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又来了一位
    摘风学院的聚风场,名字叫聚风,其实这里实在没有多少风。/

    场子周围的树木生长的很好,将吹到这来的风悉数挡在了外面,留给场内的,只是一阵阵枝叶摇曳的沙沙声,倒也十分有趣。

    此时的聚风场很安静,枝叶摇曳的沙沙声变得越发地清晰,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还有心思去体会这平日里会觉得有趣的景象。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于一点,望着场上的某一个人。

    盗。

    当世六大强者之一的盗。

    望着他,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就紧张起来,呼吸、心跳,都变得特别沉重。

    卫仲本是这场上的最强者,四魄贯通的境界,让他可以睥睨全场。谁都知道,魄之力的境界越往高走,两个贯通境界之间的实力鸿沟就越大。三魄贯通的楚敏在卫仲面前的表现,也仅仅是做出了威胁不大的一击,和单魄贯通的苏唐、西凡,双破贯通的莫凡区别实在不大。

    所以此时的卫仲,他的模样,和场上的任何一位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五魄贯通的强者,面对他,只会比他碾压路平他们还要轻松。这可是会让整整一个帝国都有所忌惮的强横,仅仅凭他,亦或是他的城主府又如何能够抗衡?

    遇到文歌成那样的奇人,他尚有拉拢的心思。可是面对六大这种级别的强者,他却连上前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很清楚,他完全不够资格。

    而现在。如此强者。似乎是站到了他的对立面上。卫仲的心中已是一团乱麻。绝对碾压的实力。让经验、计谋,统统都显得特别无力。他就和场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小角色一样,这样畏惧地看着,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盗却没有看他,由始至终,他都根本没有回头看过卫仲哪怕一眼。当世值得他正眼去瞧的,或许就只有五个人。

    但是眼下,他却扫了另外五个人一眼。被卫仲击倒的,路平他们五人。

    “走。”他说。

    语气寻常,如此包围之中,他说走就要走,完全是视所有人于无物了。

    五人挣扎着起身。

    因为卫仲要分击他们五人的缘故,削弱了威力,五个人虽被击倒,但是至少还能再度站起来。状况比较糟糕的是莫林,因为不具备力之魄的缘故,他的身体素质比起一般修者相差太大。其他四人都起来了,他挣扎了两下后。却趴会了原地。

    “怎么样?”西凡赶过来问道。

    莫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力支撑。西凡刚要去扶,已经有一只手伸过来,将莫林直接拎起,西凡回头一看,是楚敏。

    路平和苏唐也都已经起身,两人看了看盗,又互相看了一眼。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位强者。前次出现,他盗走了凌子嫣的尸体,随即消失不见,到底有什么用意,完全揣摩不透。

    今次,他再度现身,这次立场看起来就很分明了,显然是要帮助路平他们脱困。这六大强者之中最神秘,最不为人了解的一位,又是处于何种目的要帮他们呢?

    会不会?

    苏唐的眼神,路平马上读懂,她在怀疑这个神秘的盗是不是和他们逃离的那个神秘组织有关,现在终于锁定了他们,否则实在想不通如此强者和他们怎么会产生交集。

    路平却摇了摇头,他意识到了一个状况,但是眼下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他们就这样跟着盗向外走去,原本紧密的包围,看到盗迎面走来下意识地就向两旁闪让。他们甚至都没去向卫仲寻求指示,这是他们的本能做出的举动——畏惧的本能。

    包围就这样裂开,仍由盗引着路平他们穿过。有人这时总算意识到应该看一下城主的意思,但是偷眼望去,看到的却是一个他们平素从未讲过的城主,六神无主,呆若木鸡。他们顿时知道,这事,还是就这样默默无闻的进行吧!问城主意思,那就是让城主难堪啊!

    就这样吧……

    城主府的人心里再有不甘,此时也没人敢站出来说话。他们目送着路平他们走出了包围,但是随即却又一愣。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完全集中在了盗身上,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在他们的包围外又来了一个人,此时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但是却正好拦在了盗和路平他们一行人的去路上。

    这人……

    所有人仿佛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一个敢拦住“盗”去路的人,难道是?

    又一位六大强者吗?

    不少人心中就是如此想的,这种传说级的人物,竟然让他们在这偏远的峡峰山区一次就见到了两个?

    这一刻,好奇战胜了恐惧,很多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向这位不知何时出现的来客。

    来的是一个人,一把剑。

    人是白的,剑也是白的。

    只是在衣襟、袖口、下摆这些边缘的地方,却又镶着一层银边,让这一身行头顿时又显得有一些不凡。至于他的剑,雪白的剑鞘,这本身就已经是极其少见的了。

    抢眼的行头,让人拼命猜测着他的不凡。但是城主府的个别密探,却觉得这一身行头好像也不是十分特别,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在所有人都心存疑惑的时候,好像消失了一般的卫仲,尽然大步流星地走了上来。

    但是他终究还是没敢走近盗,只是没将自己继续藏在人堆里而已。他走出来,就这样远远的,向着那个白衣白剑的人略施了一礼。

    礼不大,但是,能让统辖一方的城主主动问好的人,身份地位已经可想而知。卫仲,显然是认识此人的。

    正在这时,也终于有密探意识到了那似曾相识的服色是怎么回事。

    “那个……不是院监会的装束吗?”

    峡峰区只有两家学院,是玄军帝国唯一一个没有设立院监会的辖区,所以这边的无论山民还是学院学生,对院监会真的没什么了解。但是城主府的密探总有些走南闯北执行任务的,院监会的制服,他们总归还是认识的。

    白,正是院监会制服的主色调,但是如眼前这位,全身是白,唯有那么点银色装饰边缘的服色,他们却都没有在任何一位院监会成员身上看到过。

    这人,如果是院监会成员,无疑是很特殊的一位,再看到连卫仲都在向他主动问好,一个名字,顿时已经跳进了很多人的脑海。

    而来人,也在这时报上了名号。不是对卫仲,也不是向他们,而是冲着他拦住去路的那几位。

    “院监会,秦琪。”

    *

    初二了。。成家的人都懂的,接下来两天更新不能完全保证,和大家招呼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