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取消资格
    因为路平的举动而心生畏惧的道然,在看到舅舅夏博简亲临点魄台后,胆气顿时就又壮了起来。这心态一变,看法顿时也跟着改变。之前还觉得路平的举动疯狂而可怕,这一有了底气,忽然又觉得如此行径是白痴又可笑。

    如此想着,道然忽然一咧嘴就笑了出来。

    “你……”他一边笑着,一边就要说点什么,但才说了一个字,却看到路平也笑了起来。

    道然觉得自己笑是应该,是理所当然,可路平有什么理由也笑?道然很莫名,渐渐就笑不出来了。

    温言这时也笑不出来。

    她的脸上挨了几拳,声带被打伤,头甚至被道然踩,但因为道然一伙人的意图是想慢慢折辱她,温言所受的伤势并不算太重。除了暂时无法发声,其他行动完全无碍。

    她笑不出,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路平。路平为了帮她脱困,可是陷入了比她之前要糟糕地多的困境。这样强行干扰到点魄大会的对决,恐怕会被直接取消参加点魄大会的资格吧?

    温言想到的,很多人都想到了,夏博简的门生们幸灾乐祸的期待着,结果路平自己像是不知道这一点似得,居然还在笑。

    有你笑不出的时候,不少人都在如此想着。丁文,也终于要代表点魄大会做出对路平的处置了。

    “你!”丁文指着路平,自己也觉得终于能出一口恶气了。

    “取消资格。”冷冷地四个字。没有解释缘由,没有陈述什么规则。一切都那么一目了然,根本不需要多讲什么。

    夏博简的门生们终于等到这一刻了,他们险些都要开始庆祝,但他们保持了克制。这种时候,欣赏路平的反应,欣赏他笑不出的表情才是更美妙的事情。这个土包子,总算要清楚他这么做的后果了。

    结果路平还是在笑,对于丁文这冰冷的。在点魄大会上最最致命的裁定,他的反应,仅仅是一个字。

    “哦。”路平说。

    哦?就这样?就这么完了?

    苦修四年,所有人都在奋力争取的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样被抹杀,反应居然就只是一声“哦”?

    所有人都觉得很受伤。哪怕这次点魄大会上有很多人弃权弃得好像很干脆,可他们全都是出于无奈。弃权这样的决定。谁不是咬着牙含着泪做出的?

    结果被强行取消资格的路平却如此轻易平静地就接受了。

    假的吧?

    大家都想在路平脸上看出些什么,大家都觉得他一定是在强忍。但是,没有,真没有,路平的神情真就这么平静,对此很无所谓的样子。他走到了考官身边。大家还以为他要申辩点什么,结果他仅仅是从考官身边走过而已。

    没有人阻拦。

    被取消了资格,当然就该离开。路平的举动在疯狂无理的乱入助拳后,忽然又变得极其顺理成章的合理。可是无论无理还是合理,他带给人们的似乎只有惊诧。他好像就有这样天然的体质。

    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路平走出了点魄对决区。温言连忙跟上,但是满肚子的话这时候却因为声带受伤全都说不出来。

    跟着路平,温言也来到了小彩旗下。

    “唉。”西凡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路平的目光全是遗憾。

    “为什么没有放着我来?”但是紧跟着说出的话却让听到的人都险些跌倒,怎么遗憾的地方是在这里吗?路平现在可是被取消参加点魄大会的资格了啊!就这件事上就不能有点大家想看到的反应吗?

    “哦,你早说啊!”路平对西凡说。

    “你没说你要上啊!”西凡说道,两人就这个问题还互相埋怨上了。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因为这,路平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无奈的神色。

    “唉唉唉!”西凡却还在不住的遗憾叹息,看温言的眼神很有些不好意思。

    温言忽然懂了。

    对于她和修治平、石傲因为帮忙被天照学院除名的事,这些人始终是心怀愧疚的,所以当自己遇到这样的困境时,他们义无反顾的出手。被点魄大会取消资格这种结果,根本就不是他们做出这种决定的障碍。

    温言向西凡摊了摊手,也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她并没有因为自己帮到过路平他们,就理所当然地期待着他们的回馈,她只是非常理解西凡的这种心情。在被西凡救过之后,她一度也是这样的。

    这不是你帮了我,所以我要帮一下你的等价交换。

    这是一份情,友情。

    未来的日子里,他们还会互相帮助。千言万语到最后,也唯有一个“谢”字最能表达。

    谢你帮过我,谢你带来的这份友情。

    温言说不出话,但她的父亲温泰这时一瘸一拐地走到了这边。

    “谢谢,谢谢!”温泰对出手的路平不住地道谢。

    “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尽管吩咐。”他做出承诺,想以他的方式表达谢意,结果却被温言狂瞪。

    “不需要的,对吧?”路平对温言说着。

    温言笑了。

    这才对嘛,他们之间的帮助,根本不需要什么承诺和回馈。

    温泰愣,但是他这时也无心计较那么多,望着温言挨了数拳还被踩到过脚下的脸,满脸都是心疼。

    “算了,还是算了!”温泰嘟囔着,“修什么炼啊?什么点魄大会啊?回家,我们回家。”

    温言哭笑不得。

    温泰这么多年的辛苦,这么多年的处心积虑,合着都是纸上谈兵。才刚刚看到自己受这么一点在他们修者眼中根本不算什么的小伤,就已经果断要放弃了吗?

    温言就是说不出话,不然非得好好挤兑一下她这老爹不可。

    “走走走,我们走。”温泰拉着温言就要离开。

    温言不动。

    曾经她也对温泰这样安排她的人生挺不满意的。在天照学院阴差阳错地跟错了导师,却执拗不肯更换,多少也有一些故意让温泰着急焦虑的心思。可是现在,温言看到温泰居然这样轻易,这样有些滑稽的就要放弃他多年的夙愿,温言反倒想坚持了。

    这一次,不是执拗,不是想故意让人担心。

    这一次,是温言真心想担起责任,替父亲完成他的夙愿。

    ===============

    还算早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