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带走
    轰隆隆……

    一记闷雷响过,阴沉的天空终于落下雨来。

    这没有打断点魄大会的进行,点魄台上的对决还在继续。峡峰学院的卫扬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和实力,但是台上去一片沉默,无人惊叹,无人留意,除了负责的考官宣布着卫扬的胜利,其他人几乎都聚集在了点魄台的一侧。

    从这个位置,三区东大道尽收眼底。大家本是追着跳下点魄台的秦桑看向了这里,最终目睹到了一场令人心悸的搏杀。哪怕后来转去另条街道后就看不到了,众人却还是聚在这个位置,久没散去。直至此时下起雨来,众人各想法子遮雨,这才散了开去,可是即便如此,对于台上高举右臂炫耀胜利的卫扬也根本没什么人理会。

    卫扬有些恼火,这些白痴,也不知跑去看什么,竟然错过了本天才的精彩表现?但是下一秒,卫扬立即看到,所有人都散开了,但是卫天启却依然站在那个位置,背对着对决台,一动不动。

    “小城主!”卫扬从台上下来,慌忙赶到卫天启身旁要帮他遮雨。

    卫天启扭头看了卫扬一眼,面色惨白。雨水再冷,却也比不上此时他心底升起的那股寒意。他的脑中一遍又一遍地出现着路平扯下卫重的手臂,拗断卫重脖子的那一幕,他有些想吐。

    雨水、血水,很快混杂在了一起,在街面上静静地流淌着。志灵城内城的护卫队在街道发生火拼时无隐无踪。此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一队头戴草帽身披雨衣的护卫队员无声地出现在了街道上。很麻利地将这一地尸体逐一装入尸袋。

    三区东大道很快被清理了。三队队长长出了口气。庆幸总算再没有生出什么别的事端。带着队伍走过街口时,三队队长向右转的街道看了一眼。

    这条街道已经封锁,挡在街口的,是护卫一队的队员。三队队长根本没敢上前,护卫一队那可是由城主龙幍直接统辖的精锐亲信,一队中的任何一个普通队员,都会比他这个队长级的人有分量的多,因为他们代表的从来都是城主的意志。

    更何况。三队队长还看到了贾谦,护卫一队队长,城主龙幍的左膀右臂,此时正站在一间房屋外,几个手下进进出出,将几具尸体搬出,横列在了街面。房屋的门口,一对少年男女静静地站着,雨下的再大,也冲不净他们身上的血迹。

    匆匆瞥了这么两眼。三队队长就已从街口走过,他没敢逗留。更没敢过问,哪怕他的心里非常好奇。

    贾谦眼下也很好奇。他一来就试着去感知路平的境界,结果感知到的竟然是一个类乎普通人的存在。在没有运转魄之力时,这少年对魄之力的隐藏竟然极其彻底。

    天生杀手!

    惊人的隐藏手段,干脆果断的杀戮,让贾谦忍不住对路平已经有了一个认知和评定。

    “这都是你做的?”一个他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不过是为了打破眼下的沉默。

    “是。”路平回答。

    “带走。”贾谦没有多说什么。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在缉拿当街行凶的杀手。

    两名队员走到了路平的左右,路平没有抗拒,但却也没有配合的意思,他根本没有理会这两人,只是望向一旁。一名护卫一队的队员弯着身走上前来,将凌子嫣的尸体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尸袋,跟着扛到肩上,和其他人一道快步离开。

    “她会被带去哪?”路平忽然问道。

    “对于死人来说,去哪已经不重要。”贾谦说。

    路平沉默。

    “那我呢,又要被带去哪?”路平突然又问道。

    “听候城主发落。”贾谦用毋庸置疑地口气说着,而后向那两名手下一挥手,同时也开始全神戒备。虽然这才是他第一次和路平接触,但是直觉已经告诉他,这少年绝不是一个会轻易服从的人。他的伤势很重,看起来很疲惫,但是当他留意到他在意的东西时,整个人的状态立即完全不一样。有些人的极限,可是永远都捉摸不到的。

    “并不是很想去。”路平果然不怎么听话。

    “那由不得你。”贾谦的魄之力已经开始流动了,这种状态下的路平还能爆发出怎样的战力,说实话他有些期待,他甚至没有指示其他人,只是自己严阵以待,他想亲自一试路平的深浅。

    结果他没等来路平爆发,却等来又一个声音。

    “他哪也不去!”这个声音同样是毋庸置疑的口气,而且听得出说话人的心情极其不好。

    贾谦回头,看到了秦桑。面如寒霜,却没在看他,奎英宝剑紧握在手,指着前端扛着凌子嫣尸袋的一队队员:“给我放下。”

    换是一般护卫队员,恐怕没几个敢忤逆秦家小姐的意思。但眼下是护卫一队,志灵城主的绝对亲信,轻易就被左右的话可是当不起这份信任的。秦桑的喊话他听到了,但他却没有停,更没有放下,而是继续完成自己在做的事。

    “让你放下听见没有!”秦桑迈步就要上前。贾谦皱眉,对于秦桑的举动固然不快,但是自己这手下的顽固也让他有些疑惑。坚决履行职责这当然是值得称道的,但眼下在做的不过是收尸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其余几个扛着尸袋的队员都已经停下了脚步,唯独被秦桑剑指着的这位,反倒越走越快。

    “什么人!”贾谦意识到不对,立即发难,大步流星赶向这人,心下的戒惧比起方才提防路平时更甚。

    扛尸的这位无疑并不是他的属下,但不知何时竟然混在了他们当中,而他却一点都没察觉。

    “给我站住!”秦桑心下苦闷之极,眼见这些人竟然连凌子嫣的尸体都不放过,也不知有什么发指的手段,更是忍无可忍。这一剑出,就连天上地下的雨水都被带动,跟着剑势,沾染着流光飞舞的光芒。剑未到,雨水聚成的剑光却顷刻凝聚在了那人的身后。

    刷……

    雨水聚起的剑光穿过,但是落在风雨中的却只是一件雨衣。

    谁也没看到用的什么身法,谁也没看到这人施展了什么动作,只这么一晃,他就已经站在了一旁的屋顶。装着凌子嫣的尸袋依然在他肩上,褪下雨衣的他,氅衣在风雨中飘荡着,背心正中的一个“盗”字,仿佛要飞出。

    贾谦神情一滞,立即停下了追赶的举动,并用眼神飞快制止所有手下。秦桑却还不罢休,手腕一转,剑光又向屋顶斩去,但只斩出一半,剑光忽就落下,秦桑身边冷不丁地出现了一个人,硬生生地将她的手给按下,没等秦桑反应,已经抢步护在了秦桑身前。

    “小姐快走!”苦竹望着风雨中飞舞着仿佛妖魔一般的那个“盗”字,心中已有赴死的准备。

    盗,就只这一个字,这就是他的名号,再多的修饰,都比不上这一个字的纯粹。

    当世六大强者,唯一一位从未出示过姓名,甚至没显露过真容的一位。

    *

    累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