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杀无赦
    “是卫康大人!!”

    比起和卫康朝夕相对的卫猛,其他人要认出只剩一个头颅的卫康难免要慢一些,但是带给他们的震撼却要更加显著一些。在普通山民,或者是一名普通的戍卫军士兵眼中,十二家卫之首的卫康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是现在,他竟然仅剩下一个头颅,被这样悬挂在了北出口上。

    戍卫军的士兵听从长官的命令,试图将聚拢的山民们分开。可是他们自己一边执行着命令,一边却在不住偷眼看着那布条上的内容,趁长官不注意就要议论上几句。

    “又一个!”

    这个词成为了出现概率最高的一句话,不少人即使没说出口,但是眼神所流露出的也分明是这个意思。

    这种场面,这样的情景,从三年多前夜莺组织出现后,峡峰区各地就不断上演。从偏远的边陲小镇,直至峡峰区的主城峡峰城,一个又一个的恶人被他们惩治后示众。

    白布条上的黑字,罗列着这一个个恶人的罪行。而夜莺在他们的映衬下,已成了很多山民心目中正义的化身。

    “散了,都散了!!”北出口的守官不停地喝斥着人群。然而人群非但没有散去,反有越聚越多的趋势。

    卫康,是卫康!卫康被夜莺干掉了。

    消息在飞快地传走着,比起卫猛派去送信的密探都要快的多。这样的大人物被处置,让人们对夜莺的期待被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人群久久无法被疏散,戍卫队的士兵甚至都被挤在了人群外,眼睁睁地看着卫康的头颅继续悬挂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那条白布上罗列着卫康许多见不得人的行径,却完全没办法上前处理。

    “给我堵住路口!不要再放人过来了!散开。让他们统统散开!”守官暴跳如雷地指挥着部下,但是收效甚微。北出口常备的戍卫军人手,根本不足以应付山民们这瞬间就被点燃的热情。

    “废物!”一声喝斥传入守官耳中。

    “谁?”正心情焦躁的守官下意识地咆哮着。但是环顾左右,却看不到是谁在对他说话。

    “不服令者。杀!”声音再次传来,守官依旧没有找到是谁在说话,但是,却已经意识到了某种可能。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明显是使用了异能传音,而在十二家卫中就有那么一位是鸣之魄方面的高手。

    卫猛大人?

    守官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十二家卫并无官职,但权势却要远超他们这些下层官员。意识到那声“废物”可能是卫猛对他的评价。守官的脸色顿时比起之前还要如丧考妣。此时哪里还会顾及其他,立即疯狂地下达了来自于卫猛的指示。

    “让他们散开!不服从者,杀无赦!”守官咆哮着,而这命令,士兵们听到了,聚集于此的民众同样听到了。还没等士兵们做出行动,民众已经哗然一片。

    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出于愤怒。所有人的情绪因为卫康被击杀而处于亢奋中,原本还因为畏惧强权的统治有所收敛,但是守官这道残暴凌厉的命令。却将这最后一点压抑的心思彻底打碎。

    所有人的眼神中都燃起了怒火,齐齐地指向了发出这命令的守官。而仅仅是这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目光,就是守官一点都没有意料到的反应了。他心中一虚。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一手已经死死按在了刀柄着,冲着所有山民吼叫着:“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来人,给我拦住他们。”

    守官身后就有两名贴身的卫兵,但是看到如此景象,愣是没敢上前。

    他们仅仅是普通的士兵,因为长期的训练,或有摸到一点魄之力的门槛,但终究不是那些拥有异能的贯通境大能。面对这样的人潮。他们那点境界实力根本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怎么回事,聋了吗?还是你们也想造反?”守官发现自己身后的两个家伙犹犹豫豫的毫无动作。厉声喝斥。山民们看到卫兵这般模样,更是助长了信心。这些平时会让他们心存畏惧的士兵和兵长。此时看上去竟然一点也不可怕。

    “不散开的,杀无赦?”走在最前的一位山民讥诮地望着一脸惶恐的守官和他的两个卫兵。这种神情,平时可是只会出现在他们这些普通民众脸上呐!

    “是的。”一声回答。

    守官没有开口,两个卫兵也没有开口,但是几乎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声回答。所有人都在四下找寻着声音的来源,目光转到写有北出口的巨石时,就见一道身影高高掠过,挂在巨石上的卫康头颅已被摘下,长长的布条跟着飞起,好似张了眼睛一般探出。没等任何人有所反应,布条又已经飞回,尾巴上却拖回来回了一个人,正是那个发话嘲笑“不散开,杀无赦”指示的山民。

    卫猛站在北出口的巨石上,左手抱着卫康的头颅,右手就提着那条白布。山民的脖子被死死地勒住、吊起,此时正在死命地挣扎。

    “是的。”卫猛再次重复,运用了鸣之魄的声音,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晰地听到,“不散开的,杀无赦。”

    愤怒依然写在所有山民的脸上,可是眼下,却在一点一点地躲藏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已经习惯了的畏惧。一些人还在呆呆地看着,一些人却已经灰溜溜地就要离开。而那个被卫猛吊在半空,眼见就要没命的山民,却根本没有人去关心。

    “最后一次,散开。”卫猛说。

    那些还愣着的山民,也终于有了动作,慌忙就要离开。人推人,人阻人,有的人被装痛了,却也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所有人都在极力压抑着,隐藏着,唯恐自己被注意到。这么多的人一起移动,离开,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不间断的,沉闷的脚步声。

    卫猛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右手依然死死吊着那可怜的山民,他挣扎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无力,就在这时,一箭自远端飞来。

    今天码字时一直有人在身后,压力山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