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孤峰绝顶
    峡峰山脉有无数的高峰,但没有哪一座像摘风学院背靠的这座一样,是一座孤峰。矗立在峡峰山脉的边缘,四面尽是拔起的悬崖。凌冽的山风从四面袭来,呼号作响。

    郭有道站在山崖边,他的身后是紧跟着他跳上来的路平、苏唐和西凡,他只来及阻止了楚敏,这让他不免有些遗憾。这倒不能说郭有道厚此薄彼,不看重楚敏带着的凌子嫣和莫林。只是那两人,一个和摘风学院全无关系,再一个,不过出于一个荒诞的原因莫名加入了摘风学院,和学院的关系也是寡淡的很,总比不了路平他们三人来得深厚。

    而这三人,可还是摘风学院这不长不短的二十余年生涯中最有潜质的三名学生,结果现在,却要和他一起葬身在这孤峰之上了。

    四人的对面,另一边的峭壁前,秦琪、卫仲。

    两人都没有急着出手,显然清楚这是个什么境地。在看到一行人跳到山顶,看到最前的是郭有道,两人都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

    “郭院长,久违了,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呢!”卫仲笑着开口道。

    “呵呵,还真是巧啊!”郭有道笑着,眼神却不经意地落在秦琪的身上,然后就马上发现秦琪那握剑的左手微微动了动,剑未出鞘,但他已经随时做好了准备,郭有道这么一个细小的眼神都引起了他的戒备。

    这一次,怕是很难有空子钻了。

    郭有道心下叹息,不说此时自己状态不在巅峰。就算是。他对秦琪这个年轻人也很是顾忌。偷天换日固然神奇。却不是一个有杀伤力的异能。面对同等境界的对手,这一点很难靠其他手段来弥补。若只是一个卫仲,郭有道颇有信心周旋一番,但是秦琪,郭有道就有些吃不下了。二人联手,那更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我卫家在这东南一隅经营多年,郭院长真以为这峡峰山脉里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吗?”卫仲满是讥诮地看着郭有道。

    “呵呵,偏安一隅。听口气还挺骄傲的。”郭有道心知自己这次是栽了,没想到自己在这后山研究出的退路,这卫仲竟然早就知道。但是到了这境地,心里没辙嘴上也要讨些便宜,这满含讥讽的一句话,对卫仲来说可是相当诛心。

    有点势力的家族,都希望自身更加壮大。玄军帝国有秦卫梁顾四大家族,那一门卫氏家族,在玄军帝国是多么的光彩荣耀。可怜卫仲家族,同是姓卫。却和那豪门卫氏全无关系,只能偏守这贫瘠的峡峰山区。不是他们没有更大的野心。只是自身实力有限,只能安安分分地将自己这点势力一代代的传承下去。

    对于很多普通人而言,能制霸一方,哪怕只是峡峰区这样的贫瘠山区,也是相当强横的实力了。但到了卫仲这个级别,眼界不可能再像这些寻常人,自然也是更高层面的眼光。而在这一层面上,无论家族的血脉,还是统治的实力,卫仲一族都相当的渺小,在整个大陆足可以倒数。郭有道的讽刺,真是相当地切中要害。卫仲的脸色当时就变得铁青,看了一眼身边的秦琪,若这位总长再没有话说,他可就要立即动手了。

    “赶超四大学院的郭院长,我们这是第一次相见吧!”秦琪这时终于开口讲话。

    “你见我是第一次,我见你可不是。”郭有道淡淡地说道。

    秦琪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说话的口气,却还是带着些客气:“敢问是何时?”

    郭有道笑笑,却不回答。

    秦琪也没有在这上过分的纠结,看郭有道不打算说,当即就又换了个话题:“还有一事想向郭院长请教。”

    “请教不敢当。”郭有道随意地挥着手,动作间魄之力已经悉数调备,但是秦琪提剑的左手,又在此时微抬,右手四指也是微颠,郭有道顿时知道,这个年轻人真是一点空当不漏,挥动的手,很自然地就又落了回来。

    “志灵城,我那个不成器妹妹的贴身丫鬟,死后尸体被人劫走。听说当日郭院长也在志灵城,这事,应该有耳闻吧?”秦琪说道。

    “当然,听说是盗,好可怕!”郭有道说。

    “据目击者称,当日,这个所谓的盗乔装成志灵城护卫一队的士兵,伺机劫走了尸体,这个手法,我怎么觉得和今日郭院长乔装峡峰城主府密探,在摘风学院聚风场上伺机而动的手法极其相似呢?”秦琪说。

    “哦?我有动过吗?我怎么不知道?”郭有道连连摇头。

    “在下亲手制造的剑伤,还是可以认得的。”秦琪望着郭有道满身的伤口说道。

    可怜郭有道一身的碎布,此时在四面山风上早已是衣不遮体。听秦琪如此说后故作惊慌地遮掩着要害:“居然偷看老头子的身体,真不要脸。你到底想干什么?”

    即使清楚眼下生死悬于一刻,路平几个依旧忍不住对郭有道的无耻流露出惭愧的神色。就连秦琪,面对这样的胡搅蛮缠也不禁皱了皱眉。

    机会!

    如此滴水不漏的局面下,这样一丁点情绪的变化和起伏,就已经成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仿佛专心遮掩身上要害的郭有道,就以如此羞人的姿态突然暴走。

    山顶四面是风,此时的郭有道就好像也是风。他的身影忽然消失,忽然出现,竟然就已经到了秦琪身边。

    轰!

    仿佛天雷落顶,一声巨响,一道雷光在卫仲的狞笑声中绽放。没有人看到他出手,这道雷光就好像是早就埋伏好似的,郭有道的身形刚刚踏足秦琪身边,就已被电光所笼罩。

    果然是……没有破绽啊……

    雷光中,郭有道的身形彻底萎靡下去,佝偻在好像就一下子老了百岁,脸上也全是倦意。

    秦琪的脸上此时已满是寒意。之前客气的问询再得到这样的答复后,他也不准备在继续下去了。一道白光自他手间滑起,就要朝那雷光中斩落,一道疾风突得向他身前袭来。

    是风?

    还是音?

    秦琪横剑封挡,顿时发觉这一击所带的,竟然不只是一道劲风,劲风中所含的是无所不能的穿透性。他这自命已经足够稳固地防御一击,竟被飞速渗透着。

    流光飞舞的速度实在是快,只这瞬间竟还能大花功夫去化解。细密的白光交织成片,将这穿透性极强的攻击抽丝剥茧般化解掉,一道人影却已在此时从他身前抹过,自那雷光中硬生生地将郭有道给扶了出去。

    “找死!”卫仲已经看到是路平在出手。这几人,只有郭有道让他们还忌惮几分,除此就是三魄贯通的楚敏也完全不放在他们眼里,更别论其他几个少年。路平虽然在他们看来有一些古怪,但用实力碾压却依然足够。路平刚从雷光中将郭有道抢出,新的雷电,就已经挥斥到了他的面前。

    雷电的速度,是路平仅能判断,却无法应对的。此时也只能尽一尽人事,竭力向前冲着,竭力挥出拳去。但是凭他此时的魄之力,无论如何也无法穿破这电光火石般的攻击。

    谁知郭有道就在此时再次打起精神,挥起右手。

    “就凭你这种废物,我只剩下一只手都足够。”嘴角挂着的,满是轻蔑的笑容。郭有道右手五指连弹,那闪烁着扑面而来电光竟都纷纷改变了方向,好像一张网,突然就露出一个极大的缺口。

    连路平都没反应过来,竟然就已经从这电光中穿过,他那只是意气用事的一拳,竟然就这样直接轰在了卫仲的胸口。

    卫仲身形踉跄,连退了数步,一脸的不信。

    路平的拳,对他所造成的伤害其实还不如之前那硬收雷电所受的反噬,但是这一拳中所受的侮辱,却更深地刺伤着他。

    眼见郭有道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却这样居高临下轻蔑地望着他,卫仲心中的怒火已经完全无法抑制了。

    “老东西!”

    卫仲怒吼着,再度出手。他很清楚,平等对敌,他恐怕远远不是郭有道的对手,但此时的郭有道已是强弩之末,他倒要看看郭有道可以化解他的攻击多少次。

    雷电,再次闪动。

    郭有道脸上,依然满是轻蔑。

    “这次,就一根手指好了。”郭有道说着,只是懒洋洋地提起了一根手指。

    路平早已经察觉他扶着的郭有道的身体越来越重。是只用一指手指就够?还是郭有道此时的魄之力只能驾驭得了一根手指?

    路平不知道,他只能冲上,拼尽全力地冲上。

    耀眼的电光,果然没能再像上次一样被彻底撕裂,顷刻间就已将二人吞没。

    “去死吧!”卫仲脸上尽是残酷的笑意,结果就在这时,电光中突然响起叮叮当当的声响,似有形质的铁锁,一下一下地跳动着,电光,一簇一簇被弹得碎粉。

    路平,和他的拳头,又一次冲到了他的身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