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百零八章 摘风学院院长
    摘风学院的院长,郭有道。

    无论名声,还是就眼前所见的形象而言,这实在都不是一个大人物。在志灵区这边,他略有一些薄名,却全都是因为那个笑话,那个号称要赶超四大学院的笑话。

    这样的名声,恐怕在很多人眼中不要也罢。更何况也过去二十多年了,这个笑话的影响力都已经非常有限了。

    不过摘风学院的这个大名,这几天可是深深地印在了志灵区院监会的脑海里。猛然间有正主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走在最前的启星和森海对望了一眼后,竟然笑了出来。对于他们而言,在学院职务越高,反倒越容易受制于他们。学生太鸡毛蒜皮他们顾不过来,导师心一横像楚敏那样一走了之他们也没办法,而像院长,背负着一整个学院,任务事可以说都和他们逃不开关系,是院监会最喜欢打交道的对象了。

    “你就是峡峰区,摘风学院的院长?”启星再次确认着。对方叫什么名字他根本不在乎,院长,关键是院长。对方既然是院长,知道他们是院监会,那还不得马上跪舔?

    “我就是。”郭有道说。

    “志灵区院监会,第五指挥使,启星。”启星举起腰牌,亮明身份。

    “哦。”郭有道点了点头。

    “认识你很高兴。”他说着,然后目光就从启星身上移走,依旧穿越队伍人丛,落到队中的西凡身上。然后再移回来。还是刚刚的问题:“你们要把我的学生带去哪?”

    “你们摘风学院的四名学生,随同天照学院导师楚敏使用斩魄修行。攻击前来阻止的院监会督察,现在还涉嫌杀害一名院监会指挥使。”启星神情严肃,一脸正气。

    郭有道望向西凡。

    “院规是没有规定禁止使用斩魄修行。”西凡说。

    郭有道点头,然后望向启星:“确实是,我们的院规里没有这条。这不是他们的错。”

    “这是院监会联合学院共同制订的规定,你们为什么不执行。”启星严厉批评道。

    “忘了。”郭有道说。

    “什么?”

    “学院里根本没有导师会使用斩魄,所以就忘了。”郭有道说着,说得很真实。让人不由就想去相信。摘风学院,地处大陆东南人丁稀薄的荒山之中,在大陆学院风云榜上排名末流。斩魄呢?五级异能,至少三魄贯通,且精之魄以外其他双魄都需要达到六重天境界方可运用。这么强的导师,志灵区双极和天照两大学院中都屈指可数,更何况这间偏远山区的小学院?

    但不管怎么说。这依然是学院的疏忽和过错。

    “所以,我们也并不想太难为你们的学生。”启星倒很会顺手推舟,事实上,摘风学院根本不在他们院监会的辖区内,他们硬要管,那也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办法不得以为之。现在有个正主出现,启星觉得能省掉不少麻烦。

    “但是他们必须配合我们找到使用斩魄修行的天照学院楚敏,另外,攻击院监会督察的事我们可以网开一面,但是杀害指挥使。这必须追查到底。”启星说着,试图通过一点的妥协来换取对方的配合。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被杀害的,就是这一位吗?”郭有道看到了一旁抬着的担架,因为他的出现,院监会的队伍暂时停了一下。

    “是的。”启星一边说着,一边上去将重新覆起的白布给掀开了。

    “查验死因了吗?”郭有道问。

    “初步查验,死者体内血管大面积损坏,引起了全身大范围的出血,初步断定是被一股很强横的魄之力注入体内,形成的破坏。”启星说。

    “他什么境界,什么异能?”郭有道弯着腰,一边仔细查看一边又问着。

    “枢、力贯通,异能是很罕见的名叫养分的异能,作用是……”

    “我知道,消化系异能,采集对手力量信息,再将这种信息以食物的方式食用,短暂模拟出对方力量的异能。虽然罕见,但并不算太难。不过步骤有点繁琐,最终也只是短时间获取和对方平等甚至略次的魄之力。因为难度,评定三级,若说实用性的话,我看也就一级。擅长运用的话,倒是可以成为不错的辅助异能。”郭有道打断了启星,滔滔不绝的将东城的异能“养分”给讲解了一遍。

    一堆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郭有道所讲,丝毫不差。只是最后说“养分”的实用性只值一级,这让他们有些不忿。可是仔细想一想,只是复制出和对方同等,甚至略次的魄之力,如果把这当作自己的主战力,确实除了吓对方一跳以外完全不具备什么压倒性。

    “而且,如果不小心复制到了自己根本不可能驾驭的魄之力,那跟吃毒药也没什么两样了。”郭有道说。

    “你什么意思?”

    “他就是啊!”郭有道指了指东城的尸体,“他用养分消化了他根本不可能承受的魄之力,所以从内部破坏了他的血管。简单来说,是他自作死。”

    “你胡说!”启星愤怒,“区区几个单魄贯通的学生,哪会有什么东城驾驭不了的魄之力?”

    “听说过血力子吗?”郭有道问。

    “血力子?”启星愣,院监会的队伍里也是哗然一片。血力子这种稀有血脉他们当然听说过,但是因为根本没有过接触,很多人都认为这只是传说,或者认为因为无法传承,所以血力子的血脉已经完全灭绝了。

    如果是血力子的力之魄力,那么东城承受不了完全有可能。血力子浑厚的基础力之魄,是数倍于普通修者的,没有人任何人可以承受。

    不由的,所有人也都想到了那个女孩在力量方面的强硬,东城组长不就是因为对此感兴趣才单独找上去的吗?

    血力子……那个女孩竟然是血力子吗?

    不由的,很多院监会的督察就已经信了。可是如此一来的话,东城的死该怎么算?双方交手,他用养分去复制对方力量,结果把自己弄死……这,好像无论如何不能算是对方的过错吧?

    这好像真的只是……自作死。

    怎么会这样!

    东城麾下第三组的督察们首先就无法接受了,他们的组长,居然死得这么愚蠢?

    一队人都沉默了,包括启星也是低头看着死相极惨的东城,欲哭无泪。但就在这时,一直跟在他们队尾的温言,突然大叫了一声“当心”。

    松全!

    施展了异能销声匿迹,不知何时竟然就摸到了郭有道的身后。

    他必须要有所行动了。这个摘风学院的院长一出现后,竟然很快就占据了主动。启星那个蠢货,已经完全进入了对方的节奏,那模样就好像是对方的学生,正在接受对方的教导,所有人的思维,都已经被郭有道带着走了。

    但是松全没有。

    因为比起启星,比起森海,比起任何一个院监会督察,他都要更愤怒一些。不仅仅是因为东城的死,更因为他在今天蒙受了屈辱。所以当启星说不会太追究摘风学院学生时,他就已经有些不痛快了,对摘风学院的这位院长,他始终充满敌意。

    于是这时,他摸上去了。

    不是要攻击,也要用他平时常用的玩笑方式,让这老头感受一下死亡的威胁,让他不要这么得意。

    松全的销声匿迹毕竟不是隐身,魄之力被完全隐藏了,但他的人所有人都看得到,他只不过是趁着郭有道没有留意这边,躲过了对方的视角,然后掩盖了脚步的声音。他这一切做得很平常,在旁人看来他只是很平常地向着那边走去,根本都没有发觉他的意图。

    直至他走到了郭有道的身后,极近的距离,所有人才意识到了,他,竟然是试图偷袭。

    “当心!”温言这时喊出来了。

    但是松全早已经出手,伸手就向郭有道脖子上抹去,温言这声,并不比他的动作快。

    不过比温言这一声还要快的,同时还有郭有道的动作,不只比温言的声音,甚至比松全出手还要快。返身一巴掌,就扣到了松全的头上,然后就听噗一声,松全完完全全地趴倒在地了。

    “销声匿迹啊?你是谁?”郭有道问道。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