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五十章 失误
    卫斩和卫终的配合从来都很默契。[这样的包抄,在这条隐秘的路线上两人不是第一次进行了。大约会在哪里和对手交锋,卫斩心下有数。一路追上来时,心里也已经做好了多种盘算。但是临到跟前,却迟疑起来。

    他清楚卫终会先他一步,此时应该正待他的支援,但是前方,未免也太安静了吧?自己一路尾追可一点耽搁都没有,双方的战场就算有所转移,也不应该离这里太远,何至于一点动静都感知不到?

    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浮上卫斩的心头,他紧贴着山壁,十分小心的向前探出头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卫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卫斩立即缩回了头。

    卫终,已经被干掉了吗?

    卫斩的心跳突然加快。对方是有五人之多,但大多境界都不高。卫终一人或许难敌五人,但是稍稍支撑个片刻等到卫斩追来两人都觉得没有问题,所以两人才会放心大胆地进行这样的包抄。

    可是现在,卫斩没有来迟,卫终却已经在这短短的片刻倒下。掌握着“浮光掠影”异能的卫终,连这么一会都支撑不了?对手的实力,似乎远超他们两人的预计。

    紧贴着山壁,平复了一下情绪,卫斩又一次把头探了出去。

    他没有感知到什么异样,对手留在这里埋伏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但他依然是小心谨慎地将这个地段对手可能埋伏的几个地方细细观察的一番。这些地方,可都是他们两个多次伏击得手的位置,眼下却成了卫斩心中的顾忌。

    几经确认后。卫斩终于稍稍松了口气。从山壁后闪出。连忙走到了卫斩身边。

    死亡已经确认无疑,致命伤是打断脖子的一击。可是这之前,卫终就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卫斩发现他的脊骨都是碎的。

    从卫终的姿势,还有地上的血迹,卫斩很快判断出卫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上被人打碎的脊骨。卫斩扭头,望向一旁的山石,正是卫终之前隐蔽的位置。

    山石被打穿的小孔犹在。卫斩上前看了看后,脸色也变。他的判断和当时的卫终如出一辙。这山石,击碎容易,击穿却难,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攻击的威力,至少是在他们两人之上的。

    卫终身上没有这一击留下的伤口,他无疑是躲过了这一击。卫斩凭借对卫终的了解,很快判断出了他躲避的方式,更在山石上找到了卫终当时留下的掌印。

    回头。再望向卫终倒毙的地方,卫斩的神情变得更加严峻。

    击穿山石的这一击固然凌厉。但是紧着击倒卫终的一击却更加可怕。从山石后到卫终倒毙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多少距离,这一击来的快,更重要的是很准,一击就把卫终给拿下了。

    浮光掠影呢?卫终没有施展吗?

    卫斩并不这样认为。击穿山石的那一击已经足够引起卫终高度的重视,这种情况下,闪身躲让,他怎么可能不施展浮光掠影?也就是说,对手在他施展了浮光掠影的情况下,依然如此准确的一击致命?——击碎脊骨的一击虽然没有让卫终当场毙命,但也确实算是致命一击了。

    居然可以看穿浮光掠影。

    城主府目前所掌握的五人情报里,有关这一点可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卫终为此付出死的代价。卫斩呢?他虽推断出了这一结论,但是对方依靠的是什么能力看穿的浮光掠影,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眼下的他,也不敢继续紧追了。片刻间就能将卫终解决的对手,他就算追上了,也只能是送死。

    需要重新部署一番了,卫斩开始重新盘算。他没有因为卫终的死而有多悲伤,他更多的还是意外。对于死这个结果,无论他,还是卫终,都早有心理准备。

    杀人者,终被人杀之。

    城主府的家卫中,像他和卫终这样专职杀人任务的,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是善终。

    在这隐蔽的山间又逗留了一会,卫斩才继续走下去。他不敢再紧追,但还是期待掌握对手的踪迹,他希望追踪对方五人留下的痕迹来判断这一点。

    但是这一次,他失望了。

    之前会留有痕迹,显然是对方以外这条路径足够神秘、隐蔽。但是在遭遇卫终后,他们终于不在这么以为,在之后的一路,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卫斩没有忘了,对方五人中有一个他们的同行,对于杀人,对于隐蔽自己的行踪那也是很有几分专业的。

    就这样,卫斩沿着这路穿进了峡峰城,可是路平五人去了哪里,却毫无头绪。

    卫斩不敢有丝毫怠慢,匆忙将眼下的情况送出,报告给城主卫仲知晓。

    摘风学院,依旧是六层的院长室,谁也不知道卫仲要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离开,也不知道他对摘风学院到底有何打算。

    不过在卫斩、卫终回来后,卫终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不少。

    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对路平他们的好奇。他不想再知道他们有什么背景,也不想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企图,他只想他们死。即使他们的死在卫仲看来远远抵不了城主府所受的重创,但是再和他们继续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实在太难堪,太不效率。

    而杀人这样纯粹的任务交到卫斩、卫终二人手里,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直至他收到消息。

    卫终毙命,五人已经潜入峡峰城,行踪不明,意图不明。

    送来消息的密探在颤抖着,院长室里的所有部下,都在颤抖着。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这样的消息,会让卫仲暴怒到何种程度。

    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这次消息,卫仲居然没有发火,他居然十分冷静,十分平静地问了一句:“卫终是怎么死的?”

    “被看穿了浮光掠影,一击毙命。”密探马上回答,这是来自卫斩的报告,对过程就只有这一句交代,而这一句,已经能够说明很多。

    卫仲站起了身,向着破碎的窗外望去,卫猛就是从那里被他扔出去的。

    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手,看来并不是因为属下办事不力。

    对方有着他们超乎他们想象的实力。从一开始,从他,到整个城主府,对于几个摘风学院的学生小鬼就没有真正的重视过。

    会发生这样的失误,实在也不能太怪卫仲。

    统辖一区的城主府,帝国正二品的封疆大吏,如果真把摘风学院的几个学生太当回事,那才是怪事。

    但是现在,卫仲不得不调整他的心态,真要咄咄逼人地重视一下这几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