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幼稚的举动
    刚刚还杀气凛然地瞬间干掉一人的五位学生,转眼就又变得特别乖巧。一边偷眼看着苏唐,一边默默挤到了圈子的一角。

    五人,一个名额,这很痛苦。可是他们不敢和苏唐敌对,凌子嫣看起来虽然没什么,但苏唐看来想抱秦家大腿,明显有维护凌子嫣的意思。

    于是五人在一角开打,苏唐和凌子嫣被晾到了一旁,面面相觑。

    路平登场的第一组对决情景再度重现,点魄大会的考官从主考丁文往下,十二人都露出很不愉快的尴尬神色。

    他们当然很期待点魄大会多涌现出一些优秀的学生,可是强者太强,把场面搞成这个样子,实在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这个场面,太功利,太俗气。

    还让他们觉得有些不愉快的是,三组点魄,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居然全都是来自峡峰区的学生,那些志灵区学院出身的学生,在他们面前显得弱不经风,就连吴深这种志灵区有名的优秀学生都在一招交锋后就主动弃权了。

    点魄大会是希望自己知名度越大越好,能成为整个大陆的学院派竞相参加的大会那再好不过。但是同时,他们也受自身地域影响,作为由志灵区主办,一直在这一大区最为有影响力的学院派大会,他们到底还是希望志灵区的学生能更加扬眉吐气。

    这么多年下来,倒也一直是这样。从别区学院跑来志灵区参加点魄大会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但是最出风头的,一直都是志灵区本土学院的学生。尤其天照、双极两家学院。

    可是眼下。这令人满意的局面被打破了。虽然距离最终结果还早。但是第一、二、三,连续三组,路平、卫天启、苏唐这三个来自峡峰区的学生以压倒性的强势统治了三组点魄,这表现已经足够耀眼了。

    这样的局面考官们并不十分情愿看到,可是他们却无法去影响。规则就是如此,哪怕是他们,也不能上前勒令五位学生向苏唐邀战。

    五个学生打了挺久,苏唐和凌子嫣在一旁寂寞地有些尴尬。这一组比赛。最终就这样结束了。那五个学生为争唯一名额战得十分惨烈,考官四度出手,救下四人,最后胜出的那位,模样看起来却比被淘汰的四位还要凄惨,满身是伤,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支撑不住。更可怜的是胜的如此惨烈却也完全高兴不起来。有苏唐这座大山压着,所有胜利感觉都像是捡来的一般。

    “胜出者……”考官照理逐一宣布着三位的学院和姓名,明显有些意兴阑珊。但苏唐哪理他这个?考官还没宣布到她名字的时候,她就已经高高兴兴地下场了。等点到“摘风学院。苏唐”时,苏唐早和路平说说笑笑走出一截了。听到叫名,连头都没回,一边走着一边举了一下手。

    这态度让众考官有点怒,这里胜出,至少已经进了点魄榜,对于很多人来说就已经是梦寐以求的一步了。但是摘风学院这两个,胜的太轻松,连点喜悦的情绪都欠奉,众考官只觉得点魄大会受到了冷遇。

    “看来摘风学院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啊!”有考官黑着脸说道,声音不大,但已足够让所有人听到。

    院旗上写“赶超四大”,这在大家看来是不尊重四大学院。现在对点魄胜出又是这么个不以为然的态度,在大家看来是不尊重点魄大会。摘风学院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毫无底线的猖狂着。

    路平、苏唐听到这话都回过头来,结果没等他们俩出声,点魄台上就传来“啪”一声脆响,顿时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凌子嫣垂着双手,低着头,一边的脸颊很快已经泛红。她面前的秦桑却已经看都不看她,甚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一巴掌告诉凌子嫣,她对她方才的表现十分不满意。

    考官对摘风学院的挑衅被秦桑这一巴掌给打断了,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巴掌反倒激起苏唐更大的反应,原已都要走回的她,返身箭步就已经冲到了秦桑、凌子嫣这边。

    “你干什么?”苏唐直斥秦桑,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她在点魄对决中对凌子嫣的维护,让大家都以为她是在对秦家示好,好多人都在羡慕她有这样的机会来着。

    但是稳稳地将凌子嫣护送进下轮后,凌子嫣得到的却是秦桑的一巴掌。这让不少之前还在嫉妒苏唐的人心花怒放。看来心高气傲的秦家小姐根本不齿这样的示好,凌子嫣接受这样的好意,在她看来是无比丢人的。

    这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啊!

    这些心思阴暗的家伙这正窃喜呢,却不料苏唐竟然冲了回来,严厉质问起了秦桑,这模样,怎么也不像是要巴结秦家吧?

    秦桑愣住。

    她和很多人一样,也以为苏唐对凌子嫣的维护全是冲她们秦家而来,这种做派让她着实恶心,给凌子嫣的一巴掌多半就是出于此。结果苏唐瞬间杀回,厉声质问,如此态度让秦桑有点恍惚。但是无论怎样,以她的性子又怎么可能退让?

    “我教训自家丫头,不劳你过问吧?”秦桑面如寒霜。

    “随便打人可是不对的。”苏唐身后一个帮腔的声音传来。苏唐冲回,路平当然很快跟上。他倒没像苏唐那么怒气,话说的挺心平气和,只是这内容实在让人有些回不过神。这是一群修者在进行点魄大会,在这千年来决斗甚至一决生死的点魄台上,突然有一个人过来和你讲“打人不对”,怎么想也像是来搞笑的乱入。

    可路平的神情却很认真。打人不对,这话当然不错,这个道理是如此浅显,浅显到只能用来教小孩。成熟的世界,一件事掺杂太多的因果,不是用一个两个简单的道理就能说通的,试图如此,那无疑是很幼稚的举动。

    路平似乎就很幼稚,指出了这么一个讲给小孩子听的简单道理给秦家小姐听。

    秦桑冷笑着,可是笑完了,她却发现,真想从道理上解释的话,她竟无言以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