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是谁
    整个峡峰城的居民几乎都感觉到了大地的颤动。肉眼可见的,摘风学院背后的孤峰上出现了一道裂缝,那山,竟然突然分成了两半。

    发生了什么?

    房屋里的人冲上了街,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所有人都面露惊恐,远远望着这从未有过的惊人景象,听着那轰隆隆的巨响,在整个山脉间回荡着,绵延向更远方。

    守在山脚下的城主府密探和戍卫军士兵此时更加狼狈,山体晃动飞下了无数的碎石泥土,就仿佛一场暴雨,一时间伤者无数。他们可都称得上是修者,有些更有着贯通的境界,但就在山体裂开的那一瞬,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强大无比的魄之力,压制得他们丝毫动弹不得。

    这不是什么异象,这是有修者,用强横无比的魄之力劈开了这山。

    是谁?

    虽然对城主卫仲他们都无比尊重,但是此时,没有人把这事和卫仲联系到一起。因为他们清楚卫仲虽然强大,但劈开这一整座山峰却也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

    大概……是秦琪总长吧!

    站在摘风学院一棵大树下的家卫卫超,面色阴晴不定地如此想着。这与其说是判断,不如说是期待。

    毕竟秦琪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人,这样强横的力量属于他们一方的最好,如果不是,卫超很难想象他们可以用什么来抵挡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足以让整个峡峰城,甚至峡峰区遭受灭顶之灾。

    “卫超。这是怎么回事?我父亲呢?”正这时。卫超的身后。一个颤抖的声音说起话来。

    卫超回头,看到刚刚那一瞬被他护在了身后的小城主。

    卫天启脸色发青,眼神发直地盯着那道将孤峰一分为二的裂缝,颤抖着,希望快些得到一个解释,得到一个安全的承诺。

    “小城主,我们先离开这吧!”卫超说道,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如果这强横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己方。那么这在场的所有人,大概都将要开始逃亡了。而他此时所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保护好城主托付给他的卫天启,这或许就是卫家最终的希望了。

    “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卫天启却不肯走,朝着卫超吼道。

    “我也不清楚啊……”卫超无可奈何地说着。

    “我父亲还在那上边。”卫天启指着那两半的山峰说着,“我们能去哪?”

    “我要去找他。”说着,卫天启就要朝那山峰走去。他已经看清,他的父亲从来没有要舍弃他的心思,在之前那样的境地下也在处心积虑地想将他救下。这就是他可以仰仗的最大靠山,除此之后。他还能跟随谁,还有谁的保护能比自己的父亲来得更加可靠?

    “小城主!”卫超慌忙冲上去阻拦。“那边可能危险。”

    “危险?是什么危险?”卫天启瞪着卫超。

    “将山劈成两半的人,是敌是友,我们还不清楚。”卫超有些苦涩的说道。其实他的心里清楚,这人,是对手的可能更大。卫仲没有这个实力,而那个秦琪,听说也就是四魄贯通的境界。四魄贯通到底是个什么领域卫超没有体验过,但至少他们的城主就是。就算秦琪在四魄贯通上的修为比卫仲更为精进,他们秦家的异能流光飞舞更为霸道,但也不至于产生出这么大的差距。这山,是秦琪劈开,这仅仅是卫超的期待,非常非常渺小的期待。

    “这山……是人劈成两半的?”卫天启整个人顿时僵住,紧跟着立即更加张皇失措地叫道:“那我父亲呢?”

    卫超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遇上这样的对手,城主十有已经完蛋了。卫天启眼下好说也是双魄贯通的状态,竟然没有察觉到这山被劈开时那强横无匹的魄之力,可见他的心绪已经混乱到了何种程度。此时的他根本就和一个普通人无异,完全失去了一个修者应有的驾驭魄之力的本能。他最近连续受到的冲击实在是太多太大了。

    看到卫超不言语,卫天启顿时也意识到了什么。

    “父亲!”

    他高声叫着,忽然不顾一切地向着山脚冲去。不是他突然间就有了勇气,而是从卫超的沉默中所意识到的事让他产生了莫大的危机感和恐慌。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他快些找到卫仲,快些确认状况,只有卫仲带给他的安全感才能让他从这无尽的恐慌中走出。

    “小城主!”卫超慌忙追上去。

    “带我上山。”卫天启却对卫超发出命令。

    卫超不动。

    “你想死吗?”卫天启看了看左右,随手就从地上拣起了一把卫兵遗落的钢刀,向着卫超斩去。

    怎么办?

    卫超心中也是一团乱麻,用强击倒卫天启吗?这样的话会不会再对小城主造成什么刺激?正拿捏不定,却听当一声响,卫天启劈向他的钢刀已经被人先一步挡开,一人出现在了他们两人之间。

    “我带你上去。”那人对卫天启说着。

    “卫斩!”卫超叫道。

    城主府十二家卫,已经只剩下他们寥寥几人。他们或许就将是保护卫家血脉的最后希望,但是此时,卫斩居然要带卫天启去闯这险境,这让卫超感到十分不解,他不相信卫斩察觉不出自己已经意识到的状况。

    “已经都结束了……”卫斩回头对卫超说着,然后也不再多做解释,伸手带着卫天启,就向那山峰上跃去。

    都结束了?

    从卫斩的语气中,卫超听出了几分惨然,心底那尚在挣扎的最后一线希望终于沉得更深了,但他终究不肯彻底死心,立即迈步。跟在了卫超的身后。

    风越来越大。一前一后两人的脚步却没有半点停歇。终于,三人一齐登上了山顶。

    山风呼号。

    四面八方的狂风之中,秦琪独自一人站在山峰的另一半,低头望着那道裂缝似在发呆。

    卫超顾不上理会他太多,跳上山顶的第一眼,他就瞧到一人趴在山边,也一眼认出那正是他们的城主卫仲。

    卫超慌忙上前,但只近了几米。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已经可以感知到,躺在那里的那个人已经彻底断绝了生息。他们的城主,就这样死在了峡峰山的孤峰顶上。

    卫超看了卫斩一眼,卫斩没有说话,也没有流露出什么表情。他身边的卫天启却早已经冲了上去,口叫着父亲,将卫仲的尸体扶起后,然后才发觉卫仲早已经命绝。顿时张大了嘴,半天也没发出声来。

    “小城主!”卫超唯恐卫天启受这大刺激再出什么状况,慌忙抢步上前。又近了几步后,看清卫仲脖子上的伤口。显是被什么利刃一击断喉。

    路平?苏唐?西凡?郭有道?

    这些人所显露的身手中,都没有这样的手段,这种手法,似乎和某个人更加贴近。

    卫超没有说话,他看了卫斩一眼,杀人这种事,卫斩比他专业,所做出的判断也更加可信。

    卫斩却也不说话,只是眼角稍稍跳了两下。

    十二家卫之间的关系并不很亲近,但在很多时候,他们却都心意相通。卫超马上明白了卫斩的暗示。他没有回头,更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他不敢。秦琪的实力,远比他们这三个人加起来还要强,比他们整个城主府都要强,忍,是眼下他们唯一可做的。

    谁想他们刻意没去揭穿秦琪,秦琪却在此时主动说话。

    “是意外。”秦琪开口说道。他没有说得很明确,但是卫斩、卫超却都马上知道他在说什么。

    两人回头,望向秦琪,并没有什么怀疑。以秦琪的实力,秦家的背景,根本无需向他们做这种看起来欲盖弥彰的解释。他既然说了,那就只会是实情。

    “怎么回事?”卫超问道。他们这些还活着的人,终归得为死去的城主有一个交待。

    “郭有道,你们可以试着在山下找一找他的尸体。”秦琪说着指了个方向。郭有道几乎被他的攻击撕碎,更从这样的高峰上落下,这种状况不可能还活得下去。

    “还有路平、苏唐。”秦琪说到苏唐时,又换了个方向指了指。

    “还有两个没上来山顶的呢?”秦琪随后问道。

    “向东南方向跳走了,我们的人在追。”卫超说道,山底的人手就是由他指挥部署的。他们都还不知道,路平一行人从山缝中出来时,就多出来了一位。

    “东南方向。”秦琪向着那端看了看,然后似乎就要动身向那边去。

    “等等,应该还有一位吧?”卫超连忙叫道。

    秦琪停在了山边,没有回头。他当然没忘还有一位,这一位,可是带给了他最大的震惊。

    “还有一位,被人带走了,带他回家。”

    他说道。

    “带走他的人,叫燕秋辞。”

    说完,秦琪就从山边跃下,沿着近乎笔直的峭壁向着山底滑去。

    山顶的风依旧很大。

    卫超、卫斩、卫天启,全都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没动。

    将山一劈为二的人是谁,这时候还用去问吗?

    燕秋辞,这个名字足以压住他们心中迫不及待想要释放的一切情绪,让他们努力冷静下来,理智下来。

    还剩下的那一位,应该是叫西凡?应该没错吧?在他们的情报中,可从来没有重点强调过这个少年的存在。

    但是最终,竟然是燕秋辞亲自到访,然后,带他回家?

    那个西凡,是燕秋辞的家人?

    燕秋辞的家人,一直在被他们拼命地追杀?

    过了许久,卫超、卫斩都还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始终没从这件事中回过神来。

    卫天启却在此时轻轻放下了卫仲的尸体,他走到了山边,被狂风浇灌着。

    “小城主!”卫超看到卫天启的举动,回过神来,顿时大惊。卫天启这举动,不是被燕秋辞吓到要有轻生的念头了吧?燕秋辞是很可怕,但是,既然已经走了,恐怕就不会再追究什么,否则以他的实力,要灭他们不过举手之劳啊!

    卫超连忙就想向卫天启说明这个道理,但是卫天启却率先开口。

    “燕秋辞的家人吗?真是了不起。”他说着,语气平静。

    “所以我们现在还能活着,真是走运不是吗?”他回头,望着卫超、卫斩,居然笑了出来。

    “小城主……”卫超有点被卫天启的模样给吓到。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卫天启问卫超。

    “应该快些搜寻到这些人的尸体,将这件事做个了解,然后由小城主接任城主之位。”卫超说道。

    “可是我现在的能力,有多少人会服气呢?”卫天启问道。

    卫超无言以对,他当然很像说些漂亮话,但是眼下的情形实在残酷。城主身死,十二家卫折损大半,卫家的势力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最低点。偏偏卫天启这个继承者还没有足够的成长,没有实力,更没有人望。卫家对峡峰区的统治,真是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

    “总之,先将那些家伙的尸体找到吧!”卫天启说道。

    昨晚怒写三更搞得太亢奋了,一晚上也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真是痛苦,但是,还是要继续努力!晚上还有一更,必须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