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零八章 扔来的腰牌
    石傲是个很简单的人。

    他和修治平从小就是朋友,他很欣赏,也很信赖这个伙伴。从小修治平做什么,他就也学着做什么。后来修治平进了天照学院,他就也进了天照学院。修治平成了云冲的门生,他就也努力成为了云冲的门生。

    但是在修炼这条路上,他到底无法完全复制修治平。修治平天赋出众,率先贯通的是最难的精之魄,掌握的异能是很罕见的单魄贯通就能达到四级评定的异能“惊骨”。而他,最终掌握的是鸣之魄贯通,三级异能“雄音展翅”。这在学生当中也很优秀,但是石傲却深表遗憾,他到底还是无法完全跟上自己这好友的脚步。

    遗憾,但没有什么不服气,也没有什么担忧。两人依然是至交好友,除了修炼,其他事上依然保持着大量的同步。

    有这样一个朋友,让石傲觉得很省心,他已经习惯不去考虑太多事,只要看着修治平是怎么做的就好。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就要死去时,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眼下他不也不用想这个问题,因为他正在亲身经历着。

    他和修治平两个没有分开,是一起逃走。最终院监会的两位指挥使将他们堵在这条街上。

    境界上,他们绝对劣势,但是凭着修治平的谋划和二人娴熟的合作,他们终于还是解决了当中的一位,但是为此二人也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石傲重伤倒地,已经无力起身。他的脸一半浸在积水中。另一半被大雨冲刷着。他眼看着同样带伤的修治平犹自在和院监会第四指挥使。他们之前打过交道的启星拼命周旋,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连让自己的头抬起一点的力气也没有,意识也正在模糊在这一片雨水中。

    就要到这了吗?

    从未想过的问题,很现实的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自己就要到这了,但是修治平,他不应该啊!他比自己更有才能,他从来都能将所有事都处理得很好,他理应比自己走得更远。可是眼下,他也到了走不下去的那一步了吗?

    修治平的形势已经愈发的艰难了,启星眼下也是杀红了眼的状态。他们两个指挥使联手,居然被这两个单魄贯通的学生干掉了一个。眼下他就是杀了这两人,也不会有什么胜利的感觉,他想做的,仅仅是复仇,是泄愤。

    “去死吧!!”启星咆哮着,轰出的一拳终于让修治平避无可避。一口鲜血如箭一般从口中喷出,修治平倒飞出去。摔在的雨地上,正好滚到了石傲身边。

    看来是只能到这了。

    修治平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又看了看石傲,心中也已经不抱什么期待了。两个双破贯通的修者,并且是清楚他们实力和异能的对手,他们能够击杀一人并坚持到现在,早就已经突破极限。修治平可不是石傲,这种结果,甚至更糟糕的结果他都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

    “唉……”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死总不是他们心甘情愿的,事已至此,虽无怨恨,一点遗憾终归是会有的。

    启星却哪里还理他这情绪,眼见两个家伙虽都重伤在身无力再战,但是终归还有一口气在,他想做的,是将这两个家伙彻底送上思路。

    新仇旧恨,终于就要在这一击里了结。启星反倒变得不怎么着急了,他慢慢地走向前,他要让修治平和石傲多多感受一下这临死前的绝望和恐惧。结果刚刚踏出两步,忽然就听见脚边传来一声轻响,虽是在这瓢泼大雨中,但也逃不过修者的耳朵。在修治平这里吃亏不只一次的启星异常机警,立即向旁一闪,目光如电般向着地面扫去。

    地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多出了一样东西,但是启星的眼神却立即变得不一样了。

    因为他认得这东西,这是他们指挥使的腰牌,他普通督察的院监会腰牌不同,他们指挥使的腰牌是金属所制,八位指挥使,八种不同的形状,所以只一眼,启星就已经可以认出,这是他们院监会第四指挥使松全的腰牌。

    腰牌是他们身份的象征,也是他们可以行使手中权力的凭证。如非什么特别紧急的原因,绝无可能交到别人手上,更别提这样随随便便的扔到地上。

    松全被人干掉了?

    那个掌握着“销声匿迹”,寻常修者都无法识破他存在的松全居然被干掉了?

    不应该啊!

    他又没有去追那个屡次识破他的路平,他的目标不是那个莫林吗?虽然同是双破贯通,但却偏偏没有力之魄,异能“且随风行”也正被“销声匿迹”克制,如此万无一失的安排,怎么会被干掉?

    启星想不通,但是他总算没有沉迷于这种猜想,腰牌当然不会是自己飞落到了这里,肯定是有人将他扔了过来,人呢?

    启星要去找,但是马上就又听到骨碌碌滚动的声音,一块圆形的腰牌,从雨中街道滚了过来,啪一声,倒在了积雨中。

    第二指挥使,林超的腰牌?

    异能“心意刀”,即使是中了西凡的断痕,也一定可以攻击到目标,只是杀伤可能不太稳定,所以特意派了“遁声刀”森海和他配合,两个双破贯通的修者,针对一个单魄贯通的小鬼,这已经是考虑到对方异能“断痕”的奇异之处可做出的稳妥到奢侈的安排了,但是现在,林超的腰牌,竟然就这样默默地滚了过来,森海的呢?

    刚想到这,又一块腰牌就已经撞开了雨幕,飞到了启星的面前,那形状,正是他刚刚想到的,第六指挥使森海的腰牌。

    三位指挥使的腰牌,就这样依次出现在了启星的面前,他顺着腰牌出现的方向望去,雨幕中,四个身影,正在向他走近。

    不是两个?是四个?

    松全、林超、森海,解决了他们三个的,应该只是莫林和西凡两个人,但是现在竟然有四个人出现,除了路平和苏唐,还会有其他的两个人吗?可是他们的对手可是他们的总督察宗正豪啊!三魄贯通的强者,而且是出于慎重才亲自对付这两人,绝不可能出现什么轻敌。结果现在这两人竟然也出现在这里了?他们的总督察宗正豪……

    啪!

    地上再次掀起水花,比起之前三个腰牌出现的任何一次,水花都要大一些,显示出了这一块腰牌,要更为沉重一些。

    质地会在指挥使腰牌之上的,在他们志灵区的院监会只会有三块,会长的,还有两位总督察柳阳文和宗正豪。这两块总督察腰牌,形状质地相同,但是花纹一正一反。启星一眼就已经看清这个掀起了水花,接着又很快被雨水盖住的腰牌上的反向花纹,正是他们志灵区院监会总督察之一,宗正豪的腰牌。

    启星的神情顿时就已经不再是惊讶。

    恐惧、绝望,他刚刚希望修治平和石傲多多体会一下的情绪,瞬间就已经写在了他的脸上。

    连他们的总督察宗正豪都被干掉了,而且是在这样的暴雨中,宗正豪的异能威力会有爆发式增长的环境下,宗正豪居然还是被干掉了。

    这样的对手,是他能对付的吗?

    不,绝不是,而且他不只是要面对这样的对手,他需要面对的还有干掉了松全、林超、森海这每一个境界实力都不在他之下,甚至可能比他更强的指挥使的家伙。

    这不是战斗,这分明是要他送死。

    启星不想死,尤其看到自己的同伴,自己的上级居然都已经被干掉,恐惧越发的强烈。他不想在这里停留哪怕多一秒,他不想再在这里执行任何任务。

    保命,他心中唯一所想的就是保命,在这样一堆可怕的对手面前,把命留住。

    启星毫不犹豫,转身就跑,甚至连回头都顾不上,没命地奔跑,顷刻,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雨幕。

    修治平望着这一个接一个被扔过来的腰牌,他当然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这真是那四个家伙做到的吗?望着那正在走近的,雨中模糊的身影,修治平还是稍作了一点保留。但等四人再近些,他总算彻底看清,是那个家伙没错。他们看起来也有些狼狈,相互支撑着让自己没有倒下,但是毕竟,他们做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别说是有点狼狈,他们四个现在就算是尸体,能拼掉院监会三位指挥使一位总督察,那也是奇迹一般的战绩了。但是这四位,居然还能这样走到他面前,居然还能带着笑。

    “怎么样?”路平问着。

    “不太好。”修治平说着,他还算好,但是石傲的情况真的不是很让人放心。

    莫林却已经俯下身去,他那一直没让人觉得靠谱的医术,在完成双破贯通后,似乎又值得大家稍微期待一下下了,反正眼下也没有人还有什么法子。

    “死不了。”莫林很快宣布了他的诊断结果,“但是可不能再这样泡在雨里了。”

    三千字章节,好久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