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九十章 宁家传承
    西凡很普通,人人都是如此认为的。。。 看最新最全小说尤其他的同伴中有路平、苏唐这两个特别抢眼的存在,顿时将他衬托的可有可无。十人留三的战斗他留到了最后,可是现在让大家去回忆,谁也想不起他在当时有什么作为,好像就是那么平平淡淡的就胜出了。

    此时再一次,西凡站到了所有人眼前。

    他的对手是宁书,比起他不知要更加吸引眼球多少倍,没有人看好他,大家都在百无聊赖地等着他落败。

    但是西凡气定神闲,在考官最终宣布开始前,他没有紧盯对手,反倒回头看了一眼他们摘风学院的人。

    路平被取消了资格,苏唐重伤,莫林……还在斩魄状态中吃草。拿第一这个重任,好像已经完全压倒他一个人身上了。

    真是一帮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西凡心下叹息着,听到考官宣布对决开始。

    他回头,望向对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呵呵。”宁书笑了出来。

    “还在故作镇定吗?”他说道,“其实我听过你。从峡峰区出来的客商,有讲过他们有个学院学生,在二、三年级的时候都冲过了魄之塔的顶端,依稀记得名字好像就是西凡?”

    “他们的口气听起来总是挺骄傲的,但是很遗憾啊,他们都被羞辱了,因为这样的成绩,在志灵区随便一个学院都根本不值得一提。魄之塔这种基础中的基础,冲过顶端很稀奇吗?大概只有你们峡峰区这样以为吧?”

    “看看这里,这里是点魄台。如果你的自信是来自于魄之塔的顶端这种事。我劝你最好小心收拾一下。不然可能会很难看。我保证。”宁书说道。

    西凡不语,沉默了大约有三秒,这才开口。

    “你说完了吗?”西凡问道,“如果说完了,就开始吧!”

    西凡语气如常。不单单是自信,不单单是平静,这分明是不以为然。仿佛两人当中他才是应该更具优越感,更应该居高临下的那一位。

    “好。很好。”宁书感受到了这份不以为然,怒极反笑。

    “那就开始吧!”他说着,“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么我也该当用全力,已示尊重对吗?”

    “那是你的事。”西凡说道。

    “接招吧!”宁书一声呵斥,原本空空的右手里,顿时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不是刀,不是剑,不是平时可见的任何一种兵器,因为它根本就不能称为一种兵器。它仅仅是一本书。

    “落神书?”

    周围的学生们都还在茫然,但是十二考官中的穆永却已经叫出声来。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字。也都纷纷变了脸色。

    很多修炼世家,不只有传承的血脉,也会有一些世代传承的神兵,尤其一些和自家血继异能相得益彰的神兵,那对家族而言价值和地位自然更不一样。

    志灵宁家,也算有些名气,在这两样上,就都占全了。

    安神诀,志灵宁家的血继异能。

    落神书,志灵宁家世代相传的四级神兵。

    比起秦桑手中的奎英宝剑,虽然还低了一级,但是奎英宝剑和秦家的血继异能流光飞舞之间可没有太多联系。但是落神书配上安神诀可是大有作用。因此产生的威力和效果,未必就会逊于五级神兵。

    宁书手里居然有落神书,即使双极学院的学生都不知道,这对宁家而言可是相当于家主信物一般,现在居然交到了宁书手上,这样的宁书有多强大?大家已经无法去想象。至于他的对手,大家更都没有去理会了,对手是谁,还有意义吗?这样的宁书,恐怕就是手持五级神兵的秦桑也不敢等闲视之了吧?

    不少学生不由的都望向了秦桑,包括宁书都是。

    落神书,他原本就是准备对上秦桑时才拿出来的,在此之前,即便是修治平,他也完全没打算拿出这四级神兵。

    可是现在,西凡。

    面对这个他根本没放在眼中的对手,不知怎的,他忽然就抑制不住冲动。西凡不以为然的态度,彻底激发了他的斗心,让他决意使出自己最大的能耐,让西凡彻底清醒地意识到他们的差距,看看他还是不是能够那么不以为然。

    不能把这个惊喜留待对阵秦桑,真是有些遗憾呢……此时的宁书,心下如此想着,他看向秦桑,但秦桑却没有看他,她看向的分明是宁书的对手——西凡。

    西凡居然还是不为所动,四级神兵,在宁书看来已经足够这个山里来的土包子大开眼界了,但是他居然也像是背景深厚,见惯了各种神兵的秦桑一样,一脸见怪不怪的神情。

    去死吧!

    宁书心下更怒,嘴上不说,但是出手却已经是他当下所能施展的最强招。

    落神为安!

    外界一直在疑惑宁书有没有掌握他们宁家的血迹异能安神诀,因为在学院期间,他一直所用的都只是从学院中学来的能力,没有丝毫显露过。

    现在,答案就在所有人眼前。

    落神为安,这已经是洛神诀的最强手,原本不该是单魄贯通的境界就可以施展出的五级异能的招式。

    但是现在,宁书却偏偏凭借精之魄单魄贯通的境界,施展出了这一招。

    或许是因为他有落神书的缘故?人们只能如此猜想了,这种血继异能,除了家族继承血脉的人,又哪有人有更多的了解。

    结束了!

    所有人都在如此想着,落神书的书页在宁书挥手间哗哗地翻动着。书页上的文字仿佛都是活的,在翻动间跳出书页,闪动着精之魄的光辉,精之魄异能的攻击,随心而至,向来都是极快的。

    负责本场的考官望向了丁文。这一击,在他看来已经足以结束对决,依他的判断,这时候他已经应该上去叫停,五级异能加四级神兵,在他看来西凡不可能承受。但是他同时他也知道这组对决是丁文可以安排的,是否叫停,还是要看一下丁文的意思。

    丁文微摇头,他的目光已经望向路平,这种危机的形势,这个乱来的家伙还不冲进去捣乱?

    但是路平没有,就在丁文看向路平时,他看到所有人一个个都好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神情。

    丁文一愣,连忙扭头看向台上。

    落神为安早已经施展,闪烁着精之魄的无数字符,绕圈旋转着,宁书一脸的志在必得,奋力驾驭着这个本已超出他能力范畴的招式。

    为什么还能坚持?

    他眼中,西凡在痛苦,在挣扎,在和安神诀的落神为安相抗衡,却始终没有失去意识。

    不应该啊!

    这种程度的修者,只一转,就已经足够,怎么可能支撑这么久,自己施展的威力还未够?

    宁书咬牙切齿,加强,再加强!

    字符旋转的光华更盛,更拼命。可是在其他人的眼中,西凡站在在字符旋转的光华圈外,距离足足有两米,依旧那么气定神闲,不以为然。

    迟了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