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抹杀!摘风学院
    原本已经要冲上的城主府人马,顿时又都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对方到底是不是在虚张声势,到底是不是真的盗,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人马上去考虑。但是秦琪刚一交手就被对方给扔出去了,这可是绝对的事实。

    没有人会质疑秦琪的水准,他的实力可不是靠家族名声吹出来的。玄军帝国境内三家被院监会灭得连渣都不剩的暗黑学院就是最有名的力证。尤其名为悬左的那一家,据说实力足可以挤身大院学院风云榜前三十,但在秦琪二十五岁,四魄贯通境界初成那年,单人单剑就把悬左学院给灭了。

    一人灭一院。

    秦琪拥有的是这样的实力,但是现在,交手只一合,他就被对手给扔出去了。

    这让他的对手顿时也有了实力的佐证,已经不需要借用什么名头才能吓到别人。全场这些境界多在二魄贯通、单魄贯通甚至只是感知境的密探、士兵,谁人敢动?

    没人。

    包括卫仲,他可没打算因为对方扔回了他的独子就放水。只是收招的反噬让他受伤不轻,怎么也得缓过劲来。但等他魄之力调整过来,就见秦琪已经被人扔出,正准备立即上前的他,顿时和他的部下们一样踌躇起来。

    对方却没有再说什么,领着路平一行人就要离开。脚步不慢,但是却也未见有多匆忙。

    密探和士兵们不动,都望向卫仲,卫仲也不动。望向了秦琪。

    秦琪刚刚落地。脸上的神情看起来阴晴不定。很显然刚才那一回合也带给了他不小的震动。聚会场上忽然又恢复了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

    秦琪略略低着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但是卫仲捕捉到了他变幻的眼神,秦琪,是在观察着什么。

    他在看什么?

    卫仲没有问,示意几名手下过来照顾早就吓晕过去的卫天启,迈步走向了前。

    秦琪身前的地面。是方才他和对方交手一合的战场。他那凌厉迅疾的剑光,在地上留下了许多清晰无比的刻痕,有些地方的泥土甚至整块的翻起,聚风场的泥土地可并不怎么坚硬。

    卫仲注意秦琪的目光,发现他多数再看的,正是这些翻起的整块泥土。

    这有什么特别?

    卫仲不解,却也看不出丝毫端倪,他就这样候在一旁,直至秦琪抬起了头。

    他的神情又恢复了最初来时的模样,没有看卫仲。而是回过头去看了看聚风场上那些依旧惶惶在摘风学院师生们。

    没有人看清他做了什么动作,但是一道白光的剑光。忽就从这里朝着摘风学院的师生们飞去。人群这才刚刚响起尖叫,那白光就已经从人群中直切过去,竟然贯穿了整个聚风场。

    师生们面色惨然,这秦琪总长是要对他们下杀手了吗?虽然地处偏远山区,但秦家人近千年来的狠厉,早已经传遍大陆的每一寸土地。

    所有人甚至都不敢偏头去看,那白光走过的地方,在他们想来早已经是残肢断臂,鲜血淋漓,他们这些人,哪有能力抵挡秦琪的一击?

    但等有人终于忍不住向剑光走过的地方看一眼后,却立即呆住。

    剑光走过的线上,吓傻,吓哭,吓到瘫倒在地的都有,但是唯独没有人受伤。剑光在地上划过一道深深的切痕,却一点都不笔直,曲曲折折地,自人群中穿过,将聚分场切成了两半。

    如此速度的攻击,竟然还控制着剑光从所有人缝中穿过?这个……是因为刚刚被人轻易地扔出,所以展示一剑向大家证明点什么吗?

    所有人都不知秦琪这一剑的意图,齐齐望着他。

    秦琪的剑已经回到鞘内,随即开口讲话。

    “都散了。”他说道,“从今天起,再没有摘风学院。”

    什么?

    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摘风学院的师生,听到这话终于哗然了。

    秦琪是院监会总长,他这话意味着什么,所有人无比清楚。

    摘风学院,竟然是要被取谛了。那他们这些人呢?通过学院赋予的身份,可能的前途和未来,就在秦琪这一句话间统统都被抹杀了。

    凭什么?

    有人想问,但是看到从他们人群中划过的,深不见底的剑痕,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卫仲欣赏着摘风师生听到秦琪这话后的各种反应,有茫然的,有委屈的,有敢怒却又不敢言的,但是到底,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多说一个字。

    终究不过是些小人物。卫仲冷笑着,心情总算略微舒爽了一点。别看这只是秦琪一句话的事,但他卫仲作为峡峰区之主,却没有能力做到。即便武力剿灭摘风学院对他而言轻而易举,但他根本不敢轻易下此决定。摘风学院再小,可也是玄国帝国,乃至大陆学院风云榜上记录在册的正规学院。

    但是院监会总长这一句话,可比他大兵包围了摘风学院还有效,还要来得彻底。

    “还不快执行秦琪总长的命令?”卫仲瞪着一旁的手下。

    “一个时辰内,我要这里成为一片平地,有违抗者,杀。”卫仲此番命令的下达比起之前可就自信多了。之前对上学院,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踏实。学院势力的错综复杂,出身学院的他还是有相当了解的。他这趟针对摘风学院的行事已算嚣张蛮横,却多少还守着一点分寸,就这,都是欺负摘风学院确实很渺小了。

    这样渺小的学院,他敢欺负,身为院监会总长的秦琪就敢一句话给抹杀掉,对此卫仲一点都不意外。下完令后扭头一看,秦琪已经不准备在这里多做停留,已经向着路平他们一行人离去的方向追去了。

    果然,归根结底在那帮家伙,还是不能就这样放过啊!不过想到当中那位的实力,卫仲还是又犹豫了一下。但是他很快想起秦琪之前的一系列举动,先是观察了那地面好一会,这才取缔了摘风学院果断追去。秦琪,恐怕已经发现了什么,这一次,应该不会再吃亏了。

    一想至此,卫仲决定还是赌一把秦琪的判断,真要就这样放任那几个家伙逃去,可也会令他这个城主大失威望。

    秦琪、卫仲两大高手一前一后的追上。离开的路平一行人,却还没有离开摘风学院。只是在离开了聚会场后,移动速度明显加快,莫林同学说不得又得寻求一点帮助了。

    而一行人去往的方向,却是摘风学院所倚着的峡峰山壁,在所有摘风学院师生的认知中,这边高耸入云的峭壁可不是一条出路。

    “老郭,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望着头前领路那位,路平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叫谁呢?先跟我走。”对方应道。

    “你穿错鞋了。”路平说。

    对方脚步没停,但明显低头看了一眼。

    穿错鞋吗?说起来是这样,但事实,应该说是穿对了才对。

    摘风学院的院长,当然要穿的是他一直有穿的鞋,只是要做盗的时候,看起来是忘了换了……

    蓄力,准备三月争一争月票,大家觉得如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