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死不瞑目
    喝斥声后,整个山林再度寂静下来,只是偶有不知名的鸟儿飞来飞去,啼叫两声。

    藏身树干地下的卫康,此时有些茫然。

    箭神的名头,那该是夜莺组织没错。可是刚刚那乱哄哄的议论实在不像是他认知中的那个夜莺组织该有的气质。几个声音又都透着几分稚嫩,明显年纪不大,三男一女的性别构成,顿时让卫康心里有了数。

    好大胆的小鬼!

    卫康有些恼怒,他们还在找这几个小鬼算账,没想到他们居然主动伏击起城主府的人来。至于这箭神为名的家伙,是真是假卫康一时间还无从判断。不过仅从自己能避过那一箭来看,倒也不用太过于畏惧。

    卫康心下冷笑着。几个少年的举动,在他看来当真是极其幼稚。伏击布置得倒是不错,只可惜没能一击拿下自己,那么再接下来,谁会占据主动可就不好说了。

    卫康重新审视着身遭的坏境。他可不是只会跟在卫仲身边端茶递水猜主子的心思。如果不是始终最出色地完成卫仲交代的各类事宜,他绝不至于成为卫仲最信赖最器重的十二家卫之首。

    卫康执行过各种各样的任务,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场面。

    魄之力的境界和异能只是决定对决胜负的一部分因素。环境、经验、决断、情绪……都有可能成为决定因素。

    路平几个,纵然有看不透的境界,有罕见的血脉。有强横的异能。但是。他们终究只是几个小鬼。就冲他们在大敌当前还在那里毛躁的叽叽喳喳,卫康就不觉得他们会是多么难缠的敌手。

    如果不是听到了一个他们以外的喝斥声音,如果不是在情报中知悉有楚敏这么一号人物或许和他们在一起,如果不是有疑似夜莺的箭神,此时的卫康甚至不惧和他们正面对敌。

    但是对方的阵容中明显有其他角色,这样他不得不继续谨慎行事。接下来,就是借这对方刻意营造出的环境,很好的隐蔽自己。然后将对方逐个击破。那几个小鬼的毛躁,一定会让他们露出破绽,卫康坚信。

    那么首先……

    卫康已经看准了一个方向,正准备向这边移动,寂静的山林间忽然又有声音传来。

    “在这里了。”一个声音说道。

    什么在这里了?

    卫康连忙收起刚要迈出的脚步,对手似乎要有什么新的举动,那不妨再多观望一会。

    结果紧跟着,卫康就感觉到自己头顶上人影晃动,跟着竟有一只手从两个交错树干的缝隙中伸出,正指着他说道:“这不是吗?”

    紧跟着就有一个脑袋挤在那缝隙。望着卫康那张愕然的面孔,点了点头说:“是在这。我看到了。”

    暴露了?!

    即使那张望着他的脸和那根指着他的手指就在眼前,卫康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有经验,他临危不乱,他迅速观察环境做出决断,找到了这么一个他认为十分可靠,绝不会被对手轻易发觉的藏身处。

    但是这才过去多久?

    没有任何搜查的举动,对方似乎就是在那样叽叽喳喳的胡说八道中,就笔直地发现了他的所在。

    经验?

    决断?

    藏匿的异能?

    隐蔽的技巧?

    伴随着卫康的自信一起,全碎了!

    对方阵中有高人!

    他只能如此判断,他不清楚是什么人,不知道怎么这么快发现的他,他只知道眼下他再无回旋的余地,已暴露的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拼命。

    俯身树干下的卫康猛然冲出,瞬间抢到了那道交错的缝隙前,无论是那脸,还是那手,他都希望用这一击来轰碎。

    卫康的拳轰出。

    超快的决断,超快的速度。

    那手、那脸,看起来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拳已至,夹裹着卫康的十成魄之力。但是拳头的前端却有风来,从那手和那张脸间穿过,将卫康这一拳的力道钻出了一个洞!

    但是拳没有因此受阻,拳依然可以继续向前,只是这道尖锐的风钻也绝不会就此停下。拳可以轰中那脸,那手指,但是同时也会被这道风钻给钻烂。

    两败俱伤,但卫康不退,他也不能退。

    一只手,换对方一只手,还有一张脸,划算!更重要的是,他要顺势打开一条路。

    拳中!

    血肉横飞。

    他废一只手,对方也有人要废一只手。

    而这样被轰废的一张脸,很有可能带走的是一条命。

    怎么也值了!

    卫康咬牙,忍着手上传来的钻心疼痛,手臂向旁一摆。

    他的手已废,这风钻却不停,他总不能连整条胳膊都这样搭进去。

    风钻钻破他拳头的血肉,擦着他的手臂飞过,但是紧跟着他看到,对方那手,是完整的,依然在指着他;对方那脸,也是完整的,依然像是在说:在这,我看到了。

    横飞的血肉,仅仅是他的血,他的肉。

    断痕!

    异能的名字浮现在他的脑海,卫扬带回的情报中有提到,摘风学院那个叫西凡的少年,精之魄贯通后竟然掌握了断痕。

    他知道这一点,他没有忘记这一点。

    但是,自己什么时候中的断痕?

    那手的那一指?

    不会,那之后,还有那张脸探出来说话,断痕绝不是在那一刻发动的。

    卫康还没有弄明白,那脸,那手,因为断痕残留在他脑中的记忆开始破碎,破碎的记忆中,飞出了一支箭,飞快、锐利,却无声无息。

    箭神的箭?

    对方是如此定义的,但是卫康一开始就躲过了一箭,所以他并不觉得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他甚至认为这不会是真的箭神。

    但是此时,到底是不是箭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他破碎记忆中突然飞出的箭,他躲不过,他看到时,箭已经飞快插入了他的咽喉。

    鲜血涌出,意识迅速开始模糊,卫康知道,自己已经要完了。

    绝命信……

    虽然来不及写,但是至少要送出一个消息,总不能让城主府连自己的死讯都不知道,那影响可就大了。

    一只小小的飞虫,从卫康的袖子里飞了出来。穿过树干的缝隙,就要向外飞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听得卫康心头就是一悸。

    “峡峰十二家卫之首,会有音虫,不意外。”一人说道。

    滴水不漏,果然还是夜莺……

    已经倒下的卫康,望着上方树干间的缝隙,带着很多个不解,死不瞑目。

    *

    迟了一点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