一位。

    “另个家伙居然还那样带着他……”

    “哼,愚蠢。”一人冷笑着。

    三人深以为然地点着头,另两人却只是沉默着。

    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炼,自顾尚且不及,还把精力放在帮助素不相识的他人身上,这当然很蠢。但是,再怎么蠢,却没人可以否认这不是一件坏事,这人,是一个好人。

    这样的事,这样的人,自己做不到,总也不应该去嘲笑。

    洪浩和蔡妍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没在这事上表态,如果路平真因为如此而耽误了自己的试炼,他们会为路平感到惋惜。

    “喂,我们还是快点继续吧?”冷笑嘲笑路平愚蠢那位,看到洪浩和蔡妍望着路平和子牧离去的山路在出神,忍不住叫道。

    他们六人凑在了一起,但他们六人并不是朋友。他们只不过是想通过试炼,所以建立了合作关系。

    他们也察觉到了这试炼不是普通的赶山路,他们已经置身于某种定制性异能的规则当中。他们并不知道该如何打破,但是聚集在这里的六人,每个人正好擅长一种魄之力,集六魄之力,终归是可以找到方法的吧?他们如此认为。

    于是他们集中精神继续,包括洪浩和蔡妍。他们做不出路平那种事,这种时候,他们终归是会优先完成自己的试炼。

    一定要找到方法!是这样共同的目的,把六个人集结于此,他们继续围坐成圈,在当中写写画画,探讨着方案。

    而毅然走出的子牧,在离开了这六人的视线范围后基本就已经支撑不住了。没等他说什么呢,路平就已经把他拎回了肩上。

    “你这样一直带着我,对你没影响吗?”子牧索性光棍起来。

    “应该不会。”路平说。

    “别应该啊,你给个准话,我心里好踏实点。”子牧说。

    “不行就歇歇,我保证恢复得会比你快,比你彻底。”路平说。

    虽然有点伤自尊,但听到路平这么说,子牧心里到底踏实了不少。

    “要是真就这么进了北斗学院,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子牧表态。

    “你多大啊?”路平问。

    “17,1843年生,你呢?”子牧说。

    “应该是16吧!”路平说。

    “别应该啊,你哪年生的啊?”子牧问。

    “1847年4月24日……”

    “嗯?”子牧迫不及待就疑惑了,路平这算术差劲得丧心病狂啊!1847年生,现在1860年是16岁?

    “三岁……”结果路平这才接着把话说完,末了也不忘补充:“大概吧!”

    “这也大概?”子牧茫然,无论路平这古怪报生日的方式,还是他那不确定的语气。

    “呵呵。”路平笑。

    子牧没吱声。茫然完,他也意识到了。一个对自己出生日期不敢确定的人,显然身世有些问题,这当然不会是一个值得高兴的话题,于是他不再多问。

    “看来你确实比我小一点。”子牧说,“不过这不碍事,哪个学院是按年龄排辈分的啊?”

    这是实情,尤其四大学院,那更不可能全是少年,新人里有时连过百的老人都会有。因为这不是一个引领普通人的入门级学院,这是修炼的殿堂,至高无上在四座殿堂。

    心态放轻松的子牧,随即又和路平有说有聊起来。当中一再确认了路平所说的那个许唯风的样貌后,确认了这人绝不是他们天武学院的人。

    “可能是不知怎么借到了我们天武学院的名义,参加了那个比斗会吧?你说的那大会不是说不是学院学生不能参加吗?”子牧如此推测着。他们天武学院不在玄军帝国,所以对志灵城这个区域性更强的点魄大会并不太了解,只是从路平的简单介绍里听到了点。

    “那后来呢,那大会你得了第几?”子牧问道。

    “照理说应该是第一。”路平说。

    “那其实呢?”子牧听出路平话里有话。

    “后来看到放出的点魄榜,没有我的名字。”路平说。他横穿玄军帝国逃离时,也曾看到过点魄大会放出的点魄榜,但是上面却没有他们四人任何一个的名字。

    “第一到第四,明明都应该是我们摘风学院的。”路平说着。

    *

    更新终归会有,只是大多会晚一些。。大家不要担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