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早有的约定
    苏唐停下了脚步。本文由 。。 首发

    对魄之力的感知从来都不是她的强项,但是血力子的天赋血脉让她拥有无比浑厚的力之魄。而力之魄带来的提升可不只是力量、速度等等,还包括敏锐的皮肤触觉。苏唐甚至可以感受到极其轻微的空气流动。

    此时,空气流动有异。

    停下脚步的苏唐将一只手掌举在了身前,更是很快就确认了这一点。

    周遭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着空气顺畅的流通。

    是陷阱吗?

    苏唐没有在轻易向前冲,她回过头来,看到了身后追来的卫明。

    卫明没想到苏唐居然能够察觉有异,不过也没有太慌张,他的布置已经完全完成。

    望着苏唐,卫明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右手狠狠地攥握成拳。

    发动!

    就在这一握之间,围在苏唐四周的魄之力齐齐向着当中的苏唐冲去,苏唐也没有束手待毙,一拳轰出,不管周遭是有什么,她袭击藉此轰开一条出路。

    澎湃的力之魄,倒是真将卫明在她正面使用悠游之翼布下的魄之力给吞噬了。可是攻击来自四面八方,苏唐安然无恙地冲出了一步,但是很快,血花无声无息的泛开了。

    浑身上下再次添加了不知道多少伤口,有深有浅,苏唐终于没办法继续支撑了,踉跄着坚持了两步后,摔倒在地。

    “抓住她!”卫明示意着。一名密探冲出,已经完全无力再战的苏唐被他很轻松地捉住。此时要解决苏唐当然轻而易举,但是卫明并没有这样做。甚至之前的攻击。他也是有意避开了苏唐的要害。他要暂时留下苏唐的命。这比苏唐的尸体可有用的多。

    卫明回头,望向身后即将面对他们八名密探的路平。没有说什么,只是冷笑着指了指被他们捉住的苏唐。

    “继续追!”卫明没有停下来挟人质和路平周旋的意思,带着苏唐就继续去追凌子嫣了,这才是他们的根本目标。

    负责拖延路平的八名密探,原本个个神情凝重,压力很大,眼下顿时都松了口气。当中一位甚至愉快地笑了出来。

    “小子,识趣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这件事和你无关,老老实实待在这,你的小朋友完事后自然会回来。”

    卫明没有交代什么,但是密探们都很清楚应该怎么做。虽是威胁,但是口气却并不重,反倒是诱惑的意味更多一些。软硬兼施,晓以利害,让路平在一个路人和自己的密友之间做出一个选择。这看起来一点也不难。

    “我知道该怎么做。”路平当即表态,这让八位密探顿时都送了一口气。原本潜伏在侧暗中行动的那两位,原本还在悄然行事,听到路平这样说后,也大有终止行动的打算。

    “这就对了。”一名密探很是欣慰地说着,心下则在感慨小孩子到底还是好骗的。这种不重要的角色,他们根本不会去重视和他的什么约定,只是用最快捷的方式解除他的干扰,让他们顺利完成任务就是了。至于之后那就看心情而定了。不过就眼下路平杀伤了他们这么多人,密探们都很肯定,他们的心情是非常非常糟糕的。

    “这种事,我们早就有过讨论。”路平却对对方欣慰的赞赏毫无反应,一边自说自话,一边继续向前走着。

    “你要干什么?”

    “站住不要动!”

    “不要在向前了!”

    密探们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但是路平依然故我,一边继续走着,自说自话也没有停止。

    “如果有一天,遇到这样的胁迫,那该怎么办?”路平说道,“我们讨论后约定,如果是这样,那就由剩下的那个,代替两个人的份更好的活下去。”

    “完全不必如此,只要你留在这,你们就可以两个人一起好好地活下去!”密探连忙说着,严厉的口气再次变得充满诱惑。

    但路平依然像是没听到对方在说什么,继续着他的讲话:“不过在一个问题上,我们有分歧。”

    “苏唐说不要纠结于仇恨,好好活下去更重要;而我认为,不把仇给了结了,活得总是不会太痛快。”

    “现在,你们告诉我,我需要开始复仇了吗?”路平停步,望着身前的六位密探,神情坚定而认真。并不是很多话的路平,告诉了这些密探三件事。

    第一,他不会受威胁。

    第二,他会活下去。

    第三,他会复仇。

    而这一切,全都将取决于他们的行动。路平没有威胁,用的是陈述的语气。但是八名密探的却都从心底里升起一丝寒意。不过是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为什么会谈论过这种问题?而且还很认真的讨论出了结果,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你这小鬼,考虑问题未免也太简单了……”一名密探顾左右而言他,暗中行事的两位密探立即心领神会,对路平,他们已经没有胁迫的把握,趁着此时话题还没有中断,吸引他的注意力,他们两位可以开始暗中下手。

    两位密探悄然探到了路平的身后,一左一右,路平看起来毫无觉察,两人已经冲出,身形如箭,却依然悄无声息。

    路平依然没有回头,却猛然向后一跃,顿时和急速冲出的两位密探一个错位。两人慌忙调整,但路平动作却更快,张起的双臂狠狠的落下。左边这位,直接被手肘击中了后心,立即扑倒在地,右边这位,脖子却被路平落下的手臂夹在了腋下,还没来及挣扎,路平身形一拧,咔一声响,脑袋无力的耷拉下来。

    顷刻间,一人毙命,一人生死未知。正前方的六位密探甚至刚刚发起攻击准备前后夹攻的配合,身后偷袭的二位就已经被料理。

    反应快?

    不,绝不只是反应快。路平根本就没回头看,就已经有所行动,向后跃出的行动不只错位攻击了二人,更和他们六人拉开距离,让他不至于同一时间要应对太多。

    他不只是反应快,而是完全掌握着他们的行动,做出了最合适的应对。他们因为是他们占据着先手,考验着先手,事实恰恰相反,是路平每一个举动都极具针对性地走在他们的前面,需要反应快一点来应对的,不是路平,而是他们才对。

    “我建议你们待在这里别动。”路平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