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山崩地裂
    锁链叮当作响,刺耳,却又真实。

    卫仲没有亲临峡峰学院那场大考,但是他听说过这个状况。到场的家卫事后提出的报告中,没有漏过这个信息。

    不过那时路平已经拒绝了城主的相邀,并因此打伤了卫扬。

    这事,卫仲没有亲自去追究。

    他可是整个峡峰区之主,每天每时每刻要考虑的事是很多的,怎么可能将心思始终放在这么一个少年身上。因为好奇,想要见一下,在他看来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而少年既然不识趣,那么自然会有手下去处理,这在卫仲看来都是鸡毛蒜皮的事,何至于他要亲自过问?就连当时的家卫卫明,都不希罕特意去针对路平,只想顺手处理。

    不出意外的话,路平这个名字会很快消失在卫仲的记忆里,然后会在某次报告中,由某个属下顺带地提一句,微不足道的一句。峡峰城主府做事,还是很讲究有始有终的。

    结果,卫影丧命。

    再之后,卫重丧命,卫明丧命,十多名密探丧命,卫天启魂不守舍地逃回家。

    再然后,卫康丧命,卫虎丧命,卫青丧命,卫终丧命……

    城主府十二家卫,卫仲麾下最精英的队伍,像是秋收的麦子一样,就被这个他早该遗忘的少年,大片地割倒了。

    这时候的卫仲,只恨早先对路平的重视不够;这时候的卫仲,恨不得当初在城主府门口的时候就一拳打烂路平的头。

    而此刻,路平冲到了他的面前。他有机会打烂路平的头吗?

    锁链叮当作响。路平的拳头。早已经朝着他的头打来,卫仲却骇然地失去了反应。

    这锁链……

    他听到过这个报告,听到过一些猜想,有的,甚至说是峡峰学院院长巴力言的判断。

    锁魄?

    巴力言这个废物,他知道什么是锁魄?

    对巴力言的判断,卫仲不屑一顾。

    锁魄是一个传说,普通人可以听过传说。可以绘声绘色地讲述传说,唯独没有真实领略传说的资格。

    巴力言不是普通人,但在卫仲看来,他对锁魄的认识和一个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这种境界的修者,哪懂得这能封禁六魄的高级异能的可怕?也只有这种不知道销魄有多可怕的人,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有人能在锁魂锁魄的禁锢下施展出魄之力。

    但是现在,路平就在他面前,锁链就在他身前摇荡着,伸一伸手,仿佛就能抓到。

    这……真的是锁魄?

    这少年……真在锁魄的禁锢下施展出了魄之力?

    惊呆了的卫钟。就这样用他的脸,结结实实地吃了路平一拳。

    痛!

    极其的痛。

    强烈的骨肉碰撞。疯狂的魄之力冲击,卫仲只觉得眼前一黑,这种生理反应,他已经多少年未曾有过了?

    妈的,现在不是体会这个的时候!

    卫仲的脑中总算还有一丝清明,他飞快地运起魄之力,抵御着路平魄之力的冲击。

    脖子都快要被扯断了……

    卫仲的感觉清晰异常,对这种境界的修者来说,皮肉上撞击造成的外伤都不至于致命,怕得大多是魄之力对内部的冲击。但若连头都整个飞掉,这样的外伤,死上一百回也是足够。

    路平这一拳带来的冲击,就是这样的刚猛。卫仲一边运起魄之力抵御,一边不住地后退、后仰,消化着这一拳带来的冲击。至于脸孔五官迸出的鲜血,碎掉的鼻梁,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他根本已经顾不上了。

    但是,第二拳已经又来了。

    要躲,必须要躲!

    卫仲心中疯狂地告诫着自己,但是,怎么躲?

    他的身体,他的所有肌肉,都还在拼命消化着路平上一拳带来的冲击。这种时候他根本没有富余再做任何其他动作。

    死了……

    自己就要在这里死了!

    深深的恐惧浮上心头,卫仲从未和死亡如此接近过。

    但是就在他已经绝望的一瞬间,一道白光斩下,路平的拳,路平的魄之力,路平带来的所有冲击,都随着这记白光的落下,被中断了。

    秦大少爷!!

    这一刻,卫仲简直想给秦琪跪下,也顾不上去区别秦琪只是秦家二少爷而不是大少爷。在他眼中,这一刻,秦琪就是他的天。

    秦琪出手了。

    若不是路平身上突然浮现出的锁链让他心头一震,他的出手还会更早些。

    但是现在也不能算太晚,至少对于卫仲来说,这太及时了,他半点苛责秦琪出手有点晚的意思都没有。

    白光,在整个山顶爆散开去。风来自四面八方,这剑光,就迎向了四面八方,这一击竟比当时阻拦路平一行那密不透风的一击还要凶猛,还要强势,或许因为这根本已经不只是一击。

    路平的攻击被斩断了,锁魄的封禁向来由不得路平随意无视,只这一瞬就已经将其爆发出的魄之力强行封杀。

    西凡正偷偷地想要施展一个断痕,但是随即也破碎在了风中。秦琪这铺天盖地狂风一般的剑光,竟然连他这精之魄的异能攻击都给劈碎了。

    但是秦琪攻击的重点依然是路平,是郭有道,是这两个差一点点就将卫仲弄死的家伙。

    漫天的白光,向着二人聚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刚刚被锁魄强势镇压的路平,魄之力在这一瞬间一片空白,已经没有办法再做任何抵抗。他没有畏惧,只是有些失望了看向了苏唐,到底。两人还是没能一起活下去。

    结果一只手赫然又在此时抬起。郭有道。这个欺世盗名的所谓绝世高手。这个年纪很大却很少严肃正经的怪老头。他不知道有过怎样经历,他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秘密,所有人都看不透他,所以也根本不知道此时他到底怎样才会彻底倒下。

    手伸起,指连弹。

    可这也不过是不肯妥协的反抗,终究无法创造奇迹。郭有道和路平,终于还是被这漫天的剑光命中,推飞。

    鲜血撒了一路。两人直飞出山崖,剑光却还追逐着二人,而郭有道的手指,依然还在顽强地弹着。

    “路平……”

    苏唐早就冲出,早已经想和路平并肩战斗。她奋力地伸着手,奋力地奔跑着,想在路平飞出崖时拉住他。

    一起活下去或许已经是奢望,但是死前总还有一分,有一秒,一起活着的约定。终归还要算数。

    “去死吧!”

    被路平打到半死的卫仲,还没能完全从恐惧中走出。但是看到苏唐的举动,忽然就又有了力气。

    雷电!

    他一拳轰出,脸上充满了复仇的决心。他没机会亲手弄死路平,但是这样的话也很不错!

    交织的雷电轰中了苏唐,她本就应对不了卫仲的攻击。刚冲到崖边的她顿时也被这一拳轰出崖去,但是所飞的却和路平是完全不同的方向,她伸出的手,终究还是没有抓到路平。

    “哈哈哈哈!”卫仲狞笑着,苏唐最终那难过绝望的神情,让他充满了报复的快感。结果就在这时,那追杀着郭有道和路平的白色剑光,忽有一道变向,划破山风,划过山顶,划过了卫仲的喉咙。

    郭有道的手指,完成了又一弹,终于停止了动作。

    他破碎的已经不只是身上的衣物,他的整个身体都已经可以用破碎来形容。但是他的手依然扬起着,嘴角依然充满讥讽地挂着笑,仿佛是在告诉卫仲:收拾你这个废物,我一只手就够。

    咯咯咯……

    卫仲的笑声还在,但却只能从他割断了的脖子发出。这一次,他没有领略到死前的恐惧,因为一切都来得太快。秦家的流光飞舞,划断了人的脖子,人脸上的笑容却都来不及收起。

    鲜血满襟。

    卫仲就这样满面笑容的断了气,就这样被山风吹倒在地。

    秦琪愣了愣。

    郭有道有这样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在聚会场上观察地上的剑痕时,他就发现,他挥出的剑光,有一些被改变了方向,郭有道就是凭着这样的手段消化了一些要害攻击,从他的剑网中穿过。但是他也从那里看出,郭有道没有能力完全抵御住他的攻击。

    但是眼下,凭着这样一次对剑光路线的修改,竟然切断了卫仲的脖子,这让秦琪不免为卫仲感到遗憾。但是,也就仅此而已。这个山区城主,正如郭有道所鄙视的那样,在上层家族当中只是末流。在强盛的秦氏一族眼中,不过是个可有可无,随便都可以取代的鸡肋。

    秦琪的目光,在卫仲身上停留了只一秒,遗憾,也只有一秒。

    山峰顶上还只剩下一个人,对于秦琪而言,这位连对手都称不上。他甚至没有正眼去看西凡,也没有再做什么大张旗鼓的攻击,只是随手挥了挥剑后,先前那些铺天盖地之后还剩余的白色剑光,就朝着西凡飞了去。

    这样……已经足够了……

    西凡无法对对方的轻视表示什么,毕竟就只是对方随手做出的攻击,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单魄贯通和四魄贯通之间的差距,就是把这座孤独的山峰填进去都不够。哪怕他有一个了不起的异能,哪怕他的记忆深底还藏着那样的刀法,依然都不够。

    就这样了……

    西凡想着。

    院长、路平、苏唐,还有不知怎样了的楚敏老师、莫林,和那个小姑娘,希望其他人身上会有奇迹,但自己,只能这样了。

    山顶的狂风似乎都感受到了他的绝望,呼号声变得更大,更为凌厉起来,吹得整个山峰似乎都晃动起来。

    等等……不是似乎,山,好像真的在晃。

    西凡一愣,秦琪却已经一惊。他感受到的可不是山在晃,他感受到的是一股魄之力,强劲、速度都不输给他流光飞舞的魄之力。

    不,不应该说是不输,应该说比他强,远比他强……

    秦琪的心中情不自禁地就浮起了畏惧,他的双腿,情不自禁地就向后退了一步。

    轰!

    巨响,山崩地裂的巨响。

    不是形容,是真的山崩,是真的地裂。

    秦琪后退一步,就看到自己身前一道裂缝刹那间生成,强劲无比的魄之力齐缝喷出,如刀一般。

    山……成了两半?

    秦琪低头望着,黑漆漆的裂缝,阴冷冷的,从山顶的左端,清晰无比地连接到了右端。

    然后就在右端,一人轻轻巧巧地跳了上来,踏足山颠。

    黑衣在风中猎猎作响,长发在风中疯狂乱舞,腰间很随意地挂着一把刀,却连鞘都没有,如此狂风中,那悬着的刀却纹丝不动。

    来人很随意地瞥了秦琪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他的脚下。

    “既然你退了一步,我给你爹一个面子。”来人说道。

    而后,他看向西凡,说了六个字。

    “给我滚回家去。”

    只要写完了,马上就更,一分钟都不藏,就这么任性!所以,求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