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七十章 听破
    火焰仿佛一条龙,从丁文的手掌直冲向了路平。所有人这才知道,他们之前所见到的悬林离火是多么的低调。丁文根本就没有出过全力,三魄贯通的强者绝不如他们所以为的那么简单。眼下这道穿台而过的悬林离火让所有人为之色变,很多人明明距此还有大段的距离,却都情不自禁地后退着,已经开始下意识地闪避了。

    就连总是很平静的路平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也是这才知道,原来丁文还没有对他们下过狠手。不过这一次,丁文真的毫不留情。他的目的本就是要帮着秦家解决凌子嫣这个隐患,至于路平,捎带还是不捎带,其实并不在他太多的考虑内。无论路平展示出了多么令人惊讶的素质,在丁文眼中这终究只是一个小人物。

    但是这小人物,却总做出让人意外的举动。

    路平不闪,不挑,而对这条由气之魄和枢之魄双魄配合燃起的火龙,他迎面冲上。

    疯了?

    所有人都是这样想,避都避不及,还直接迎上?

    找死!

    在大家看来,路平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找死。

    就连楚敏也是神色一变,她已经准备出手,在她看来这绝不是路平可以接下的攻击,但她没有想到路平居然如此无理地直冲上去,他当这攻击是儿戏吗?

    风起!

    但是路平这样主动碰撞上去,楚敏的风再快也赶不上了。

    路平冲向火龙,挥拳。

    面对如此充满魄之力的异能攻击。就凭这普通的拳脚。有用?

    天真……

    所有人眼中。路平接下来就要化为灰烬了,就从他那挥出的右拳。但是就在拳端,此时突然想起尖锐的鸣叫声。

    鸣叫声中,悬林离火开始了疯狂的跳动,突然间就绽向了四面八方,偏就一点都没有烧到路平的拳头。

    悬林离火溃散了?

    就只这样一拳?

    所有人目瞪口呆,境界不够的人,根本没有察觉到。

    这不是一拳。只一瞬间,路平手臂伸缩,转腕,击出了不计其数拳。

    不计其数,因为即使察觉到这点,也根本没几个可以数清这一拳在一个刹那间就有多少变化。

    桥诚的弟弟乔影字号音速,但是桥诚此时真想把乔影拉来,让他看看什么叫做音速。大概有那么快吧?其实就连他也并不太确信,但是至少可以完全确认这一拳中告诉绽放开的鸣之魄。

    “还有这手呢?”楚敏掌中已有风御起,但她没有着急把风送出。而是开始欣赏起路平的应对来。

    她,自然是完全可以看出路平这一拳的道理。即便对鸣之魄她并不是很擅长。

    路平,可不只是高速出拳,他用他“听魄”的能力,将丁文这悬林离火听得清清楚楚。

    别人眼中这是一团火,但在路平的耳中,这是气之魄与枢之魄构架起来的脉络。

    他的拳,绝不是别人眼中的直接挥上而已,他的拳,每一个变化,都这对的是这悬林离火魄之力交织的脉络,他的每一击都打在关键处。

    这根本是不可思议的事,哪怕是楚敏这种境界能想到这种方式,却也无法将其变成现实。

    即使楚敏,也没有路平“听魄”这么匪夷所思的判断能力,竟然可以将魄之力的流动运转清晰判断到这么精确的地步。然后再用他的高速出拳,一点一点去破坏。

    积少成多,聚沙成塔。

    所有人很快就有了一个感觉,路平好像不是在出拳,他好像是在撕,用他的拳头,将这道悬林离火的火龙撕了个粉碎。

    所有人目瞪口呆,甚至正飞奔在点魄台石阶上的梁正,在看到台上这一幕后,都有一点傻眼。

    但最最最震惊的,当然还得是这道悬林离火的主人,丁文。

    徒手,不是挡,而是撕,他轰出的一道火龙,居然就这样被人给撕了?

    路平的四周还在飘荡着火苗,但早就不是最初的方向。一个个都像是失了魂似得,漫无目的的随风摇摆着,已经根本没有什么威胁了。

    丁文像是才想起什么似得,连忙一挥手。

    没有用,所有小火苗他都驾驭不到,全都就这样摇晃飘荡几下,便在空中熄灭,不留一丝痕迹了。

    早点出手,他还是可以完全控制着这道火龙的,但是他真是一点都没有想到,有人可以就这样把火龙给撕碎了,撕没了。

    这是什么能力?

    丁文大概也可以看出路平撕掉他火龙的方式,但这是靠听做出的准确判断,这一点丁文是看不出来的。

    “听魄吗?哪可能有这样的听魄啊!”楚敏已经可以肯定,路平这个绝不是他们一般认知中的那个特别简单的感知异能听魄。

    “听破还差不多吧?”楚敏对路平这个异能,有了一个更准确的定义,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名称。

    但是这是,丁文的双手已经各升起了一团火焰。

    一道悬林离火不够吗?那就两道。

    火龙飞出,飓风起,两道火龙就这样被风圈引着,窜向了天空,蔚为壮观。

    楚敏出手,她终归还是需要出手。因为她看的出路平刚才消耗极大,威风了那么一下后,能不能再顶一轮可就不好说了。

    路平一看不用自己再挡,急忙回头,他可没忘自己冲上来是干什么的。

    秦桑已经走到了凌子嫣面前,剑尖稍递就可以刺下,她还没有出手,不是因为被这边的场面吸引,事实上她也根本没有多在意这边惊人的一幕。

    她的心思已经完全被纠结占据,根本没心思理会其他,她还没有动手,只不过还需要再心里下最终的决心。

    无论如何,这事终归要去做,这事关家族的荣辱兴衰,决不能等闲视之。

    长痛不如短痛,秦桑一咬牙,剑出,路平也正在此时飞身冲回,一脚踢出,心思恍惚的秦桑也没什么防备,这一剑被踢得一偏,从凌子嫣颈边带过,留下浅浅一道伤口。

    “你不要多事!”秦桑怒。唤作别人,她这时一定会怀疑对方是看到的凌子嫣的价值,意图救下对他们秦家有所图谋。但是路平,她却很自然而然地没去想这么多,只是觉得这家伙在多管闲事。

    “还不走,真的想死吗?”路平却不理秦桑,对着凌子嫣说道。

    想死吗?

    当然不想,哪怕被问一千次,自己也能毫不犹豫地回答。

    凌子嫣抬头,望着怒气冲冲的秦桑,望着拦着秦桑的路平。

    她不想死,她希望活下去,可是小姐又不肯改变主意,想活下去的话,大概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凌子嫣起身。

    路平让她快走,可是自己又该向哪里走?

    ==================

    不算早上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