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谢谢,再见
    峡峰城主府的第一智囊卫明,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这么早走向生命的终点,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最后会丧命在这样一个他一直很不以为然的,甚至连“对手”两个字都觉得不值得赋予对方的人。。。 看最新最全小说

    路平!

    卫明已经没法发出声音,在心底他咬牙切齿地叫着这个名字。

    他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早早的将路平解决掉,那些时候先发制人的话就不会再有如今的威胁,也不会这么早就迎来自己的最终归宿。

    后悔啊!

    生命的最后一刻,卫明懊恼,但是路平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击落下,整个世界终于彻底离他而去。

    “呼……”路平长出了一口气,望向倒在一旁的苏唐。

    卫明的判断并没有错,苏唐方才不过是垂死挣扎,并没有持续战斗的可能。那一挣之后立即倒地,但是眼下,她却在笑着。

    路平望着她,也在笑着,他向前走了两步,想去扶起苏唐,可是两步之后忽然脚下一软,噗通一声,也倒在了地上。

    他本就已经受伤,一路打杀下来的负担也远比所有人以为的要沉重的多。到了此时此刻,终于完全无力支撑。

    彻底倒下的两人四目相对,却依然不改笑容。

    “还活着。”路平说。

    “嗯。”苏唐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一起努力扭了扭头,一起望向一旁站着的,不知所措的凌子嫣。

    “快跑吧!”路平说。

    “好好活着。”苏唐说。

    凌子嫣眼里含着泪。眼前的这两个人和她不过萍水相逢。却拼了命地帮助着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谢谢。谢谢你们……”凌子嫣不住地说着,除此之外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快走吧,不要再被人看到了。”路平翻身躺平,这时缓下劲来,只觉得全身都在疼痛,身体疲惫虚脱的程度,除了从组织逃出那天以外,还从来没有过。

    “我……走了。”凌子嫣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她是一个习惯于听从的人,更何况她也意识到她离得路平、苏唐他们越远一些,对他们来说越是好事。所以她没有在犹豫,快步走向门口。

    “我们最好也快点离开。”苏唐说道。

    “嗯,你还能动吗?”路平问。

    “坚持一下。”苏唐说。

    路平笑。别的事,他不敢说太有把握,但是坚持,从他记事起,他就一直在坚持,苏唐也是如此。

    两人一起撑着地。颤巍巍地准备站起。凌子嫣已经走出门外,她回过头来。准备最后看两人一眼,眼中虽然还含着泪,但是这一次,她也露出了笑容。

    “谢谢,再见。”她说着。

    “再见。”路平、苏唐也在朝她笑着,忽然一道寒光,猛然就从凌子嫣的胸口迸射出。

    笑容顿时僵在了凌子嫣的脸上,她没来及做出什么痛苦的表情,就已经要倒下。

    路平、苏唐顿时不知哪来的力气,齐齐抢步冲出,一左一右扶住了凌子嫣。

    鲜血早已经从她胸口浸出,不断染红着衣襟,泪水还没有完全拭去的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光华。她没有在看两人,但是口里最终说出的两个字却依然是:谢谢。

    是谁!

    路平再次进入高度戒备的状态,但是眼下的他实在已到极限。听魄只能稍作施展,却再没有精力可以维持。但这短暂的瞬间,却也有魄之力的声音一闪即逝,路平抬起头,望向对面的屋顶,却已经空无一人。

    扭头望向苏唐,苏唐摇了摇头,一脸的难过。

    凌子嫣到底有什么厉害关系,路平和苏唐并不太了解,也不想去了解。他们只是无法接受所有人对这小姑娘生命的漠视。

    活着,是个很平凡很简单的愿景。可当自己的生命不被尊重,活着,就成了完全不受自己左右的事情。这一点,组织出身的路平和苏唐都已经有过最深切的体验。

    凌子嫣总算没有这么惨,可是身上却也束了一道枷锁,于是到最后,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她的生命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被剥夺。如果不是路平和苏唐插了一首,她甚至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可即使如此,最终究竟也没有救到她。

    几个街区外。

    秦桑彻底落入卫明的精心布置。哪怕卫明已经身死,他的安排却还是被忠实地执行了。秦桑在“路人”的接连指引下,最终当然是一无所获,而她这一次在问向忠实的路人时,终于得到真实的答案:不知道,没看见。

    秦桑不知该如何继续,回头看看,路平也没有跟来。这原本是她期待的结果,可是现在,她却希望路平能在这里,能和她一起商量商量。在找到凌子嫣这件事上,大家到底还是有一点点共识。

    有些无助的秦桑开始在这一带漫无目的地寻找并打听,直至一个她熟悉,却又意外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

    “苦竹?”秦桑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苦竹算不上是个名字,因为整个大陆都没有“苦”这个姓氏。但是秦家的这一代家主,也就是秦桑的父亲给了他这样一个名字,从此他就叫苦竹。

    谁也说不清他在秦家到底算什么身份,只知道他经常随在家主左右,端茶递水什么都做,也有时候会突然离开很久,去干什么谁也不知道。而秦桑的记忆,似乎小时候陪她玩耍也是苦竹做过的事。不过那从来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苦竹只会生硬地听从她的吩咐,和他玩就和玩一根木头一样没有什么区别,是秦桑小时候让她觉得最无聊的事情。

    而现在,苦竹竟然就出现在这志灵城里,而且是出现在她面前。

    正好!

    秦桑想着,她正好需要可靠的人帮助。

    虽然苦竹很无聊,她一点也不喜欢,但是不知为何,她却异常信赖这个人。

    “快!”秦桑连忙向他交待着,“找到凌子嫣!”

    “已经不必了。”苦竹说。

    “嗯?”秦桑愣。

    “她死了。”苦竹说。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秦桑惊讶。

    “我。”苦竹说。

    “你?”

    苦竹点头。

    “你为什会在这里?”秦桑问。

    “小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一板一眼的回答,这就是一贯的苦竹。

    “什么时候开始?”

    “从小姐离家前往双击学院那天开始。”苦竹说。

    ===============================

    情节正在大展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