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八十章 越战越强
    街道上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路平那身白色的无袖氅衣早沾染了不知多少鲜血,背后那个“赶”字上,一道殷红仿佛一柄弯刀,惨烈地斜劈上去,也不知是如何飞溅上去的。

    路平只有一个人,他在向前走着。

    峡峰城主府的密探一共有六个人,却在不住地后退。

    为了更清楚地看清路平的举动,身形比路平要高出一些的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微低着头,乍一眼看上去倒像在低头认错一般。

    他们当中被护在最后的一位,此时竟然拿出了纸笔,当街书写着什么。

    他在记录,记录他们所正在经历的。

    路平,这个名字开始出现在城主府,从来没有人把他当回事。回绝城主的接见,在他们看来那就是不知死活的举动。不过之后的调查中,完全没有丝毫线索的空白过去,为路平平添了几分神秘。不过即使这样,又如何呢?统辖着整个峡峰大区的峡峰城主府,完全没有理由会把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视为威胁。

    即便是到了现在,他们在路平的进逼下不住后退,却也只认为路平对他们来说是威胁,完全没有人认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可以和城主府抗衡。

    “看来你们不准备接受我的建议。”路平这时说道。

    当然不准备。

    面对自己的职责,这些密探都早已经有用生命去维护的觉悟。

    “呀!”当中一名忽然猛喝一声,冲出。

    其他五人却不配合,只是死盯着路平。被护在最后的那位尤其认真。

    “呀呀呀呀!”冲出的这位却尖叫个不停。看起来有一些可笑。可是他的速度,他的力量,在这一声声的尖叫中却开始逐步提升。

    于是再没有人觉得这可笑,这种用鸣之魄来提升其他魄之力的异能,在整个大陆极罕见,也极著名。

    昭音初。

    大陆五魄贯通的六大强者之一,也是六人中唯一的一个女人。利用各种声音来提高魄之力,正是她所擅长的以鸣之魄为引。让多种魄之力彼此促进强化的异能“闻弦知意”。

    而现在,一个不知来历的普通修者,看起来境界也并不怎么高,所发出的音节也极简单,所实现的提升也没资格和昭音初相提并论。但他所做到的却的确是“闻弦知意”才能做到的事情。

    这人是谁?

    和昭音初有什么关系?

    所有看出这尖叫用途的修者,不免都要想到这个问题。对这个不起眼的普通修者也不敢有任何轻视,他的背后可是有可能藏着大人物的。

    但是尖叫声却在这时嘎然而止。就在所有人都在谨慎思考这人身后可能的可怕背景时,他已经被路平掐住了脖子。再跟着就已经被路平扔到了身后。

    即使有这“呀呀呀”尖叫的提升,他也依然无法跟上路平的速度,解决他。路平只是用了一击。一点犹豫迟疑的神情都没有。

    是没察觉这可能的六大强者背景,还是他即使知道。也根本不惧?

    提笔在后的那位密探反倒是踌躇了,无法落笔了。路平的态度干脆到让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分析路平的心态,他只能是如实的记录这一经过。

    路平却已经毫不留情地冲向前来,几位密探连忙四散,看似是要包围路平,其实每个人都很注意的是和路平保持距离。

    包围是假,营造出包围的意图才是真,他们很清楚地记得他们得到的指示是拖延,不是其他。眼下发现想做到其他也很难,也没有办法用更效率的方式实现拖延目的后,他们终于彻底拉开了打拖延战的阵势。

    但是有一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实在无解。

    路平的速度。

    只一眨眼,他就已经截到了他们当中某一位身前,出手也是快如闪电,人们的视线刚刚捕捉到他移动后的身形时,他的面前就已经倒下去了一位。

    紧跟着,下一位!

    再一位!

    再一位!

    四次移动,四次出手,不过眨几次眼的功夫,密探已经倒得只剩下一位。一直躲得最远,手里还拿着纸笔的那一位,眼睁睁地看着伙伴们在顷刻间被路平打倒,弱得让他有些不认识。

    他知道他们不弱,也知道他们为了完成使命连死都不会怕。

    是路平太强,他们一直弄不清楚的,未知的强。

    而此时,他还有一点新的感受。

    越战越强。

    纸上再添他潦草的笔迹。他已经没时间详细记下过程,只能快些写下自己的感受。他认为百分百准确的感受。

    他不准备逃走,他相信自己也逃不走,他最后要做的就是将他所记录下来的有关路平的情报送出。布满凌乱潦草字迹的纸张被他飞快卷起,路平却已经向他冲来,以路平的速度,冲过这点距离只不过要眨眼。但是他刚冲出两步,忽然一个踉跄,险些就要跌倒。

    嗯!

    仅剩的一名密探在这时心下就是一跳,几乎就要把握这一时机出手。但是在峡峰城主府训练出的强悍素质让他克制住了这一举动,他没有攻击,而是抓紧时间完成手头要做的事,将卷细的纸塞入空心的笔杆中。

    是引诱吧?

    飞快做着这些的时候他也在飞快思考,而后庆幸自己没有冲动,他觉得这一定是路平引诱他出手攻击故意露出的破绽。

    结果就在这时,噗一声,血花好像雾一般从路平的口中喷出,身形也愈发地摇晃起来。

    他有伤,一直有伤,从高高的点魄台上被扔下,点魄大会的考官可没有对他留情。路平从里到外都有伤,就在之前他即使走路都在忍着疼痛。

    但是他依然和峡峰府的密探们大打出手,施展着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鸣之魄更是一刻不停地跳动着节奏。

    这是何等顽强的毅力,这还只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忍耐力竟然要比他们这些经受过严格训练的密探还要可怕。

    这是应该着重记录下来的情报,密探忍不住想再补充一下,可是他随即看到了路平的眼神。

    嘴角带着血,身子在摇晃着,但是他的眼中可没有什么痛苦的神色,有的只是誓不罢休。

    路平冲上,密探扬起了手,他在最后一刻他放弃了临时萌生的所有念头。

    他被路平撞到,强横的速度和力道,带来的伤害他完全无法承受。但他只是望着上空,那藏着他情报的笔管,被他丢向了半空,他也用最后一点魄之力放出了他们城主府驯兽的指令。

    咻!

    一只雨燕不知从哪里高速窜出,衔住半空中的笔管,一闪而过。

    密探一脸欣慰地倒下了,路平望着他所做的这一切,知道肯定是不利于自己的,但是此时的他真的已经不能再做什么。鲜血,沿着他的嘴角继续向下跌落着,路平随手抹了下,迈过这密探的尸体,继续向前。

    ================

    大家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