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一十章 居然回来了
    “哈哈哈哈。”楚敏突然笑了出来。二十多年了,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笑得这样痛快,这样张扬了。

    院监会两位总督察,五位指挥使,再加上一旁重伤的这二位,还有毒翻在地到现在也还没能恢复的五十位督察。这些可都是有玄军帝国官方身份的人物。说他们闯下的是滔天大祸都不为过,说眼下是生死关头也一点不夸张。可是路平几个,在这种时候,居然还在记挂着点魄大会的第一。

    楚敏从来没把这个第一当回事过,现在也依然如此。所以她笑,笑路平几个如此认真的对待这个第一,笑他们把和郭有道那并不如何严肃的约定如此当回事,笑他们在生死关头还要去做这种未必还有意义的事——他们以摘风学院学生的身份,和院监会冲突到这种程度,难道还指望这个第一能给摘风学院带来什么吗?

    但是楚敏没有阻拦。

    她笑,不是因为她觉得几个少年可笑,她笑,是因为几个少年在她看来很可爱。

    呆也罢,蠢也罢,任性妄为也罢,从这个几个少年身上,她看到的是真实,无比的真实。

    她愿意看到这种真实,也喜欢这种真实,所以她支持,不反对。至于之后会怎么样,她都懒得去想了。

    点魄台上。

    点魄大会已经进行到了正式要排出座次的阶段了。摆放在台上的五十张座椅代表的就是名次,居正中看起来最显眼的那张座椅,谁在那里坐到最后,谁就将是本届点魄大会的第一名。

    秦桑此时就站在这张座椅前,早被雨水打湿的座椅,她一点都不想去坐,此时的她,心不在焉地想得全是点魄台以外的事情。

    她这迟迟不愿落座的举动,无疑让点魄大会的考官们有些难堪,但是这是秦家小姐,他们又能说什么呢?只能当作暂没看见,去安顿其他人的座位。

    被列到第二位的是卫天启。之前一度心惊胆战魂不守舍甚至想逃之夭夭的他,在看到路平几个被院监会倾巢出动的高手追杀后,很快就镇定下来。虽然卫重已死,卫明至今没有消息,但是自己看来已经没有危险,还有什么能比这更重要呢?卫天启的气度和自信顿时就跟着一起回来了,轻松漂亮地击败了对手后,被考官暂定为第二名。

    看到秦桑在座位前犹豫,卫天启笑了笑,自以为了解秦桑的窘迫,月华异能不动神色的施展,很快卷走了他和秦桑座椅上的水迹。

    “秦小姐请坐。”他风度翩翩地说着,哪想秦桑竟然充耳不闻,依旧站在座椅前,目光不知要望去哪里,但是她的思绪,只可能比她的目光飘得还要远,才连近在咫尺的声音都听不到。

    “秦小姐。”尴尬的卫天启,不得不提高声音又唤了一声。

    这次秦桑的思绪总算被换回,扭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卫天启。

    “请坐。”卫天启尽可能地忘了之前的被无视。

    “哦。”秦桑点了点头,随即坐下,她没有道谢,因为她根本没有留意到她座椅的雨水已经被驱尽。

    卫天启又被尴尬了一下,但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自己也转身坐下。对于点魄大会的考官们来说,秦桑总算了坐下了,总算没有太煞他们点魄大会的面子,还是让他们倍感欣慰的。但是紧接着,煞风景的事又来了。被他们暂定为第三名的许唯风,对于湿漉漉的座椅居然也是一脸嫌弃,不过他没有站在椅子前面发呆,而是一抬脚,踩着椅子上去,然后蹲在了上面。

    这像个什么样子!

    众考官,尤其主考丁文鼻子都气歪了。好容易走了摘风学院的几个瘟神,怎么还有这个碍眼的家伙?还真是近墨者黑啊!这位看起来和摘风学院的几个走挺近,结果也学会给他们添堵了。

    丁文正准备上前斥责几句,结果另一边又有学生起了争执。

    眼下的座次,并不是由两两对决一路淘汰决定出的,而只是进行了二十五场对决,将五十人分成了两部分。

    胜出的二十五人,自然占据了一至二十五名,败阵的二十五人,那自然就是二十五名之后。而当中的具体顺位,考官会根据从初轮筛选开始的表现,做出一个排序。

    到这步,那就和以往的点魄大会大同小异了。参加的学生从他们听说过的内容中就也猜出了大概。座次,到这里还没有最终决定,所有考生都还有一次发起挑战的机会。

    而排位越是靠前,在此时就越有利。就拿第一的秦桑来说,她当然完全没有必要使用她的挑战机会,只需要应战。而她一旦在应战中不小心失手,还有一次重新挑战夺回座次的机会。而名次越靠后的,越需要率先发起挑战。而且不用想着比耐心,如果一直没有人主动挑战,那么就按次序,从五十名向前,强制要求行使挑战权。如此一来,排位靠后的,终归是要被动一些的。

    而考官根据多轮表现做出的暂时排名,学生们基本都是服气的,而眼下起争执的在于,苏唐、西凡、莫林,他们都是胜出者,可随后他们被院监会追杀跑路,随即就被无视了,而和他们对阵时败下的对手,却都坐上了胜者才有资格做到的二十五位以前的座位,顿时引发争论。其他人很不满意这三位就这样坐到了前列的位置。结果倒是弄得双极、天照两家学生及其罕见的联手和其他学生争执起来。西凡和莫林击败的,恰巧就是他们两家带头的学生宁书和道然。

    “宁书师兄只是一时大意,否则凭他的本事,别说只是前二十五随便一个位置,就是前十,整个志灵区有谁认为这是意外?”双极学院的学生振振有辞。

    “我们道哥不也是?”天照学院附和着,就不多详细提道然的威名了,毕竟他的名气不是太好听,而且也比不上宁书。

    “哼,你们输的那也叫侥幸?摘风学院的学生如果还在,你们还敢说这话?”

    “切,那有什么不敢的!”两家是认定了摘风学院肯定是要被院监会给干掉,话说出口来,底气十足。

    “让摘风学院那小子再来啊!看我们道哥一拳打死他!”比吹牛的话,天照这边那就不用藏着掖着了,道然的小弟使劲为他们大哥摇旗呐喊。

    结果他这话刚一说完,点魄台上忽然就安静了。小弟发愣,自己随口一句牛皮,居然真把全场都镇住了?但是随即他就发现不是,全场人的目光都是直勾勾的,但是哪有一个人的目光是望向他。

    小弟慌忙回头,然后他就看到了点魄台的石梯口,路平、苏唐、西凡、莫林,方才在他们口中都只是“那小子”或“那个谁”,名字都不屑一提的四个人,一步一步的,居然就这样走回台上了。

    台上只剩下雨声,然后,就是他们四人一步一步踩起水花的声音。

    苏唐,走到了铁如林的座位前。

    西凡,走到了宁书的座位前。

    莫林,自然是站到了目瞪口呆的道然面前。

    “麻烦,这位置应该是我的吧?”苏唐、西凡说的都比较客气,铁如林和宁书的神情虽然都有些不自然,但终究是很快让开了。

    而莫林,对着道然可就没那么好气了。之前一直斩魄状态所以不知道,想在可是已经被路平他们补过课,知道道然有多可恶了。此时看着道然,一脸的厌恶,懒得多话,就只一个字:“滚!”

    道然身边帮他吵架的小弟险些就要冲上了,却被道然拉住,还十分严厉地瞪了他一眼。

    然后,他默默起身,默默走开,非但没敢还嘴,他甚至没敢和莫林的目光对视。

    怎么搞的,这几个家伙怎么还能回来,是院监会的放过他们了吗?道然心中一团乱麻。路平几个刚刚逃走,院监会追上时,他们也都有追上去看,但是很快就被考官叫回,所有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把心思集中在点魄大会上,众考官实在不能忍了。

    于是再之后,他们台上的人愣是都不知道,但是想来路平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对手。两位总督察,七位指挥使,在台下还埋伏着五十督察,别说抓他们几个,就是要被这点魄台上所有人一网打尽,怕是都有些够用了。

    这样的阵容,这样的实力,路平几个能跑掉都匪夷所思了,结果他们倒真是没跑掉,他们居然回来了,又回到了这台上,看起来还要继续参加点魄大会?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然离开座位,没有去找他在二十五名后的座次,他也顾不上考官高兴不高兴了,他快步走到了点魄台边缘,向下望去。

    满地都是院监会的督察,触目惊心。道然的目光战战兢兢地又转了转,随即发现更惊悚的。

    柳阳文,看这服色,这是柳阳文吧?

    院监会的总督察,赫赫有名的高手,就这样把头塞在点魄台的石壁里?

    道然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他主动愿意的行为。

    柳阳文都这么惨了,其他人呢?

    道然的目光又转了转,发现没有宗正豪,没有好几位指挥使。道然的心里,忽然又有了期待。

    三千字又是!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