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雨的声音
    没有回应。

    眼中所见只有飞快漫高的水位,瞬间就要从房顶的破洞中冲出,但是率先支撑不住这冲击的却是这间普通的民宅。

    四面的墙体都被撑到了极限,早有水流从撑裂的缝隙中流出。四人脚底忽然一沉,房顶跟着墙体已经向下塌去。

    “走!”伴随着西凡的吼叫,房屋轰然倒塌,屋内所蓄的积水顿时四分五裂,冲向八方。四人趁着倒塌前最后一刻奋力跳到相邻的屋顶,眼望着那间房屋在顷刻间分崩离析。

    “楚敏老师!”莫林大声叫着,双眼有些泛红。

    “还在。”路平却要沉稳多了,因为他听得到,那堆废墟中有强横的魄之力依然在流动着。

    哗!

    流水、废墟忽然破开,一道飓风直冲上天,风中包裹的正是楚敏自己。她用这种方式在关键时候全力护住了自己,从流水、废墟中挣脱出来。

    但是飓风卷到半空,却突然失去了力道,朝四人身边落来的楚敏,竟也没有掌握好平衡,侧着身子就摔了下来。

    路平、西凡一起抢步上前,这才扶稳楚敏落下。这一番较量,显然已让楚敏拼尽了全力。

    “不愧是楚敏。”苦棋的声音再度传来。不知何时,他出现在了街面上,此时踏水向着五人走来。

    “如果不是为了那几个小鬼,你至于这么狼狈?”苦棋说道。

    “我乐意。”楚敏回道。她无法避讳这一点,因为这是很明显的事实。如果不是为了帮路平他们争取时间,楚敏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就破开屋顶冲出,根本不需要如此硬撑攻击以至于耗干所有气力。苦棋此时说破这一点,并不会让楚敏觉得怎样。她表现得淡然,只是不希望路平他们因此产生什么负疚感。大敌当前。这样的情绪会影响判断。这正是苦棋希望达到的目的。

    “假的。”结果这时路平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什么假的?”楚敏愣。

    “这人啊,又是假的。”路平指着那个水中漫步的苦棋说道。水人苦棋已经出现过两次了,路平通过他敏锐的听魄能力。察觉到这次的苦棋,魄之力的流动与之前两次察觉到的流动如出一辙。因此得出了这个结论。

    “你这臭小子……”楚敏有些无语,不是惊叹路平的能力,而是介意这个家伙竟然真的不受干扰,把注意力彻底放在对手身上。虽然这正是她所期待的,可是看到路平完全做到一点后,欣慰之余,居然还有点小失落。楚敏可从来都是一个爽利的人,现在也被路平的出人意表弄得有些小纠结了。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什么?又是假的?”莫林听到路平的判断,愤怒地从房顶直接掀起一片瓦就砸了过去。结果就见那瓦片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就消失在了那片被冲垮的房屋废墟中,距离苦棋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手滑了一下。”莫林连忙解释。

    “严肃点。”西凡劝告。

    “我很严肃!”莫林抓狂,就算自己没有力之魄吧,这普通人的体力总还是有吧?这么个距离丢片瓦过去算什么,刚刚确实是手滑才没扔到的。

    “都集中精神了!”楚敏喝道。

    “头顶!”路平跟着就叫。

    头顶是落下的雨水,但是眼下再没有楚敏撑起的风来保护,其他人立即意识到路平的喊话是什么用意,连忙从这房顶跳开。跟着就听身后噼啪一通乱想,几人方才所站的房顶,瓦片竟然都被击碎。小小的雨滴被苦棋的水尽铅华控制后,竟然有了如此威力。

    “现在呢?”莫林心有余悸地问着。他们闪开了方才这一波,可是这又有什么用?落雨无处不在,岂不是意味着苦棋的攻击无处不在?这样疲于奔命,最终只会被累垮。

    路平摇了摇头,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能力虽然奇异,但是交手经验偏少,他需要临时搜集信息来总结对手魄之力流动的声音和其行为的关系,而现在。他已经稍稍掌握到苦棋水尽铅华对水控制时的魄之力变化了。

    先是识破了水人,随即又预判的攻击。“听魄”仅仅是表象,通过“听魄”的信息作出准确的判断。这才是楚敏口中所赋予的“听破”的含义。而这不是控制着魄之力将异能施展出来进行,更多的需要的是路平自己的思考判断。

    “保持耐心。”楚敏说道。眼下她已基本失去战力,路平的能力是他们最大的仰仗,如果可以由路平彻底“听破”对手,那么就算无法击败对方,总可以保个全身而退。

    “这边。”路平忽又开口,头前引路。几人都没多问缘由,先急忙跟上再说。

    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的一大片空地上,一行五人忽然就兜起了圈子。路平走在最前,从一开始的迟疑犹豫,渐渐越来越坚定。其他几位虽然不明就里,却也猜出一定是路平凭借他的能力,判断出了怎么走安全,怎么走是杀机。雨水虽然到处都在落,但是苦棋总不可能将天上地下每一处的水滴全都纳入他水尽铅华的掌控当中,必然是有取舍。

    这取舍,路平起初听不出来,因为耳听四面八方皆有魄之力的声音,他不知道该如何细分,不知道这嘈杂的魄之力意味得的是什么样的变化。

    而现在,随着场面的持续,他终于可以从这嘈杂中区别出信息。无论天上地下,藏在这水中的杀机,他统统能察觉到了,越来越快,越来越准确的察觉到。

    这些杀机或一闪即逝,或一直耐心埋伏着,但终归被路平悉数洞察。无处不在的威胁,也就等于没有威胁,一行五人像是在雨中散步。

    “找空旷的地方。”西凡说道。

    “我知道。”路平说道,真正的苦棋依然不知藏身何处,但若地方足够空旷,没有藏身之处,苦棋若想继续也只能现身。

    “但是他也知道。”路平跟着又说道。

    他可以感受得到,苦棋已经知道他试图将战斗向空旷处转移,所以他也在不断调整水尽铅华所布下的阵势,重点防备着他们这方面的意图,路平要从这当中找出空子着实困难,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

    但是终于……

    “就这边了!”路平踏出了最后一步时,只觉得头晕目眩,但是四下终于变得绝对空旷。雨还是那么大,但路平却觉得清爽了许多,他可以清楚听到一直包裹在周围的嘈杂魄之力声音忽然变得冷清了许多。

    但是,也仅仅是这么片刻,魄之力的声音,忽然再度响起,比起之前还要嘈杂繁复。

    身后街角,苦棋走出。

    最近睡的真是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