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逃
    石缝里还有人?

    路平几个都是一惊。虽然躲到这里来以后一定程度上放松了戒备,但是石缝的面积毕竟也不算很大,这样的距离里,有人存在他们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可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郭有道看着众人吃惊的神情,又是露出得意的神情:“简单教了一两手,看来很有效嘛!”

    随他话音落下,石缝深处那人总算走了出来。一副怯生生的模样,但在看向路平和苏唐时,眼里却全是感激。

    “是你!”

    所有人马上认出来了,走出来的这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可不就是秦家小姐秦桑的背剑丫鬟吗?路平、苏唐和城主府卫明、卫重一行人在志灵街面上大打出手,可都是为了救这个其实与他们并不相干的小姑娘凌子嫣。

    但是凌子嫣的精神看上去也不太好,走出来后一直一手扶着石壁以作支撑。

    所有人望向郭有道,这事,当然还是得靠郭有道来做出解释了。

    “想让她逃离她的处境,死,是唯一的办法。”郭有道说道。

    凌子嫣当时什么处境?路平、苏唐这两个拼了命去帮手的家伙其实并不完全清楚,只是纯粹地看不下去而已。而对家族、势力之间的斗争有一定认知的修者,却都很快就能理清了当中的关键。

    凌子嫣显露出的身手让秦家有了危机感,而其他势力,则会把这视作一个可以用来要挟秦家的武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凌子嫣就这样成了一个漩涡的中心。除了死。确实没有可以完全化解这一漩涡的方法。

    “所以,当时那个人是你?”路平问。

    “没错,杀人的是我,救人的也是我。”郭有道说道。

    “但我当时确实觉得她已经死了。”路平说。

    “偷天换日而已。”郭有道言简意赅。一个可以让整个大陆的高手强者都产生误解的异能,这点事,在他看来显然不值得大书特书。

    于是接下来,所有人也明白郭有道为什么要说推荐信还是少一封。凌子嫣只要还没死,就随时可能再落入漩涡。她同样也需要四大学院的庇护。

    凌子嫣显然也听到了这些人之前的对话。她和这些人都只是萍水相逢,素不相识,已经得了他们极大的恩惠,哪里还敢在这里和他们争夺那不够的推荐名额。

    “我……我不用的,真的,谢谢……”凌子嫣有些慌张地推辞着,却又说不出什么有力的话来,只是急得汗都下来了。

    楚敏从郭有道的目光中,却已经读出了些许意味。

    “把她交给我吧!”对于郭有道流露出的意图,楚敏非常满意。不错,她非旦不需要寻找什么庇护。反倒是可以反过来保护个把人。

    “嘿嘿。”郭有道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他早知道这样的安排才最符合楚敏的性格。

    这边已经安排妥当,郭有道随即示意那四位上来拿推荐信:“随便抽吧,抽到哪去哪。”四封推荐信,所指向的可是四家不同的学院。

    路平和苏唐互望了一眼,这样的分离,对于两人来说当然是不大情愿的。

    “我们就这样逃走了,那学院呢?其他人呢?”西凡忽然说道。

    郭有道看了西凡一眼,更最后,目光却是更加严肃地落到了路平身上。

    “路平,你要记住。”他甚至直接点了路平的名字,“对于一定要保护的东西,流露出强烈要保护的意愿,这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作法。有时候,你甚至需要离她更远一点。”

    对路平,他显然意有所指,大家都知道他在指的是苏唐。

    而这话,差不多也算回答了西凡的问题。

    大家很快就都明白了郭有道这话里的道理:自己太过于重视的东西,落在对手、敌人的眼中,会对他们制造伤害。

    “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力量,那就又令当别论了……”郭有道说到这话的时候,拳头微微地握了握紧,眼神不由地向着山底下的摘风学院望了一眼。

    “难得我会遗憾,我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那个盗。”郭有道的神情,竟然有几份之落。在之前提到自己欺世盗名让人误解为五魄贯通而畏惧时,他可没有半点惭愧的意思,满脸都是得意。可是现在,他却对此有些失落,有些懊恼,因为他到底没有真正的实力,所以此时他没办法站出来保护到摘风学院,当两个四魄贯通的强者站在他面前时,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对手。

    “就这样吧!”郭有道站起身,深吸了口气。

    “你们走了,摘风学院就不会有事了。”他这样说道。

    谁想话音刚落,就听轰然巨响,山底下的摘风学院当中,巨大的灰尘形成了一个蘑菇云冉冉升起。郭有道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然,其他人纷纷冲到石缝边向下望去,距离远,看得并不太确切,但毕竟是他们生活过很长时间的地方,只看个大概也能判断。摘风学院的摘风楼在这片灰尘升起后已经不见,留下的只是一片废墟。

    摘风学院的主楼都已经被推倒,摘风学院不会有事?显然这只是痴人说梦。

    “快走!”境界最高的郭有道显然又感知到了什么,只见他一抖手,四封推荐信就已经被他塞到了四人手中。

    “往上,继续仔细跟着我。”郭有道纵身就从石缝中跳起,继续沿着山壁向上跳跃起来。一滴又一滴肉眼可见的血珠,伴随着他的跳跃在风中被吹散。

    “快!”楚敏催促了一下几人,而她一手拎起一旁的莫林,一边冲过去将凌子嫣拉在了手中。

    高处山风更大,楚敏此时已是一心四用,一手拎了一人,一边自己向上跳着,一边还要照应西凡不要被风吹走。

    在石缝中这片刻的休息并不足够,所有人都在咬牙坚持。好在这里离山顶已经没有太远。眼见山顶就只一步之遥,郭有道稍松了口气,最后一次提气,一跃而上,面色却立即阴沉下来。他慌忙回头,但是路平、苏唐和西凡却已经飞快地接踵而上,只有最后一个的楚敏,看到了郭有道那制止的眼神,张开的手掌中,更有一道阻挠她向上的魄之力推来。

    楚敏心知不妙,这跃上山顶的最后一步硬是没有踏出,强行扭转,身形直向下坠去。慌忙驾驭起气之魄卷起飓风,奈何眼下她一次带了两个人,重量已经超出了她可以御风飞行的极限,身形依旧极快地向下坠着,离地越来越近,楚敏甚至已经看清,山脚之下,城主府的密探和戍卫军的卫兵早就严阵以待。

    楚敏目光飞快转动着,一眼瞥到斜下方的山壁上,一颗不大的苍松顽强地从石缝中挤生出来。

    “自己小心。”楚敏对手中的莫林交待了一句,随即一扬手,风卷着莫林已被送出,不偏不斜正朝着那松树上落去。但这突出其来的一下,莫林也毫无防备,郭有道交给他的推荐信,竟被这风给卷了去。莫林慌忙伸手还是没能抓到,眼见那信随着楚敏一路带来的风在山壁间不住地飘荡着,落到树上的莫林透过树叶的缝隙忙向楚敏他们看去,就见楚敏带着凌子敏继续坠下,一道疯狂的飓风已然卷起,掀得山下众人眼都睁不开,显然是帮莫林在掩饰行踪。

    于此同时,减去莫林重量的二人,下坠的身形也终于在这狂风中渐渐止住,就在落地前的数米,忽得一个变向,竟驾着这风,沿着山壁向另一个方向冲去了。

    “朝那边去了!!”城主府的人马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不住地呼叫着同伴,聚集着人手,向着飓风卷去的方向追去。

    山脚下赢来片刻的安静,一段距离外却已有人头攒动。莫林知道自己脱身的机会就只在这一瞬,顾不上多想,贴上这几乎笔直地山壁,立时也下滑去。

    体魄不强,本就重伤的莫林,这一摔更是伤上加伤,但硬是咬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抬头看了看,那推荐信犹自贴在山壁上飘荡着,莫林却实在没有时间去等它落下。回忆着之前树上观察到的城主府人马的去向,选了个方向,立即跌跌撞撞地朝着那边跑去。路上依旧忍不住回头,向着山顶上望了一眼。

    他的冲之魄只有二重天,看不清山顶有什么,但他知道,那里一定有事发生,这才导致楚敏临时改变了方向,重向山下落来。而随后楚敏带着凌子嫣为他引开了守在这里的敌人,难不成到最后,活下来的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莫林丝毫不觉得庆幸,但也丝毫不想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他在摘风学院中疯狂奔跑着,他并没有在这里生活多久,但对地形却异常熟悉。这可是他初到摘风学院时,为了刺杀路平所做的勘探。

    活下去啊!

    回想自己那场失败的刺杀,莫林心中,默默祝福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