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零二章 两路刀
    大雨滂沱。

    但是内城护卫队依然要坚持他们巡视各区的职责。

    二区第七街,负责今天二区巡视的第二护卫队某小队,在踏上这条空无一人的街道时,议论的是不久之前发生在第三区街面上的血斗。

    “听说是参加点魄大会的学生,就这样当街,一路杀过去!”当中那位,仿佛亲眼所见,一边绘声绘色,一边手指长街向前比划着,然后他的人就忽然停下了脚步,愣在了当地,目光光直勾勾地盯向了前方。

    “然后呢?”身边有人问着。

    “前面……有情况。”他用一种不敢相信的口吻说着。

    所有人掉转视线望去,心头顿时都是一惊。

    这是他们经常巡视的街区,熟悉这里的几乎每一寸。但是现在,就在这街区的一角,他们此时正对着的地方,一大堆蔓藤不知何时生长在了这里。此时被暴雨淋得软趴趴的垂在墙上,可是就在它们当中,依稀可见一个人形,张开双臂,动也不动地背靠站立在那里。

    “什么人!”诡异的情景让小队立即戒备起来,众人一边抽出兵刃喝问着,一面小心向前。

    没有人回答。

    那个背靠在墙面上的人依旧不动,风吹雨过,搭在他身上的蔓藤随之摇曳着。

    又近了一些,所有人终于看清,一把匕首深深的埋在这人的胸膛。鲜血早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就连地上都没有留下分毫。

    一名队员抢步上前,探了探鼻息和脉搏后。回过头来对众人遗憾地摇了摇头。他拨弄开蔓藤。而后看清了松全的服饰。

    “是院监会的人。”他叫道。

    “院监会的?”小队队长走上前来。望着这张一脸怀疑的惨白面孔。

    “院监会第四指挥使,松全……”他认出了这人。

    所有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护卫队和院监会打交道的地方不多,双方职权不同,系统也不同。护卫队是受各辖区城主统领;而各辖区的院监会,则直接对他们更上一级的帝国院监总会负责,并不接受辖区城主府的分管。

    但是院监会的指挥使是个什么级别,有怎样的实力,他们可都清楚。可是现在。身份不低实力不俗的院监会第四指挥使居然就这么被人挂在了墙上?

    “通知院监会。”小队长吩咐着。他没有做过多的处置,院监会的事,还是由院监会自己处置最为合适。他只是好奇,院监会是针对学院的特别机构,通常来说不会招惹到学院体系外的人,而学院对他们院监会随便一个督察都会怕得要死,这是什么人,竟然把院监会的指挥使给干掉挂在了路边?

    这是在示威吗?小队长伸出手指拨弄着这些蔓藤,一不小心就想得有些多。

    “还有别的发现吗?”小队长问着四下搜寻的其他队员。

    “暂时没有。”众人都是如此答复。大雨,将莫林离开的痕迹都洗刷干净了。

    “留两个人在这。其他人继续跟我巡视。”小队长下令。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队员刚刚讲起的三区街头血斗的事件。在内城,这样的事件可是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了。他情不自禁就有一些担忧,今天的二区,恐怕也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

    西凡跑到了一个路口。他始终没能摆脱身后追赶着他的院监会指挥使,双方的距离正在不断拉近。毕竟,西凡的力之魄境界不过三重天,速度不算太快,他也没有莫林那样丰富的逃跑经验。但是西凡心里清楚,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他根本就不想逃走。

    有人死,有人活。活着的给死去的报仇?

    他不希望出现这种结果,他希望人人都可以活着。

    他想保护所有人,可是他也清楚,他的能力有限。楚敏老师也正是清楚这一点,所以即使要去拼命,却也没有说任何安慰性的话语,只是寄希望于她的拼命更给大家赢得更多的转机。

    西凡不怕拼命。可是他不像楚敏至少有和对方强者对等的境界。他只是单魄贯通,朝他们追来的任何一人单论境界都要在他之上。拼命,也要讲方法,总不能将自己直接送入对方的人群。

    但是眼下,机会来了。

    分散的逃走,让敌人也变得分散。一对一,要拼命的话,这就已经是可以争取到的极限机会了。

    就藏在这个路口,伏击。

    西凡敲定了主意,走到路口就要左转,突然眼前一亮!

    刀光自路口左侧袭来,飞溅的雨水瞬间就已经打到了西凡的脸上,他想伏击的路口,竟然早已经暗藏了敌人在伏击他。

    西凡慌忙向右一滑步,刀光落下。好在他本就在街正中,和藏在转口墙后的敌人有一段距离,这一刀总算没有将他一劈两半,只是割下了他一片一角。

    “到此为止了。”对方说着。

    院监会第六指挥使,森海,手持二级神兵斩铁,他一面说着,攻击却没有停顿分毫。因为他们见识了这个西凡的异能。

    断痕!

    传说中的异能,对记忆的隔断,让即使境界高过西凡的人对他也很是忌惮。所以对他,宗正豪直接指派了两位指挥使,两个双破贯通的修者来对付他。

    一人紧追不舍,另一人却已更快的速度绕到了西凡的前端。

    森海,杀人不用第六刀的绰号他是没脸再用了,对付路平,他足足出了二十八刀,直至透支,也未能得手,眼睁睁的看着路平扬长而去。

    屈辱,绝对的屈辱。

    所以这一次,森海不会再去数六刀还是七刀,他这微不足道的神话已经被破,只有击杀对手,才能让他显得不是那么无用。而对西凡,他令有忌惮。他必须抢攻,让西凡没有精力施展断痕。

    精之魄的异能随时随念而动,发动最快,可就是随念的这一下,需要绝对集中注意力。森海疯狂施展着他的遁声斩,顷刻间就已经出了六刀,就已经是他过去击不倒对手就会觉得很羞耻的临界点。但他已经全然忘了这一点,他要的,只是让西凡没有丝毫还手余地的倒下。

    第七刀!

    雨水被刀风所撩,倾斜着飞出,第七刀,终于正中目标,但是路平不倒!

    森海心头一惊,他知道自己这一击的威力,对方竟然完全不为所动,只有一种可能,自己已经中了断痕,自己这一刀所劈中的,只是自己停留在此的记忆。

    “在哪!”森海吼叫着,空中雨水泛起连串的水花,从远处一刀袭来,破空声疾响。森海拧身,伴随着这一飞刀的破空声,遁身斩再出。

    “中!”森海吼叫着,更大的水花随着他这一刀的落下在空中泛开,但是西凡却早在动,向旁一闪避开了这一刀。他知道森海遁声斩的奥义,是追着声音出刀,而这一刀,他追的是射来的那记飞刀,而不是他西凡。

    谁想就在他一步逼向一旁,那空中的飞刀竟也突然转弯,西凡再避已经不及,飞刀命中,遁声斩,更是追着飞刀的变向,直追过来。

    笔记本电脑坏了,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