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栽倒,扛起
    在北斗院能成为七院士的门生,地位可算相当高了。% 除非是像林天表这样完美无缺的新人,否则一般角色真不会引起他们的特意关注。

    峰流云组里掉队的两个,颜真就不过是之前瞟过一眼,所以有印象,但是并没有特别去关注,因为在他看来,那二位实在没有值得关注的必要。

    那两人,当中一个竟然连贯通境都不是。这种角色,八成又是哪个垃圾院不知怎么走运获得了一个推荐名额,最后矮里拔将军,就选出这么个来,肯定是这样的。

    这种货色,以及和他走在一起的,还有关注的必要吗?

    所以颜真就只是瞟了那一眼,就再没有去理会。

    但是眼下李天吩咐下来,他说不得还是得去看眼。他并没有向李天说出他的看法,因为他知道他的老师并不喜欢这种看一眼就下结论的作法。

    那我就再看一眼好了。

    颜真心下想着,他并不以为自己之前的看法会被改观,感知境的程的话,在老师“消失的尽头”定制异能下,这会怕是已经支撑不住晕过去了吧?

    颜真一边想着,一边移动着视线,很快就找到了两人。

    呵呵,果然。

    颜真的看法得到了证实,那两人,果然有一个已经晕倒在了山上,另一个正有些手足无措的团团转呢!

    就知道。

    颜真心下嘀咕了一句,已经收回了视线,他已经不准备再继续留意了。当然。他也不准备这么快就向李天说什么。看两眼得出结论。和看一眼得出结论也没什么区别,哪怕这结论是对的,李天也不会欣赏,颜真可不想因为两个没用的家伙还让自己在老师面前失分。他的目光已经快速向别的组转移了,寻找着看来不错的新人。新人试炼,是对新人的考核,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门生来说,被老师挑来帮忙。那又何尝不是一次表现自己的机会呢?

    发掘到有潜力的新人,那自然是比验证出一对废物要有价值。颜真忙着就去发掘潜力新人了。

    山上,望着忽然一头栽倒的牧,平正在无语中。

    “牧?牧!”平叫了两声,牧毫无反应,感知了一下,却还活着,心知牧因为境界差,这是已经到了限。

    “不行你说话啊!”平说着,弯腰伸手。拎起了牧,再一抡。已经扛到了肩上。

    换是莫林的话,怕是早嚷嚷了。

    平一边不由地想起了莫林。那家伙完全没有力之魄,眼下真未必能有牧走得远。但那家伙绝不会像牧一样硬撑到彻底晕倒,估计走个几步发现情况不对就立即寻求帮助了。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这样的试炼,莫林怕是不行吧?

    平想着想着还为莫林担忧起来。他当然不知道别说四大院了,就是北斗院每年新人试炼的内容都不一样。

    平抬头看看,山还是那般模样,自己一队的新人却早没影了。

    这要走到什么时候?

    平心下也嘀咕了一下,却还是迈步继续走去。这牧倒下被他扛起,速反而快了许多。

    就这样,又不知走了多久,平感觉到肩上的牧忽然动了动。

    “一千六九十九!”牧猛喊一声。

    失去意识前的一瞬,他正数到一千六九十八步,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数错,他只是一再告诉自己,坚持,坚持,努力,努力。只可惜最终还是倒下。

    此时醒转,牧脑中的念头,却还停留在他晕倒前的信念中。

    坚持,努力!刚才是一千六九十八,现在是第一千六九十九步了!

    他立即大喊出去,随即才发现不对,自己的手脚,怎么都飘在半空中了?

    但是紧跟着,他的双脚已经落回地上。牧连忙踩实了,只觉得腿脚都在发软,身像是被掏空。摇晃了一下,一旁有手伸来将他扶住,这才注意到平就在身边,正看着他。

    牧茫然了好一会,看看身后走过的,看看前面未走的,看看平,看看自己。

    “什么情况?”他还是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晕倒了。”平说。

    这一点牧倒是意识到了,只是……

    “走不动了你说话。”平说。

    牧呆呆地望着平,想起自己刚恢复意识时手脚都漂在空中的姿势。

    “你扛着我在走?”牧简直无法相信。这可是北斗院的新人试炼、入院考核,谁知道会有多少艰难险阻?大家素未平生,正巧凑在一组相识而已,互相使绊的话,牧倒不会意外,结果平居然损耗力气来帮他?

    牧脸上茫然依旧,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不明白平。

    “现在怎么样?”平问。

    “还……还行。”牧说。

    “能走?”

    “能……能走。”

    “那就走吧!”平说。

    “走……”牧软手软脚的,但确实恢复了些许,确实能走。

    于是他又走了起来,但人却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又过了好一会才忽然问道:“其他人呢?”

    “走远了。”平说。

    “都看不到了啊……”牧向前方山上看,连个鬼影都不见。

    “是啊!”平说。

    “连累你了。”牧说。

    “并没有。”平说。

    “其实你不用管我。”牧说。

    “小事情。”平说。

    牧不知该说什么了,感动,只有感动。无论自己是遇了一个大好人。还是一个白痴。他都十分感动。他倒是一点没怀疑平别有用心,就他这天武院的草根出身,有什么值得别人算计的啊?

    “我们一定要通过试炼!”感动让牧充满了力量,他发誓一定要坚持到底。

    “当然。”平的回应却挺随意,显然没有和牧一样在燃烧。

    “加油!”牧吼着,大步流星。平跟上,然后就看着牧一点一点地,越来越慢。越来越缓,渐渐又开始摇晃。

    之前栽倒前,这家伙可就是这个模样。平想着,连忙过去扶着。

    “怎么样?”平问道。

    “还行。”牧说着,使劲提起精神,奋力又是走出几步,但是跟着就觉得眼线在模糊,天地好像在旋转。

    不能倒下!

    牧一边咬牙切齿的告诉自己,一边向地上栽去。

    但是这次他真的没有倒下,没等栽到地。平已经一旁赶上,拎起。一甩,扛肩上,继续走。

    “说了不行说话嘛!”平嘟囔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牧又一次悠悠醒转,这一次他没有大声嚷嚷,甚至就这样被平扛着,摇晃了好一会。

    自己又倒了。

    牧有点想哭,为自己的无能,也为平又一次帮助了自己。

    “放我下来吧!”牧说道。

    “醒了?”平这次没关注牧的状态,知道他只是累晕了而已。听到他说话,这才把他放了下来。

    “还行是吧?”这次平干脆不问了,直接替牧说答案。

    “那就接着走吧!”平说。

    “你……不用再管我了……”牧苦笑着,果然自己的能力就只是如此,信念再坚定,精神上再坚持,也就是如此了。

    “说了只是小事。”平说。

    牧这才注意起平的状态,他一直以为平和他一样,但是此时方才意识到,平走了这么远,中间还扛了他两段,可是他看起来真的没有丝毫疲态。

    “你什么境界?”牧终于问了出来。这类问题对于修者来说是非常忌讳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实力是秘密,不会被人轻易看穿。虽然几魄贯通这种大的境界风水岭是藏不住的,但这不影响修者之间养成的习惯。哪怕朋友之间,也多靠自己去感知,直接这样问,若非亲人密友,那都是其失礼,引人不快的。

    所以牧这刚一脱口问出,立即就后悔了。平一好心相助,自己怎么还能这样去打听人家的实力?

    但是平却对此不以为然,只是摇了摇头说:“不好说。”

    可在牧看来,这当然不是不好说,而是对方不愿意说,自己实在是该死,这样口不择言。

    “我们快走吧……”牧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一下,只能借这来转移注意力,迈步又走了起来。

    这一次,他心绪不宁,又是惭愧又是懊恼同时又还在好奇,发挥更加不堪,没走多久就又要栽。平又是抢步上去,拎起,扔上肩,扛起走。然后又不知多久,牧恢复意识,一看,又被人扛着走了,心里那滋味就别说了,都不知该怎么出声了。结果这次平倒是感知到他醒来了,主动问道:“下来走走?”

    这牧当然不可能说不,于是下来接着走。朝山上方看看,估摸着自己一会还得倒,难不成就一直这样反复?

    正无奈呢,却看到前方边坐着个人,正是他们一组的一名新生,背靠着一块山石,死狗一般瘫在地上。但在看到两人后,顿时眼瞪到大,愣是直起了腰。

    “你们?”这新人惊呆了,他们都以为这两位早支持不住放弃了,却不料居然还在尾随,居然还把他给碾上了?

    “怎么?走不动了?”平走上来问道。

    更新来喽!周一,除了月票,推荐票点击啥啥的都来点哟!(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