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怎么样才能结束?
    温言从没有想过要妥协,哪怕一秒都没有。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的父亲居然会这样冲上台,这样声嘶力竭地期望着这对决快点结束。

    他的父亲可是一直期待着她能在修者这条道路上出人头地,提高温家的身份和地位。对于点魄大会这样露脸的机会,他甚至比温言自己还要上心。可是现在,温言这才刚受到点伤害,吃了一点苦头,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出来试图阻止。

    但是他的举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被温泰揪住的考官甚至根本不知道温泰的身份,皱了皱眉,微一振臂,死揪住他的温泰就已经被摔出去有三米。

    扭过头来的温言刚刚好看到这一幕,一秒都没有想过要妥协的她,心思在这一瞬间立即就开始动摇了。身形富态的温泰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笨拙地爬起,义无反顾地又一次冲上去理论了。悄然出现的院监会总督察宗正豪,却在这时第一次在点魄台上发出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

    “怎么现在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这样登上点魄台对点魄大会指手画脚的吗?”

    话说的很随意,甚至还在带着笑,似乎只是开玩笑。但是点魄台上的气氛却已经为之一紧。

    以院监会总督察的身份和地位,哪怕只是一句玩笑话,那也已经足够引起重视。

    大家从这句玩笑话里彻底看清了宗正豪的立场。

    他在针对温言。

    以堂堂院监会总督察的身份,针对着一个普通学生。

    大家望向温言的目光顿时又多了许多内容,有诧异。有好奇。甚至还有崇拜。

    能引得总督察大人亲自开口针对。那也算是了不起了。

    点魄大会和院监会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从属或是管理关系,但是他们显然并不准备无视宗正豪的意见。

    没有等温泰冲上来在揪住考官,就已经有考官拦到了他面前,这次温泰连考官衣服的边都没有摸到,就已经又被摔出去三米。

    “退下。”考官只说了两个字,完全没有多余的解释。

    温泰却好像听不懂这两个字,也好像不知道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又一次爬起来,又一次义无反顾地冲了上来。

    “为什么还不结束?”他继续大声质问着。好像看不出这当中的问题,作为经营有方的温家当家人,他当然绝不可能缺乏这点智慧。此时的他,就好像场中的温言一样,顽固,坚持。

    温言却已经坚持不下去。

    对于道然,她毫不畏惧,但是她畏惧父亲受到伤害。考官正在酝酿又一次的出手,温泰毫无感知能力,但是温言却清楚。这次出手,会让温泰再没有办法站起来。

    “我……”温言出声准备放弃。但是才刚喊出一个字,一记重击切中了她的咽喉,击伤了她的声带,这一声顿时就此止住。

    道然几个脸上残酷的笑容更甚了。他们终于在温言脸上看到了惊慌失措的神情,尤其是这一击毁灭了她的意图后,那满脸的焦虑,让他们异常满足。

    他们知道温言真正担心的是什么,他们甚至在此时有意放缓了攻击,有意让温言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父亲即将被考官彻底击倒,而她却无能为力。

    “啊……”温言张着嘴,却语不成声,瞬间已经泪流满面。

    “退下!”考官的口气愈发的严厉,但是他加重的出手,却根本没给温泰退下的机会。

    一掌推出,很随意,但对一个普通人而言,已经是相当严厉的攻击。

    温泰来不及退,也没有想过退,事实上作为一个普通人,他甚至察觉不出这寻常一推中所蕴含的杀伤,但是忽然的,他距离这手掌突然就远了起来,一下子就远出去了有三米。

    考官一掌推空,一愣。

    温泰突然身不由己地后退,也是一愣。他扭头向后望去,看到一张年轻的面孔,一个前些日子有到过他家里,停留不久,但似乎也是和他的女儿一起闯了祸的。事后他有问过温言这几个孩子的情况,并仔细记住了他们的名字。

    这个少年,应该是叫……路平吧?

    温泰正准备说点什么,就在他眼前的路平忽然不见。

    路平那连修者都会感到惊异的速度,普通人根本就无力捕捉,连移动的残影都不会在他们的视觉中停留。温泰只听到说话的声音已经是从他的身后传来。

    “叫停吧,她弃权了。”

    温泰回过头来时,看到路平已经站到了考官面前。

    点魄台上的气氛顿时更紧张了。

    在宗正豪已经有过足够清晰的表态后,这个路平,竟然还会站出来唱对台戏?这帮山里来的,不尊重四大学院,也无视院监会总督察大人的态度,这不知该佩服他们的胆量,还是嘲笑他们的愚蠢了。

    宗正豪没有急于表态。向来不动声色的他不会发出太多的声音,只会发出足够的声音。眼下他觉得自己表明态度的那一句话就已经足够,点魄大会方面会做出符合他意愿的决断。毕竟他的企图也不算太强词夺理。不叫停这场对决,可能有些不得人心,但至少不算破坏规矩。场上确实还没有出现决定性的一击,也没有人主动放弃。路平站出来代为发出声音,这个可是不算的。

    考官果然也依据起了这一点。

    “弃权?你说了可不算,退下。”考官喝到。

    “你弃不弃权?”路平朝温言喊。

    温言没有办法回应,点头都不行。道然死死将温言的头踩在了脚下,微笑着,望着路平。

    “医好她的伤,让她说话。”路平总是如此简单耿直。道然一伙阻断温言出声的那一击,很多人都有看到,从温言的神情上,也大致猜出她那时怕是真要放弃了,只是道然一伙人却不想这样轻易放过她。

    “对决还没有结束。”考官却无视这一点,依得也还是站得住脚的规矩。

    “怎么样才能结束?”路平的问题看起来有点天真。

    “十人,留三。”考官给出了标准答案。

    “哦。”路平点了点头。

    一道身影直窜入场,两记重拳,两声惨叫,两道人影飞出。

    “只剩三人,结束。”路平宣布着。

    ===============================

    更新来了!大家久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