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墙之隔
    督察们在面面相觑,几位指挥使们也在面面相觑。

    东城已经是个死人,没办法表达情绪。启星和森海两个,半死不活的,互相看了一眼后,各自都觉得不好意思。松全的状况远不如启星和森海严重,但是一个黑眼圈,一个大红鼻,就外相上说,他倒是最容易被人耻笑。

    但是此时院监会的诸位哪里还笑得出来。

    针对路平的抓捕已经彻底失败了,其他几路呢?

    没人知道,他们只能等着其他两路追出的督察回报。

    他们没有等太久,追温言、苏唐那路的督察率先回来,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让人一看就知他们毫无建树。

    “怎么搞的?”松全有些不悦,路平速度惊人,更有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以至于他们都搞不清这少年的境界,抓不住似乎情有可原。但是他们追的温言和苏唐,实力总是明朗的。哪怕当中有一个可能是罕见的血力子血脉,但毕竟也是单魄贯通的境界,院监会去了这么多人,这样空手而归总有些说不过去。那两位可还带着一个行动不便的西凡呢!

    追去的一堆人里就有松全第四组的部下,此时看着组长的熊猫眼和红鼻头,当然是不敢笑的,只是垂着头说:“跟丢了。”

    “跟丢了?他们的速度至于把你们都甩了吗?”松全怒。

    众督察低头不语,这种事实在没什么可解释的。盘根交错的街巷里追击目标。兜兜转转的,忽然几个转角后就没了目标。然后分头寻找也一无所获,这能做出个什么解释?

    “废物!”松全骂道,但是顶着个熊猫眼和大红鼻,这斥责实在显得有些没有说服力。

    眼下只剩另一路了,这边是修治平和石傲,原本和事件无关的人,却也如此大胆的插手进来,明目张胆地当街袭击院监会。这种风气如果流传开去那还了得,这两个家伙,一定要狠狠处置一下。

    结果,片刻后,另一巷道里撤出一队督察,目光躲躲闪闪,显然也是空手而归。

    “你们又是怎么回事?”松全的脸阴沉得更厉害了。苏唐、温言。至少在状态上还算活蹦乱跳,但这边两个,修治平到了极限,石傲也被森海一拳打伤,这样两个强弩之末的学生,十多名督察也抓不到?

    “追着追着。就不见了……”有督察说。

    “统统都是废物!”松全根本再没去追问,这一样的回答,听两次他已经觉得太足够了。

    刚回来的督察们显然还有些不太了解这里发生的事。此时一看,这边也没捉到任何人,三位活着的督察。两个半死不活,还一个脸上都有颜色了。还在气势汹汹地训斥着他们。

    狼狈啊……

    比起上次在天照学院四名督察被打,这次他们的遭遇显然要更加狼狈一些。这次是四位指挥使被打,一个还直接被打死了,这事件升级的可是相当快。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

    内城,院监会。严厉的呵斥声几乎回荡到了院监会的每一个角落。

    东城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总督察室的会客厅当中,启星和森海两个,要有人扶着才能站得住,松全那一脸的颜色,简直丢尽了院监会的颜面。

    “你们还有脸回来?”总督察柳阳文身边,是一堆桌子的碎片,这是刚刚收到四人报告时,一巴掌拍下的结果。

    “全部撤职,三个人给我轮流去门房守大门!”柳阳文厉声说道。

    三位活着的指挥使都低着头,对于柳阳文的处置没敢提出任何异议。塌倒桌子的另一侧,另一位总督察宗正豪却还是处之泰然,在柳阳文一巴掌拍塌桌子的时候,甚至眼明手快地抢起了他搁在桌上的茶杯。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血力子,还有你们提到的那个叫路平的。”在柳阳文都已经做出处置后,他这才不紧不慢地追问起三人细节方面的东西。

    内城外。

    如果算直线距离的话,这里距离院监会真的不能算是太远,但是因为高耸的内城围墙,两端就成了两个世界。环绕内城围墙自南向东的这半圈街区,若论富贵程度未必就比内城逊色多少,但论及身份来,却要逊色很多很多。

    归根结底,这里还是外城,距离内城再近,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比邻内城而居,仅仅是一种渴望罢了。

    温家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渴望的家族。几代人的累积,让他们聚集了大量的财富,比起内城的很多显贵也毫不逊色,但是他们依旧居于外城,依旧缺少一层身份上的认可。

    温泰,温家第六代家主,辛苦积累了数代,到了他这里,温泰对将温家带入内城充满了信心。

    因为他有一个聪明的女儿,竟然在魄之力的修炼方面拥有不错的天赋,这可是比积累几辈子财富都要难得。仅仅是财富,还不足以帮他们争取到想要的认可,但如果配上一个真正修者的身份,那么他们温家将拥有足够的说服力。

    为此,温泰在温言很小时就礼聘修者为温言启蒙,这之后一度想把温言送去四大学院,但随后知道四大学院真不是想入就入,这才退而求其次,将温言送入了本地名院天照学院。

    温泰满心期待着未来,但是就在刚刚,女儿神色慌张地破门而入,还带回了两个人,一问究竟,说是从院监会那里救下的人。

    从院监会那里救下的人?

    这个句子温泰怎么听着也觉得十分不合适,作为一个学院的学生,帮着院监会抓人,这似乎才是应该做的事吧?

    一瞬间,温泰就觉得他们温家距离内城好像一下子又变得遥远了,极远。

    “你在胡闹什么?”温泰一边呵斥着,但看到温言贴在门上仔细倾听门外的动静,情不自禁又压低了音量。

    “助人为乐。”温言说着,从门上离开,外面没有什么动静,这片地形她太熟了,随便转了几个弯就把院监会的人甩了个干净。

    “助什么人为什么乐啊!我送你去天照学院是为了让你助人为乐的吗?从院监会救人,你胆子怎么这么大?院监会那是你该招惹的吗?你救回来的什么人啊?”温泰一看温言不再提防门外了,顿时音量大了起来,追着温言一路数落着,一边打量着苏唐和西凡。

    苏唐还站在院内,这样阔气的豪宅她还是第一次见识,有些好奇地四下打量着。不过她的一只手上还拎着西凡,一个大活人,在她拎来没比拎一捆葱费劲多少,这让场面显得有一些诡异。温泰打量了两眼后,就不敢多看了,会被院监会抓的角色,那能是一般人吗?

    “这都是什么人啊?看着年纪也不大的样子。”再追问温言的时候,温泰还压低了一些音量。

    “哎呀你就别管那么多了,累死了让我歇会,有没有水果啊?”温言一回到家里,那大小姐派头还是很足的,入了大厅后往宽大的躺椅上舒舒服服一躺,两腿一蹬两只鞋就飞出去了。

    “我不管你你长这么大?我不管你送你去天照学院?你说我当初还费那么大力气想把你送到四大学院,你怎么一点都不体谅我的用心呢!现在和院监会捣乱,这是开玩笑的事吗?你以后还会有前途吗?诶那个谁,给小姐拿水果来。”温泰一边唉声叹气地数落,末了却还是不忘支使下人去拿水果。

    “站院里干什么?进来呀!”温言完全无视了温泰的说教,向院里的苏唐招着手。

    “哦……”苏唐应了声,东张西望地走进了温家的前厅,富丽堂皇的气质,让她有些被吓住,进来后手足无措,简直不知道往哪站好。

    “把西凡放下啊,一直拎着他干什么?”温言笑道。

    “放哪?”苏唐把西凡提得高些问道。

    “喂……”西凡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已经不是一个人类了。

    “随便坐吧,这么多地呢!”温言随手瞎比划着,终于是让苏唐将西凡放在了一张坐椅上,而她自己也在一旁的位置上小心翼翼地坐下了下来,继续好奇地看着屋里的各种陈设。

    “他们应该不会找到这里来。”温言对二人说着。

    “其他人呢?”西凡问道,温言和苏唐各是一波,各有各的计划,只有西凡这个被救的对他们的安排一无所知,眼下总算可以问上一问。

    “有两位院长在,我想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吧?”温言说。

    “两位院长?”西凡疑惑。

    “我们天照的云冲院长,还有你们的郭有道院长。”温言说。

    “院长带头?”一旁的温泰立即插话,忽然觉得他们温家进内城又有戏了。学院院长带头,这事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总不能只是他的女儿在胡闹了吧?这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是啊是啊,你就放心吧!天塌下来有院长顶着。”温言为温泰宽心。

    “那就好,那就好。”温泰总算放心,再看女儿回家,顿时高兴起来,“晚上想吃什么?”

    “中午还没吃呢我们!”温言叫道。

    ===================

    又写了一章,让大家早起有更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