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九十四章 值得期待
    “我们回来啦!”

    志灵城外,一处废弃的宅院,成了五人离开天照学院后暂时的居住地。这里环境虽简陋,但胜在清静。可以不受打扰的专注修炼,苏唐也因此很快彻底解开了斩魄状态。

    不过今天,两人去点魄大会报完名回来以后,却发现破落的宅院里来了三信访客。

    云冲,天照学院的院长。一旁还站着两位天照学院的四年级生,都是云冲的门生。一个石傲,就是那天路平他们闯入天照学院后马上戳破他们,并将他们境界情报送出的戒卫队队员。戒卫队,在摘风学院是叫风纪队,双方的职责并没有什么本同,而且一样通常是由学院里比较优秀的学生组成。

    石傲,在那天就已经表现出了很不错的感知能力和在鸣之魄上的突出才能,有过和传音室的温言隔空问答的表现。

    另一位,路平和苏唐都不认识,但如果他们能在天照学院多待上些日子,和其他学生多做交流的话,大概很快就会听到这位学生的名字。

    修治平,云冲门下第一高足,天照学院戒卫队的队长。参照很多学院的惯例,这往往就是学院中最优秀的那名学生。

    路平和苏唐站在门口稍愣,但随即看到院里的气氛一派和谐。天照学院的院长亲自过来,显然并不是来难为他们的。不过在两人叫喊着进了院后,院里的氛围似乎有一点被打断。

    云冲回过头。看着刚进院的两人,笑了笑说:“很精神嘛。看起来会是劲敌。”

    修治平和石傲也在望着二人,脸上也各自露出凝重的神色。他们的导师可以半开玩笑的说话,但是他们不能不认真。点魄大会,不是一个开玩笑的地方,他们都会尽全力为学院,为师门,更为他们自己争得荣誉。

    而眼前这四个峡峰区来的少年,就是专程为参加点魄大会而来。为此甚至不惜使用禁法“斩魄”来修炼,以求突破。这样的人,一定会是他们在点魄大会上的阻碍。云冲的话是开玩笑说的,但是,却也是大实话。

    “报好名了?”楚敏在院里问着。自打来到这处废宅后,楚敏的酒瘾似乎没那么大了,和几人的交流也变得多了一些。并不仅仅只限于修炼。

    “报好了,但不能代替报名。还得带他们两个去报一下名。”路平说。

    “以前明明是可以的啊!”楚敏嘟囔着。

    “你这个以前,未免有些太久了吧?”云冲苦笑了一下。

    “也就十几年而已。”楚敏不以为然地说着。

    “十几年……”云冲再次苦笑。相当宝贵的时光,楚敏却在颓废中度过,这实在令人惋惜。可是楚敏呢,从颓废中走出。重新振作,却好像对十几年的荒废没有多大感想。这十几年的情绪,她平平淡淡地就已经消化掉了。

    “我们,这就去吗?”路平和苏唐向楚敏请示着,不知道是不是要留下来参与聊天。

    “去吧!”楚敏朝他们一挥手。

    于是路平背起了莫林。苏唐推着西凡,很快就又离开了院子。

    “你们。也差不多该去报名了。”云冲对修治平和石傲说道。

    “是。”两个学生点头,不过天照学院的话,会是全院要报名的学生统一行动。两人还得去和学院一起汇合一起。

    少年们都离开了院落,只剩下云冲和楚敏两个。

    “你的精神也不错。”云冲忽然说道。

    “一向如此。”楚敏说道,拒绝承认自己颓废状态下有什么不同。

    “从他们身上找到了什么?”云冲问道。

    “决心,毅力,勇敢……还有,相互扶持。”楚敏说。

    “是吗……”云冲知道楚敏的过去,所以从楚敏的话里,他能捕捉到真正会打动楚敏的是什么。

    相互的扶持吗?他想着。但楚敏却又加深语气,重重地重复地一遍:“是真正的相互扶持。”

    云冲没有刨根问底,楚敏能振作起来,这就很好,过程并不重要。

    “对他们期待很高啊!”云冲笑着。

    “期待他们的不只我一个。”楚敏说。

    “还有谁?”云冲问道。

    “郭有道。”楚敏说。

    “那个傻瓜吗?”云冲笑。郭有道就年纪和修行的经历来说,算是他的前辈。不过如今他是天照学院这间大陆学院风行榜排名三十九的学院的院长,地位比郭有道只高不低。随便弄了个学院就说要赶超四大的家伙,在他这种地位的人看来,不是大骗子,那就是大傻瓜。

    说傻瓜,算是比较尊重,那至少也是一种天真的无畏。

    “是啊,是个傻瓜。”楚敏也马上同意了云冲的说法,不过口气中却满怀感慨。

    “不过还不只他。”楚敏说。

    “哦?”

    “还有文歌成。”楚敏说。

    “嗯?”云冲愣了下。他有一点误会,他以为楚敏在说“傻瓜的不只他”,但是,文歌成显然不可能是一个傻瓜,说他是大陆前所未有的天才都不为过。双魄贯通,练成六级,甚至超六级异能,这种人真的太少太少了。

    于是云冲马上意识到,楚敏说的“不只他”,不是傻瓜,而是云冲之前所问的“期待者”。

    期待者不只是楚敏,不只是郭有道,还有文歌成。

    这本是云冲不经意的一个问题。因为这四个少年让楚敏改变,让她重新振作。但真要说期待,云冲虽然也曾在那么一瞬间也有过,但是理智下来想想,这四位,就算是都顺利使用“斩魄”修炼完成了贯通,但是点魄大会也已经没几天。初窥门径的贯通者。应该对他们抱有太高期待吗?似乎不应该。

    这四位,或许会有光辉的未来。但是这次点魄大会,云冲却不认为他们可以有什么太大作为。

    不过楚敏起来并不这么想,云冲不以为意,如果这是自己的门生,即使再不出色,他也一样会抱着某种期待,哪怕是奇迹也好。

    但是,文歌成?

    不管是期待在点魄大会的表现也好。还是期待他们的未来也好。那个掌握着显微无间,拥有无比洞察力的文歌成,居然也在期待着这四人?

    文歌成,在修者们的观念中就好像是从不犯错的代名词,他的期待,那不仅仅是单纯的期待,这是一种很高的评价。

    “文歌成什么时候来过?”云冲也很关心这个问题。文歌成连三大帝国四大学院都争相笼络的人。云冲不敢有此奢求,但是和这种奇人见一见,聊一聊,有幸的话能让他在天照学院随意开设几堂课,那都是极好的。

    “没有,他是之前见过他们四人。郭有道的来信里说的。”楚敏说道。

    西凡当时交给她的信,她看也没看就给扔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不知道信上的内容,她的感知能力,在西凡拿出信的瞬间就已经读出了未拆封,也没有翻开的信笺上的内容。

    “怎么说?”云冲问道。他原本对这四个山里来的。已经有一些期待和好奇了,但是现在发现。他的期待和好奇似乎还不足够。

    “有一些,你应该已经有所察觉。”楚敏说道,“那个莫林。”

    “戴草帽,修炼还未完成的?”

    “是的。”

    “他没有力之魄。”楚敏说。

    “没有力之魄。”云冲愣了愣,没有,这和没修炼是完全两个概念。如果是纯粹的没有……

    “天残血脉?”云冲惊讶,他也是相当见多识广,看过有关这种血脉的记载。

    楚敏点了点头。

    “那个轮椅上的呢?”云冲又问。这个少年,他甚至感觉到一些气质上的不凡,但要单纯从魄之力上来说的话……

    “他应该姓燕。”楚敏说。

    “嗯?”云冲一愣,他也没有刻意记这几个小鬼的名字,但至少也知道他所听到的当中没有一个姓燕,因为这个姓氏,但凡一个修者听到,总会产生一点联想。可是现在,楚敏郑重地告诉他,有一个人姓燕。那么这就是不是联想,而应该是现实。

    “燕秋辞的燕?”云冲说。

    “是。”楚敏说。

    云冲沉默,没有质疑。这点他看不出,但是,文歌成,如果是那家伙的话,看出血脉正是他独有的实力。

    “那个女孩呢……”云冲接着问。

    “血力子。”楚敏说。

    云冲神色又变。血力子,一种有违常规的血脉。

    通常血脉的优势是在贯通境后彻底展现。这些血脉的拥有者,在符合条件的魄之力贯通后可以练成独有的异能,这种异能被称为血继异能。只有拥有血继异能的家族才有可能真正长久不衰。比如玄军帝国四大家族,大西北的燕氏,就都拥有各自血继异能。

    而血继异能在修炼出后,也会经由它运转时的魄之力给血脉留下烙印,以此保持血脉传承时不失去异能。因此即便是这种家族的修者,如果没有完成贯通,那么他将无法传承血脉,因为他没有血继异能激活传承血脉所必须的烙印。

    血力子,也是一种特别的血脉,它有违常理的地方,是它没有血继异能,它的特别之处在修者感知境的时候就会显现,修者的力之魄会比普通修者,甚至力之魄觉醒者都要强大许多。但因为它没有血继异能,所以血力子是绝对无法传承的。这就造成了它的罕有,谁也不知道这种血脉是如何生成的。

    而苏唐,恰是一位血力子的血脉拥有者。

    “还有。那个呢……”云冲总算问到最后一位,之前的三位,都已经给了他相当多的震憾。

    “他?就连文歌成也没办法感知,你应该也知道原因。如果没有这种限制,他,或许是个六魄贯通的天醒者。”楚敏说道。

    =====================

    呼……这一章还挺顺利的,一直没有完全交待的东西,这章里交待了不少!