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紧张的峡峰城主府
    峡峰区,城主府。

    从志灵区返回的密探,个个都仿佛无头苍蝇一般。小城主卫天启更像是丢了魂,整个人看起来都像一只惊弓之鸟,而随同他一同前往志灵区的四名家卫,最终回来的竟然只有一个卫扬,脸色也一直是惨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来的人带回了一些情报,但是显然并不完整,缺乏很多当事人才有可能洞察的细节,而这些,遵照城主府的规矩,即使人死,也该有绝命信送来,但是这一次,向来恪尽职守的密探们仿佛纷纷忘了这规矩,竟然没有一封绝命信留下来。

    是他们忘了,还是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家卫卫扬,再到六位从志灵区返回的密探,全部没城主卫仲亲自召见详细过问,至于卫天启,早已经被下人带走,温柔细心的照料起来。

    但是这丁点温情一点都没有冲淡城主府的气氛,所有人觉得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峡峰城主府可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一趟本该没有什么风险的差事,竟然折掉足足二十二位密探,三名家卫。更令人难堪的是,迄今为止都没有整理出来一个足够详尽的经过。尤其卫明和当中八位密探的死,所有人都是一问三不知。

    议事厅里传出茶杯摔碎的声音,极具穿透性的音波是似乎还包有鸣之魄,议事厅外大树枝杈上的小鸟,都被这声音惊得纷纷飞起。接着,就是整个城主府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敢在议事厅里摔杯子的,想也知道只可能是卫仲本人。素有城府的他,极少这样大动肝火,更别说在这么多手下面前失态了。

    别说议事厅内了。就是议事厅外相隔百米,但凡是听到这一声的人,可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议事厅内。卫扬,还有六位从志灵区返回的密探跪倒一片。心下极是惶恐。

    六位密探本都是驻留志灵城的,协助卫天启一行是他们在卫天启等人抵达志灵城之后的任务。但在卫影身死后,城主府加派了人手,足足二十一位密探,在老资格的家卫卫重的率领下,齐齐混入了志灵城。

    如此行动规模算是相当大了,城主府平日留驻在志灵城的密探,一共也就七位。

    但是结果。二十一位密探全军覆灭不说,七位志灵区的留驻密探也折进去了一位。其余六人被火速召回做当面报告,六人却只能暗暗叫苦。他们当时依照卫明的吩咐,假作路人准备对追兵进行有计划的误导,结果秦桑被他们成功的支开了,但是结果却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他们最终所见的,只是三区东大道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右转街道的那间房屋中,被志灵城护卫一队接连搬出的尸体。当中就有智囊之称的卫明。

    现在城主卫仲向他们要说法,可是他们所知道的也不过是这一结果,所有人可以众口一词说出的。只有这些事都是路平做的。

    “还有和他一起的叫苏唐的女孩。”而后所能补充的,也仅仅是这么一句,被一名密探抢先说了后,所有人立即深深地勾起了头。

    卫重和十四名密探的死,总算有很多人看到,甚至包括远远从点魄台上看到的卫天启和卫扬,经过总算也了解到了十之七八。可之后右转街道上发生的事就真的一无所知了,也无从查起,至于路平的境界和能力……

    “拳压的速度很快。威力很强。点魄大会的主考官丁文,被他一拳就解决了。”来自卫扬的报告。是他之后在点魄台上看到的路平的表现。但是这点描述,包括从其他战斗中所发现的速度很快。反应很快一类的信息,对于分析路平的境界和异能那是丁点价值都没有。城主府一向强调的效率,在针对路平时好像遇到了一道无法翻越的屏障,这是让城主卫仲恼火的真正原因所在。

    他不怕出状况,但他极其厌恶出了状况后却迟迟搞不清状况而无法开展下一步行动的情形。

    议事厅里鸦雀无声。

    能报告的内容也就是这么丁点,卫仲的茶杯也摔完了,接下来呢?

    卫仲不说话,跪在地上的卫扬和六名密探也实在无话可说。好在议事厅不只是他们几个人。十二家卫,余下的八位,除两位外出任务不在,眼下也齐在议事厅中,他们无疑都是卫仲最信赖的部下。

    最终打破沉寂的,是十二家卫之首,卫康。

    他和城主卫仲年纪相仿,打小就是卫仲身边的侍童,贴身跟随了卫仲四十余年。若说能力和实力,他未必是十二家卫中最突出的,但若说最被信赖,和城主卫仲关系最亲密的,则非他莫属。也只有他,在卫仲如此失态暴怒的气头上,还能心平气和地出来说话。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何辅助卫仲会让他更满意。

    “不如先把郭有道找来问一问。”卫康说道。

    “当然要问,不只是他,摘风学院的所有人,都要去问。”卫仲说。

    “属下遵命。”卫康马上说道。卫仲的情绪随之也缓和了不少。他重用卫康,就是因为只有卫康可以不用他多说一个字就充分领会他的意图,迅速执行,极具效率。

    就在这时,议事厅门外传来喊叫:“最新情报。”

    “进来。”卫仲说了句后,房门马上被推开,门外的密探没有进来,就已经开始报告新情况。

    “经查,志灵区院监会会长苦棋和第五指挥使启星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对这个描述卫仲需要更加确凿的描述。

    “经打探苦棋和启星展开了行动,但是之后就失去消息,不见人也不见尸。”密探报告着。驻留志灵区的六位密探虽被召回,但是同时也立即就有新派去的密探接手那边的情报工作,当下想迅速查出的自然是和路平他们相关的所有问题。

    “苦棋……”卫仲皱眉,他知道这个人,从情报来看,可能已经凶多吉少。那几个小鬼到底多大的本事,竟然连苦棋都可以干掉,尤其志灵城那边还是极利于苦棋异能发挥的天气环境。

    “还有……”密探看卫仲好像进入了思考,立即不知道还有的情报改不改说了。

    “说。”卫仲道。

    “志灵城发现夜莺的行迹,他们有向在双极学院进行大考的峡峰学院学生打听峡峰山上那一晚的失败刺杀。”

    总算写好!不写好不睡的决心还是有用的!

    另外广告朋友的一本书,书号3313364的《无限推到》,对书名如此无节操的作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