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新人们
    “路平,推荐符合。|[2][3][bsp;   路平点了点头,一面小心翼翼将拿回的推荐信仔细叠好,塞回怀里,一面抬头向那山门望去。

    北斗!

    两个炫白的大字,高悬在山门之上。在这金秋的晌午,竟像漆黑夜里的星一般明亮。

    这就是四大学院之北斗。路平心下倒也生出了几分感慨。他可以察觉到方才就在他名字被说出的一刻,立即吸引了不少注意。北斗学院是在整个大陆范围内招收新人的。排在这山门之外的,有这北方的青峰帝国,也有西南的昌凤帝国,自然也有来自东南玄军帝国的。

    在玄军帝国,他是刑捕司下令举国追捕的帝国要犯,六人名字已被太多人记住,被识破身份会遭受怎么的待遇可想而知。但就在这北斗学院的山门之下,身份被叫破,所受到的仅仅就是这样一些来自玄军帝国的异样眼神。

    四大学院超然的地位,在此就已经有所体现。路平一路所经历的艰苦磨难,看起来像是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但路平却没觉得有多开心。他望着那炫白的两个大字,心里记挂起的依然是那坐落在山脚下的,不大点的,现今已被夷为平地的小学院。比起北斗学院,摘风学院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星一般明亮的两个字可以取代摘风二字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其他人却哪里知道他此时心里想得是这些,只看他看着北斗两个字都出神成这样,都觉得蠢极。

    “喂喂。老兄。才只是交个推荐信而已。不用激动成这样吧?”等候路平的二十七人中,有人开口喊了一声,这一声甚至还用上了鸣之魄,一下就把失神的路平给唤了回来。

    “呵呵呵……”人群里顿时发出不少轻笑声。路平的表现,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交上的推荐信,他又讨回小心收起;然后看着这山门发呆,好像随时都会落下泪来。这小子,才走到这步就这么激动。这是对北斗学院向往成什么样了啊?

    在场众人当然都不会否认自己的向往,但他们这些翘楚却都各有自信和骄傲。很多人站在这里,就已经将自己加入北斗学院看作是一个必然的事实,自然已经不会流露出太多的憧憬。路平的模样在他们看来,自然是有些呆蠢,更让他们觉得:只有实力差劲的,才会只见到北斗学院的山门都会这么激动。而他们,可是很早就已经意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的。

    倒是来自玄军帝国的新人们,他们看路平的眼神始终是不一样的。这个被刑捕司通缉了数月,最终却出现在北斗学院山门前的家伙。在他们看来绝不会是寻常人。

    回过神的路平,神色依旧。随即迈入山门,向那二十七位新人走去。峰流云这时也拿过了名单,过来朝路平笑了笑。

    “不用太激动,也不用太紧张,我当年啊,都不知道是在试炼,稀里糊涂就成了北斗学院的一员呢!”峰流云对路平说着,他把路平的模样当成是紧张了。

    “流云师兄,那是怎么回事啊,快说来听听。”二十七位新人里立即就有人出来接了峰流云的话头。峰流云可还没有介绍过自己,但这家伙学了其他北斗学生的称呼,飞快和峰流云套起近乎来。

    “哈哈,我……”

    “峰流云!”一直按部就班审查着新人们的接引人,多余的字一个都没有的接引人,这时直接出声打断了峰流云。

    “赶快带你的人去试练。”接引人说道。

    “是,是……”峰流云看起来对这接引人还是颇有些畏惧的,连忙应了两声后,向着二十八人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不再讲他当初那点事了。

    “接下来我带大家去进行新人的试练,只有通过了的,才会正式成为北斗学院的一员,大家跟我来吧!”峰流云说着,转身带路走在了最前。

    “流云师兄!”先前和峰流云攀上话的那位,却一个箭步冲出,落到了峰流云身边。他看出峰流云还是挺好打交道的,显然希望能和峰流云多攀出点交情来,在试探中多得到点照拂。

    他这种心思,其他人如何不知。但有的人不善于此,只能心中暗暗忌恨担忧,还有的不屑于此,对那新人难免有些鄙夷。路平走在最后,却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北斗学院的这一步,他终于是踏入了,但他更留恋的却还是山门之外的那些人。

    苏唐、西凡、莫林,还有楚敏老师,这些人都怎么样了?他从峡峰区一路北上,横穿了玄军帝国三个半区,多有坎坷,但有机会的话,还是不忘打听这几人的消息。可惜一路上都一无所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几人都没有捉到,包括郭有道——由于没有在山下找到任何尸体和掩埋尸体的痕迹,郭有道依旧被当成活人,一直被通缉中。

    不知道他们现在去了各自的学院没有,路平想着。

    “喂,叫路平的那个,不要发呆了,快跟上。”走在最前的峰流云,回头看到路平在队尾驻足回首,连忙又叫了一声。

    “来了。”路平应了声,继续默默地跟在了队尾。

    二十八人中相互认识的并不多,不过此时也有一些开始结伴攀谈。路平多次呆蠢的表现有点受嫌弃,不过如此受到冷遇的却不只他一人。到最后,队伍的最末,同样无人理会的另一个少年,和路平大眼瞪小眼地对在了一起。

    “你……叫路平是吗?”那少年略一犹豫,终于凑上来和路平说起话来。

    “是啊。”路平点点头。

    “你从哪来的?”少年问道。

    “摘风学院。”路平说。

    “摘风学院。”那少年伸手挠头,这手就一直没放下来。摘风学院,这个名字实在陌生的很。名院的推荐名额多。小学院的少。甚至没有。所以这新人堆里。若报起学院名来,风云榜上排名越前的越多,这种完全没听过的,着实稀有,大多数时候甚至完全都没有。

    “你呢?”路平对少年的反应不以为意,随口问他。

    “我……天武学院的。”少年有些红着脸答道。他没听过对方的学院,但他这出身学院也着实微末。大陆风云榜上四百四十二座学院,他们天武学院排名第四百二十七。能比他们更差的已经没几家了。他们这学院居然会有一个北斗学院的推荐名额,说实话这少年都有点不敢相信。

    走在前边出身华丽的新人们,看到最后无人理会的二位凑在了一起,还在那自报家门,学院名字都是陌生的一塌糊涂,忍不住都要回头笑着多看两人几眼。但在这二十八人中,却也有两个玄军帝国来的,此时正好凑对在一起聊天。

    对路平,他们可就不是看不上了,而是刻意保持着距离。摘风学院。这名字他们当然也早听过,虽然现在已被抹杀。但大家都有点被这学院的生猛吓到。据说他们那几位,把志灵城的院监会杀了个几乎满门,峡峰区的城主府杀了个七零八落。这样的人,他们哪敢轻视,躲远点就是。至于别人爱笑,他们却也没有去拦着的意思。

    听着这阵阵笑声,和一道又一道戏谑的目光,那少年的脸顿时愈发的红了。却不料一旁的路平听到他的学院名后却惊讶了一下:“天武学院?我知道啊!”

    “啊?你知道?”少年吓坏了,居然有人听过他们天武学院的名字,这简直比他知道他们学院有一个北斗学院的推荐名额还要惊讶。

    “许唯风,你认识这个人吗?”路平问道,他想起了在点破大会上认识的那个少年。最初弱弱地被人欺负,后来才发现,这家伙原来是个战斗狂,却不屑于和弱者去战斗。

    “许唯风?”那少年听后愣了愣,很快就摇了头,“没有这人。”

    “没有?”这会轮到路平发愣了。

    “是的,没有。”少年很肯定,因为他们天武学院从头到脚不过百余人,他在那四年,早认全了,许唯风这个名字了,百分百没有。

    “奇怪了。”路平挠起头来,“那你叫什么?”

    “我叫子牧。”少年答道。

    “子牧啊……你这个境界,好像不太高啊?”路平一如既往地耿直着。

    子牧泪奔。他的境界,何止不太高,放在这北斗学院的新人堆里简直就是渣。

    他的魄之力目前鸣之魄最高,六重天,也即是说,他现在还在感知境。这种程度的新人,在历年新人中都是稀缺品种。大多就是天武学院这样,有推荐名额,但最优秀的学生就是这种程度了。

    对他们而言,来四大学院当新人决不是鲤鱼跳龙门的机会,而是一次丢人现眼的机会。所有新人又不会上来就互报家底,为何子牧没人搭理?就是因为他的境界摆在那,这样的水准,有结交的必要吗?

    子牧郁闷啊!多少人期待的机会,搁他头上那就是个苦差。想想临行前院长对他说的话:“子牧啊,去了北斗,侥幸能留下,估计你也就不会回来了;留不下的话,你也一样别回来了,丢人。”

    连自家院长都如此嫌弃,子牧只能默默无语两眼泪。

    偏偏一旁的路平却还在讲:“你们怎么不让许唯风来呢?他比你可强多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啊!”子牧抓狂,“我们天武学院没有一个叫许唯风的。”

    *

    今天也先一章,明天还有些事,唉唉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