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零六章 雨再大又怎样
    露水冰,凝水成冰,但是却不能凭空造出水来,水源,对这个异能的效果有着根本上的决定性。?

    没有什么样的环境能比此时此刻更有利于露水冰的发挥了。瓢泼大雨,无穷无尽的水源,取之不尽。

    宗正豪刚刚抓来的一手冰,很随意的就被他丢弃了,他有如此浪费的资本。

    他重新摊开了双手,薄雾在他的手面上形成。

    雨滴落下,敲打在他的手掌,溅碎起来时已成了大大小小的冰珠。

    宗正豪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但是溅起的冰珠却像是长了眼睛似得飞向了路平。

    有的飞的快,有的飞的慢,有的藏在有的后边,有的飞行中就已经不小心碰撞在了一起。宗正豪根本没有去仔细控制,有这漫天的暴雨做后盾,还用在乎这些细节吗?密集的冰珠,仿佛一条银龙,直飞向路平。

    “死!”宗正豪自信、肯定地说了一个字。

    “谁?”路平疑惑、不解地回了一个字。

    迈步,向前,挥拳!

    拳从雨中穿过,雨水落下,砸在手上,腕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拳端破空,有尖锐的鸣叫声。

    这声音!

    宗正豪三魄贯通,其中之一正是鸣之魄,对于鸣之魄的感知自然是要更加敏锐一下。他飞快察觉到路平这一拳中所蕴涵的鸣之魄。这不是一拳,这是很多拳,手臂、手腕。以非常快。非常细微的幅度不断振动着。就仿佛声音的振动传播。

    鸣之魄贯通!

    绝对的鸣之魄贯通,只有贯通境才有可能对魄之力有这种程度的运用。感知境的一到六重天,魄之力多是对修者原本目力、听力等等基本素质的强化。

    交手至此,宗正豪总算是掌握了一点路平的情报,但是紧接着,更大的声响传来。

    冰珠碎裂。

    这仿佛一拳的无数拳轰上,不知多少冰珠在这刹那间碎裂。如此汇集在一起的声音,就仿佛这漫天雨滴接连落地的声音一样。接连不断。

    声音在持续,在传递,在扩散,在击破新的冰珠!

    宗正豪色变。

    要知道每一个冰珠碎裂就是一个声音,哪怕是时间不差分毫,两个声音一起响起,那也依然是两个声音。路平竟然在刹那间将鸣之魄灌注到了几乎每一个碎裂的声音中,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宗正豪总算是真正了解到了路平的可怕之处。

    速度!

    不是寻常人所看到的任何动作的速度,宗正豪察觉到了路平内在的速度,魄之力运转的速度。这才是路平所有外在表现。包括听魄能力归根结底的原因。

    这种速度,怎么可能做到?

    宗正豪不只肯定自己做不到。在他的认知中,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人可以做到。

    这个路平,到底是什么怪物?

    攻击并没有停,但是此时的宗正豪只嫌这雨还不够大,只嫌落在自己手掌上的雨滴还不够多,不够密集。相比起路平鸣之魄的超高速灌注,这雨真的太慢,太慢太慢,以至于他发出的攻击根本无法跟上被路平击破的速度。

    冰珠汇成的银龙在缩短,路平和他的距离在缩近。

    宗正豪早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沉稳的动也不动,只是接着雨水将它们化冰弹出。他的双手飞快的舞动着,最大程度地汲取着空中落下的雨水,最大程度的制造着密集的攻势。

    但是,不够,怎么也不够,他已经不敢丝毫大意的尽力到这种程度,他的攻击竟然还是压制不住路平,他所打出的冰珠竟然还是被悉数击破。

    再多些,再快些!

    宗正豪跳了起来,他的双脚用力踩起的水花也被他拼命捞到手中利用起来。堂堂院监会的总督察,任何时候都沉稳有加不动声色的宗正豪,终于被逼到了这种地步,他像个小丑一样的手舞足蹈,只为了这天上、地下的水他能多取到几分。

    仪态虽然很难看,但是真的很管用,地上踩起的水花很大幅度的加强了露水冰的威力,冰珠汇集而成的银龙顿时变得更加明亮了。

    但是对于路平来说,最强烈的感受是嘈杂,实在是太嘈杂了。

    他一直在用听魄判断着宗正豪的攻击,没有听魄,仅凭速度他的攻击不可能这么精准。

    可宗正豪的攻击是不间断的,大数量的,路平的听魄一直就处在很吃力的状态,原本就已经没能完全判断,只是凭借大概总算全都抵挡住了。可是现在,他需要分析辨别的魄之力更加多了,只一瞬,路平就觉得脑海已经完全乱掉,如此多魄之力流动的声音,响在一起,让他觉得脑袋一阵刺痛。

    他无法再分辨出每一个声音,无法再分辨出任何一处魄之力的来袭。

    宗正豪不知道路平听魄的能力,可是他攻击的特殊性,却硬生生将路平的听魄给挤破了。

    眼前尽是明亮的冰珠飞来,原本能清楚判断出的来路、速度,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

    无法判断,那就只能这样出拳了。

    路平抬手,拳挥出。无法判断对手,只能将自己做到极致。他身上带着不轻的伤势,本就无法长时间支撑,胜败生死,也就在此一举了。

    路平出拳,一门心思的出拳。但是听魄也并没有停止,鸣之魄是他唯一可以精纯取得的魄之力,威力最大。不过他获取的方式,却是从云冲那里学来的节奏,而这种节奏,又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听魄效果……

    听魄还在,但是路平的心思却已经全不在那些声音上,他的心里只有这一拳,决定成败,决定他和苏唐生死的一拳。

    只要还未倒下,他就永远不会放弃活下的希望!

    出拳!

    拳风凌冽。

    路平距离宗正豪还有几步,这一拳想要轰中宗正豪,他至少还得贴近这几步。

    迎面而来的是哪银龙一般飞来的冰珠。路平向前冲去,拳头撞开了空气,撞开了雨水,终于,撞上了银龙一般的冰珠。

    冰珠碎!

    但是,仅限于被拳头击中的部分,不过紧跟着以拳端为,仿佛一道射线,冰珠在碎裂着,落入这当中的雨水在碎裂着,就连空气也在碎裂着。

    这是什么?

    宗正豪瞪大了眼,他眼看这一道碎裂以比他射出的冰珠更快的速度瞬间已经连到了他射出冰珠的双手,就仿佛是有人突然如此画下了一道线,破碎的线。

    冰珠破了,雨滴破了,空气也破了。

    连线连到了宗正豪的双手,于是他的手也破了。

    这还不是终点,破碎沿着宗正豪的双手蔓延向了他的双臂、双肩,向上到头,宗正豪的头发突然断了无数,飘散在风雨中;向下到脚,双脚周围的雨水,突然就起了一圈一圈的波纹,均匀地向着四周荡漾开去,紧跟着“咔”一声响,波纹被破坏了,宗正豪双脚下踩着的石板已如蛛网般布上了裂纹。

    “鸣之魄?”从宗正豪手中飞出的冰珠已经停歇了,他两眼直勾勾地瞪着路平,唯一可以确认的,仅仅是这一路传播过来的魄之力,是鸣之魄。

    *

    又要出远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