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不知道的事
    苏唐和秦桑的对决在街上清出了大片的空白。眼下苏唐离去,秦桑去拾剑,两人都已经离开,所有人却都小心翼翼,十分迟疑的,慢慢填补起了这片空白。

    卫明率领着峡峰城主府的密探,随着人群移动出去,开始了高效的追捕。

    卫重没有动。

    肥胖的身躯,一人占据着两人的位置,就这样讨嫌的站在街道正中。可是朝他望来的人在接触到他那仿佛可以将人刺穿的凌厉目光后,却都纷纷避让着。此时的卫重,脸上再没有那温吞吞的笑容,他所散发出的气场,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绕开他,一片新的空白就这样诞生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路平。

    身子微弓,左手按在右腹部压迫着疼痛,目光专注地在人群中移动着。很快他也看到了卫重,脚下立即一停。卫重则已经顺着他那专注的目光回头看了看,立即判断出路平所注视的正是他们峡峰府的密探,温吞的笑容,瞬间就爬上了他的脸庞。

    “你这小子,我还真是有点欣赏你呢!”卫重说着。

    他距离路平少说也有五米,却用的是很身边人说话的语气和音量,他并不担心路平会听不到。

    “谢谢。”路平说着,开始重新向前走。

    “不过很可惜。”卫重说。

    “怎么?”

    卫重没有继续答话,和路平这样聊了两句,在他看来已经很不效率了,实在是因为他确实很欣赏路平。不吐不快。

    不过对于他的欣赏和遗憾。他并不准备多做什么解释。

    卫重脚底一旋。那绝对超过两百斤中的身躯,忽就飘然而起,连地上的尘土都没有惊起太多。

    一叶落!

    卫重一出手,就是绝招。他既然已经决心要铲除这只黄雀,那么无论是谁,他都不会再留情,只会尽全力。

    两百多斤重的身躯,飘然而至。这是一种言语根本无法描述的诡异景象。四周的人全都看呆,卫重那肉肉厚厚的手掌已经向着路平的脑门拍去。

    路平神色不变,头向旁偏,迈步就要闪过。

    “我知道,你的速度很快。”卫重笑着。一叶落通过改变重量,对速度有提升,但有限,绝对无法达到路平的程度。卫重这飘然而至的一掌,眼看就要被路平电光火石地避过,但他却依然不慌不忙。就在路平的身形要从他臂下钻过时。卫重那仿佛一阵风就可卷走的轻飘身形,忽然急坠。

    轰!巨响。

    卫重双脚落地。只是丁点距离,这一落却踩得大地都仿佛在震颤。青石板铺就的路面,在他的双脚下生出一道道裂纹,向着四面八方扩散着,跟着就有石块崩起,方圆两米的路面,竟然都被他这离地不过寸许的落地给压碎了。

    千木重!

    有可以让身体变轻的手段,自然也有将身体加重的手段。

    卫重这重逾两百多斤的身躯,严重影响了他一叶落的效果。只因为他更加擅长的是与一叶落相对应的,急速加剧体重的异能千木重。

    这突然间的一落,就是他突然使出了千木重。如此和一叶落效果形成强烈反差的突袭,极难防备。在卫重效力峡峰城主这数十年间,如此用全力的变换施展,一共只失手过三次,近十五年间,更是一次失手都没有。

    今天,也不会!

    手臂横落,路平想从他的这只左臂下钻过,却正中了卫重的下怀。对路平的速度,他早有概念,还不足以避过这突然变换的千木重的一击,接下来自己该烦恼路平的头颅被打碎后粘到自己手臂上的脑浆改怎么清理了。

    足以压碎方圆三米青石板的大力下沉着,从卫重的双脚,也从他的左臂。

    可是双脚已经踏碎了方圆三米,左臂沉下的重力却始终无处安放。

    卫重的心顿时也一沉。

    他早该压中路平了,脑浆子这时候也应该飞出了,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躲到哪里去了?

    卫重还顾不上去找,双脚已经有了着落了,但是安放在这左臂上的力之魄,因为没有目标,落在了空处,此时反倒在向下拉扯起了他的手臂。千木重的重力,可不是闹得玩的,自己得快些化解了这重力。

    结果这时却有声音从卫重的身下传来。

    “你还知道什么?”路平问着,似乎是对卫重刚才那句话的回应。

    这小子在这里!

    卫重大惊。他的身子太胖,肚子也太大,尽然没有一眼瞧见路平其实并没有闪开,而是一缩身子,让他这右臂落空。如果卫重不是那么自信,如果卫重早想到这一点的话,也沉一下身子,让手臂继续压下,还是可以压倒路平。

    但是他没有,也确实对这样一个大胖子,屈膝缩身不会是他喜欢的动作。

    而现在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路平看起来倒想帮他一把,说出那话时,双手如电般地扣上了卫重的手臂。

    “不要!!”卫重意识到了什么,脸上前所未有的出现了恐惧,之前说话都是慢声细气,好像只是对着身边诉说,眼下这一声呐喊,连整条街都可以听到。

    路平神色依然不变。

    惊叫?那对他不是干扰,他全神贯注在听的始终都是魄之力的声音,他越来越体会到这异能在实战中的价值了。

    他听的很清楚。

    一叶落时力之魄流动的声音,再到变换成千木重的瞬间,就仿佛河水逆流,明显到无以复加。而此时他也可以听到,这条手臂中还有卫重刻意重点加强的力之魄,这就是卫重要用来击杀他的一击。可是现在,超级重力无处安放,路平的双手,搭在了他这只手臂上。

    啪……嚓……

    有肌肉撕裂的声音,有筋骨错断的声音,似乎响了很久,也似乎只在那一瞬,跟着就是喷溅而出的血花,和周围人群发出的尖叫。

    卫重终于不用烦恼粘到自己手臂的脑浆该如何清理了,他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他的手臂到哪去了。

    粗壮的左臂,就这样硬生生从肩膀上被撕下了,但是卫重心里很清楚,这几乎全都是出自他自己施展出的千木重重力。路平所做的,只是在应该停止受力的节点上,又给他加了一把力。

    很精准,很精确,路平仿佛比他卫重都要清楚那个会让他无法支撑的节点在哪。路平找到了它,破坏了它,最终,卫重的手臂离他而去,因为他的千木重无处安放的重力。

    十五年没有失过手的攻击,一失手,竟然就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啊啊啊啊啊啊……”卫重十五年没有这样咆哮过了,哪怕听闻儿子的死讯时。他愤恨,他不解,他自认自己一点都没有轻视路平,哪怕他的境界比起路平要高的多。但是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有人和路平通过气,告诉过他要提防他这种攻击手段?

    可即使那样,也未必能有路平如此的发挥。这种精准的洞悉力,哪里是听到一点情报有所防备就能拥有的。

    这个臭小子,还隐藏着怎样的能力?自己需要好好观察。

    咦……

    正这样想着,卫重忽然发现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不对,这是一个奇妙的视角,他所看到的竟然是他身后的景象。低下头时,看到的竟然是自己的后背,自己的屁股,自己的脚后跟。

    一只手从他的脑后离开,很快他看到路平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视野内,身子微弓,左手按在右腹部压迫着疼痛向前走着。路平没有回头,但此时卫重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的是他迎面而来的专注眼神。

    自己,挡在了那眼神前,于是现在……

    “你……”

    卫重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声带却早已经连同他的脖子一起被扭断。

    肥胖的身躯终于倒在了地上,眼睛死瞪着路平不断迈向前方的双脚。无法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只能这样包含在眼神中。

    你这个小鬼,杀人居然这么干脆果断,这是我不知道的……

    ====================

    凌晨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